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违反竞选承诺新借口 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真相网 / 林敬祥)僱员公积金局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里尔里扎表示,希盟在大选前许下废除大道过路费的承诺,无法在执政100天內实现。他说,若要废除南北大道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的经济困难。与其仓促废除大道收费,不如优先解决其他更容易实现的竞选承诺。他强调,取消大道过路费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

希盟,你還剩下什麼更容易實現的競選承諾?谁不知道政治改革“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承认统考也“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承诺的宽频跌价一半,也说“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制度化拨款也“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还有什么承诺不会“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

「我们已经(向政府)提出数个建议及想法,但是重组所有收费站是一个『零和游戏』,我们必须在消费者和特许经营公司之间保持平衡,否则必有一方会吃亏。」沙里尔里扎日前前出席2018年领袖与经济论坛后,向媒体如是指出。为何希盟做出竞选承诺前,不懂得“必须在消费者和特许经营公司之间保持平衡”?

希盟执政后,非但变成国阵2.0,连希盟的支持者也摇身一变,变成国阵支持者2.0。在废除大道收费课题上,这些U转的国阵支持者2.0,纷纷跳出来捍卫希盟无法废除收费站的窘境。当年,当希盟领袖扬言废除收费站时,希盟支持者如吞服迷幻药那么兴奋,如今,已经变成“国阵支持者2.0”的前希盟支持者,仍穿着希盟的衣,却换了国阵的脑。

这些为数不少的“国阵支持者2.0”竟然抄袭前朝支持者的言论,说“收費站廢除後什麼車都走,比以前塞得更厲害,更遲到。後悔寧可給些錢不必蹉跎歲月浪費油錢。”,“其实大部分人根本不介意给过路费,高速公路确实需要给过路费来维修,路坏了需要补,车坏了也需要人来救命,大道也需要巡逻员来清理路上危险的物体,休息站也需要清洁工人”。 国阵政府,不就是因为持有这些捍卫熟藕费站的立场而被推翻吗? 马哈迪及三美威鲁不就是以如此的立场,坚持在全国兴建无数的收费站吗?

原来希盟所谓的政治改革,是被马哈迪的朋党主义荼毒,被前朝的思维改革。如果希盟的“国阵支持者2.0”认为收费站保留是应该的,那么,过去提出南北大道收费站应该废除的行动党领袖例如潘俭伟,林冠英等等,是否无知及不负责任,不懂得“收費站廢除後什麼車都走,比以前塞得更厲害,更遲到。”?不懂得“路坏了需要补,车坏了也需要人来救命”,随随便便承诺废除收费站?

行动党说“文冬的黄金十年,从废除加叻大道收费开始。”现在转口说“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了,承诺废除槟威大桥所有收费,现在也是“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了。

幸好前朝在2018财政预算案宣布废除吉打、雪州和柔佛的四个大道收费站,并且在大选前落实承诺,否则希盟上台执政后,根本没有机会废除这些收费站, 理由肯定就是“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 如果希盟面对极大经济困难,却无法解决极大经济困难,不如回乡去种番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