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种族极端份子领导选举改革 “政治改革”被马哈迪阉割

(真相网 / 林敬祥)前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昔在任时备受争议,净选盟也在期间成军并第一次上街游行。如今,希盟政府竟然宣布委任阿都拉昔领导一个委员会,以推动选举改革。一个在任时导致选举不公,令群众走上街头示威抗议的人物,竟然被重用来领导选举改革委员会,是天大的笑话,难道马来西亚没有人才可以领导这个重要的委员会了吗?

更糟糕的是,阿都拉昔目前也是土著团结党副主席,马哈迪看来要牢牢控制政府机器,所有重要职权都委任他又把握控制的人去做,确保绝对听令于他,所有决策对他有利,对土团党有利。淨选盟2.0也不认同这项政治委任,尤其是由执政党领袖控制“选举改革委员会”,竞选盟2.0促请政府委任非政党人士担任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并反对由选举委员会前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出任该职位。
该组织发文告指出,委员会由同为土团党副主席的阿都拉昔领导,会使委员会的独立性令人怀疑。“作为具有公信力、独立和公正的委员会,选举改革委员会不能涉及政党利益。”

实际上,选举委员会的前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承认,他曾经为了捍卫马來人政治地位,并没有遵守宪法原则来执行选区划分的工作。而这进一步证明了选举委员会在执行公正和公平选区划分工作方面无法让人取得信赖。

2013年,阿都拉昔曾以捍衛馬來人政治地位為由,加入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成为该组织的最高理事。他声称,加入土权组织主要是为了确保马来人在来届大选后,依然能够保留政治主权,同时带领捍卫及重振马来人的权益。“这块土地永远都属于马来人所拥有,这是历史记载的事实。”他说,以他在选举委员会的经验及知识,他将能够协助土权组织达到捍卫马来人权益的目标。

阿都拉昔的“过往知识及经验”到底是对建构民主有利,还是危害选举公平?2007年岁末阿都拉昔发表“反对党认为选举不公平的话,干脆不要竞选”的谈话,结果被林冠英怒斥,促阿都拉昔辞职,以及在全国大选中上阵,不要一直充作国阵的“代理”,发表偏袒一方的言论。

民主行动党也曾经公开谴责丹斯里阿都拉昔失责,他没有公正不阿地依据宪法执行任务,反而非法地以种族为前提剥夺人民的民主投票权利,强化国阵分而治之的政策, 把马来西亚分为一等、二等公正。

2013年,民主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披露,选委会前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曾在2003年全国选区划分时期,亲口告诉他,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下令,不得增加北马三州的选区,以免影响国阵胜算。他称,当年国立大学“大马及国阵研究院”(IKMAS)的重新划分选区小组成员是由阿都拉昔领导,他则是成员之一,阿都拉昔曾亲口告诉他,敦马发出指示,不能增加吉打、登嘉楼及吉兰丹的国会选区,以及必须增加更多“混合区”。

阿都拉昔在509大选前,提醒选举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哈欣,不要让选委会成为国阵的走狗。他与其他希望联盟领袖在文告中说:“我们了解选委会正面对来自执政联盟的压力,以确保国阵在第14届大选仍能掌权。

如今,阿都拉昔何尝不是成为了希盟的走狗,如今的选委会,何尝不是面对来自执政联盟的压力,以确保希盟在第15届大选仍能掌权,并且还要肩负“协助土权组织达到捍卫马来人权益的目标”?

阿都拉昔成为了希盟的走狗,行动党也跟着成为马哈迪的走狗,绝口不敢再提选举改革,选举公平,选举民主的课题。民联到希盟谈了几十年的 “政治改革”,最终还是被马哈迪阉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