张念群成迫害华教帮凶 水煮青蛙也不能过度反应

(真相网 / 林敬祥)华社对华小不谙华文主考官的课题作出强烈反应,正是基于关心和捍卫华教的大原则,但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却讽刺华社过度反应。如果华社不警觉警惕,让种族主义极端分子为所欲为,不就好像水煮青蛙,让华教坐以待毙吗?国阵执政时期,华社对一切不利华小发展及危害华教的施政皆勇于呛声反对,行动党领袖则应声附和,为何张念群没有说是华社“过度反应”?难道华社支持行动党执政后,就必须乖乖接受希盟以“水煮青蛙”的阴谋迫害华教?

连网民也会质疑道“尽管当局安排每间华小都有一名华裔副考官,但如果他生病或有紧急事务不能来,岂不是考官青一色都不懂华语?学生面对问题时如何询问?”。

教总和董总说,考试局声明若有考生提出要求,懂得母语的监考官可以使用母语向学生解释考试细则,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规定。然而,已经变质的行动党领袖,却不再认为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规定”,一朝当官就忘本,为了乌纱帽,自甘堕落为汉奸走狗,躲在马哈迪的纱笼低下苟且偷生。

张念群狡辩称,该考场主要负责给考生指令者是副考官,而副考官是来自华小的老师,但却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派不谙华文的老师担任主考官。派不谙华文的主考官已让华小开了变质的缺口,希望身为受过华小与独中华文教育的副部长,马上纠正对发展华小不利的任何举动,而不是还继续为有关发出令华裔不能苟同的做法背书。

究竟委派不谙华文的老师担任主考官的基础是什么和用意何在?,总所周知,华小老师数目绝对足够,也够资格担任主考官,为何希盟政府偏爱“不谙华文的主考官”?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曾指出,拿督斯里安华是华校及华教的“克星”,不但调派不谙华文教师到华校,还指示所有学校保留地,只可给国小,不可保留给华小。安华当时不但没帮忙,还变本加厉派了不谙华文教师和校长到华小。他说,安华发出的学校保留地通令,最后出现多片国小保留地,包括雪州双溪龙镇华小原本也是国小保留地,最终在马华努力才变成华小保留地。

安华如今要回巢,希盟就迫不及待启动“温水煮青蛙”阴谋,企图消灭华教。以往在野时最落力为华教课题伸张正义的张念群,现在竟然沦落到迫害华教的帮凶,频频为希盟种族主义教育政策护航,甚至加柴添火,企图以“热水煮青蛙”,让华教尽早随同火箭变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