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要以宏願學校同化华裔 行动党竟然沉默及妥协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受到教育团体及华社的强烈反对,但首相马哈迪非常坚持宏愿学校的概念。不管是1.0的他在1995年,还是2.0的他在2018年,都一意孤行要推行宏愿学校概念。华社的反对声浪最大,关键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教育部的政策缺乏信心,这是综合过去几十年教育部处理华教课题的经验总结。

哈迪再提宏願學校政策,並認為只有讓學生在同屋簷下學習,才能達到種族團結目標。他說,宏願學校能夠讓各源流學校學生,在同一個環境下活動,有助培養種族間的團結與和諧。然而,不同种族,食堂卖的是单一食物,学习语言教材却是某族群的母语,这对团结有什么帮助? 不承认统考,还要同化华裔,如此的种族主义,行动党领袖竟然可以沉默及妥协,这不是辱族求荣吗?

网民质疑,宏願还是洗脑?集会大伙陪念经? Puasa 关cantin?小学生饭盒改放牛餐肉?禁止叉烧?有谁愿意和禁忌多多的邻居往来?十多年前老马提出宏愿学校计划,当时反对的是火箭。十多年后老马再次提出宏愿学校计划,火箭不再反对,而反对的人即使不是马华,也一律却被冠上 “马华狗” 的称呼。这些自称是爱护华教的人士,不妨扪心自问,到底自己在捍卫着什么?是希盟政府的政权,还是华教的权益?若当年支持宏愿学校计划的,都是卖华,那今时支持宏愿学校计划,也一样是卖华。

华教发展至今,让我们能用中文完整的表达自己的观点,然这一切并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靠多代人的坚持和不让步。华小一旦变质了,华教也会逐渐的消失在这国土上,所以这一代的坚持就靠我们每一位受过华文教育的同胞。

华社坚决拒绝宏愿学校计划,是因为对这项计划的最终目标存有疑虑,包括它的行政与教学、考试、周会、课外活动的媒介语及不同源流校共用食堂等;这完全无关华社不让他们的孩子和马来人有所接触。不同源流学校的学生在同一个地段受教育未必能够达致团结的目标,因为不同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会引发适得其反的效果。

敦马倡行设立的宏愿学校的最终目的是改变各源流小学的媒介语,使华小失去华校的特征。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22年里,非但没有协助大马的华教发展,反而处处为难华教。

统一语言不是国民团结的有效途径。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实施单一语言教育政策,但国民之间依然分裂。以巫统和回教党为例,2党支持者绝大部份都接受同一种语言的教育系统,但两者的政治理念却南辕北辙。

宏愿学校计划始终马哈迪放不下的“心头结”,他在雅加达出席大马驻印尼大使馆举办的“与马来西亚子民对话会”上指出,由于国内有不同源流的学校,这导致各族的团结面对阻碍。按照马哈迪的思维,不同源流的学校,就是阻碍各族团结的祸首,行动党领袖过去一直批判马哈迪的谬论,根本就是破坏民族团结和谐的罪魁祸首。但该党部长今天为了做官,就乖乖躲在纱笼底下如族丧权。

马哈迪安华只注重巫裔课题 狗改不了吃屎遗忘“全民”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指出,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确实有与他会面,不过安华不曾提起补选,只是希望政府关注马来群体福利。他说“我们不曾讨论任何补选或党选问题,我们着重于巫裔课题。”马哈迪是出席与15个东协地区企业首脑举行的圆桌会议后,向媒体这么说。

马哈迪与安华会面谈些什么,是马哈迪自己希望政府关注马来群体福利,还是安华希望政府关注马来群体福利,令人质疑,因为双方会面时没有媒体在场,上述自白也是马哈迪片面之词,因此网民质疑马哈迪嫁祸给安华。“试想,现在权力还在他身上,主导说话应该还是他,而他对媒体这样说而已,没有媒体在场,报导不是直接来自媒体,无法证实,也有可能老马“屈”安华 。

国庆日一面大唱“BANGSA MALAYSIA”,私底下却只关心拐杖族,为何只“注重巫裔课题”而不是人民课题呢?强调 BANGSA MALAYSlA,却一意孤行要推行宏远学校计划,实行单元语言政策,企图同化其他族群,注重单一种族的课题,处处以单一种族的利益为优先,马来西亚永远不可能成为科技强国,搞什么电动国产车,都是在为朋党制造财富而已。马哈迪甚至宣布要保留“官方机密法令”来保护贪官(林吉祥于2017年10月17日强调官方机密法令是“保护贪官”的法令),如何实现政改革?

教总说,宏愿学校的概念是“不分种族和学校的学生在同一屋簷下或同一个地方一起上课”,其目标就是“逐步实现以马来文作为各源流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这其实就是为落实《拉萨报告书》的最终目标而铺路。以前反对宏远学校计划的行动党,如今已经成为帮凶,希盟政府获得华裔选民的大力支持后,给予华社最大的回馈,竟然就是“逐步实现以马来文作为各源流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

网民最终觉悟感叹:“换了政府,怎么看来看去只是换汤不换药?只有看到讨论土著的福利,而不是马来西亚人民的福利?”,“政府是换了人,政策没有改变,算不算变天?我还在思考,越想越不对劲 !”,狗改不了吃屎还是忘不了灭华教坏主意“。“新瓶装旧酒,敦马没新意,把他第一次任相时不成功的政策再搬出来,好像在抄隔夜饭。希盟另三盟主庭应出来表态,你们是否支持推行宏愿学校?”,“林冠英没发表看法,常滔滔不绝批评BN,现对课题变了哑巴当耳聋,十足投机分子。”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大选投票日前夕曾指出,儘管民主行动党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为前首相敦马哈迪「冲凉擦肥皂漂白」,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法隐藏马哈迪的土著至上主义!「这在浪费肥皂和洗粉,丢进洗衣机也没有用,出来的还是原来的马哈迪。」他指,马哈迪至今还念念不忘无限期延长新经济政策,因为这是他争取马来人支持的最佳手段,也是他建立朋党集团的最好途径,他预告要召开土著权益大会,是在故技重施。他说,这还是见效的,因为行动党已经成功把马哈迪化装成救世主,就像上届大选替伊斯兰党推销福利国,换来伊刑法,华人也不会怪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