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更积极”给土著两根 “我是马来西亚人”被当二等公民

(真相网 / 林敬祥)经济事务部副部长莫哈末拉兹指出,政府致力採取更加积极措施,加强土着经济与议程。他强调“这是为确保土著经济发展可获更全面的改善和调整,以让土著始终显着的参与国家经济发展。” 希盟靠华人的大力支持入主布城后,所有政策度强调以土著为优先, 马哈迪还说要举办土著大会,遗忘了安华倡议的,不以种族区分的“人民经济议程”。连网民也群起围剿莫哈末拉兹,反问道:“更积极”是什么意思?给两根拐杖?几十年来,除了这一套,你们还有什么治国良策?

马哈迪一边提倡向东学习,另一方面又要保留拐杖文化,如此再过一百年也不会进步,须知日本,中国等国家的人民是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才养成那种积极向上的品德,如果我们没有这种环境,动不动就讲保护伞,非但养成一种依赖的心态,最后得益者还是马哈迪的朋党。

许多研究报告已经得到结论,指出马哈迪的新经济政策早已乖离原则,养肥少数土著朋党,令马来族群富者更富,贫穷者更贫穷,希盟政府获得华裔大力支持而执政,却要走回失败的种族性经济政策旧路,那些大选后纷纷自诩“我是马来西亚人”的华裔情何以堪?马哈迪及希盟政府执政百日以来,何曾一视同仁,把所有族群当作“马来西亚人”来平等对待?

为何只有“土著经济发展可获更全面的改善和调整”,而不是“全民”经济发展可获更全面的改善和调整?为何只注重于让“土著”始终显着的参与国家经济发展,而不是让“全民”始终显着的参与国家经济发展,为何那些骄傲地自诩“我是马来西亚人”的华人,投票支持马哈迪当首相后,就被遗弃及边缘化,成为二等公民?

行动党在卡巴星领导的年代,强烈反对这种以马来人为优先,歧视非土著的种族主义。前任首相纳吉上任后,便在2010年推介了不分种族的新经济模式(New Economic Model),矢言要协助我国迈向高收入国家,让大马人民年均收入在2020年增加到1万5000美元水平。如今马哈迪主义回归,一切以土著为优先,开倒车,这样下去,华人在政治权益上将输到清光。

马来人协商理事会的主席,即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曾经主办声称共有126个马来非政府组织出的席会议,一致通过31项议决案,向政府提出捍卫马来人权益的诉求,其中包括促请政府根据种族人口比例,把67%的国内财富分配给土著,剩余的33%才归非土著拥有。行动党领袖竟然以沉默来表示支持。林氏父子是否已舍弃行动党的原则,唾弃民联时代安华主张的“人民经济议程”?这些火箭领袖的立场,已经比马哈迪更加反覆无常,毫无诚信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