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马”真的能胜任吗?

连续写了多篇有关政治的稿后,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写政治稿?为何不再写一些有关残疾人士的文章?为何我的稿件似乎是针对希联?更可笑的是,有人不知我身历其境曾经被某政党的人民代议士因“本身残疾”受歧视,说我的稿件对希联某政党有偏见!

read more

敦马的功过与权谋

凯林拉斯兰(Karim Raslan)曾指说,敦马是一位坚决而果断的政治领袖。这也不是要歌功颂德,但在他任内,确已为马来西亚带来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包括大道、机场、工厂及学校等建设,同时也包括在这些建筑、机构及构造里面的人的观念。无可否认,这老人对这个国家,确有丰功伟绩。

read more

大局为重之关夜店

伊斯兰党说,要是他们能执政,就会把在吉隆坡帝帝皇沙国会选区内的2家著名夜店关掉,或者搬去非穆斯林聚集的地方,理由是帝帝皇沙有超过72%的马来选民,显然不适合把酒色财气的夜店开在那里,还说夜店存在造成大道晚上都塞车,很多社会问题都因夜店里无限制的酒精与毒品而起,简直就是罪恶深渊,最好就是除之而后快,官威之大吓得好多人吃手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