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丹独中建校开校在望 行动党搅局唱衰别人

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从朝野舆论对决的观点来看,关丹独中的办学模式肯定不能满足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的刁难性和搅局性,不过,它确实是一所能够造福社区民众子弟,延续民族文化特征,传扬母语教育品牌的新园地。

针对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再次质疑关丹独中的办学模式,郭大雄指出;这是很平常的现象,反对党不可能认同执政党的办事模式,特别是大选排期随时到位,所有的反对党议员都受指示尽情讨伐和贬低政府领袖的形象。反对党议员公开争议关丹独中办学模式,对准首相和教育部长和马华党领袖展开言论讨伐,力度越大声浪越高,无形中也抬高上阵和重选的机会,何乐而不为?

关丹独中的诞生,成长和壮大,肯定不能依赖反对党议员的口水能量或讲话声浪,去完成民族的使命。华社可以亲眼见证,关丹独中成功拿取一纸批文跨过第一个关口,建校开校在望之即,它所要面对的外敌即刻消散,不过,来自华社内部的搅局和刁难,却突然来到历史新高。华社不再面对马来土权组织的刁难,或者半岛马来学生会的对峙,可是,华社内部的在野党和一小撮董总领袖,反而成为复办关丹独中的强大阻力。

反对党以口水技能服务华教,以为讲的越多,唱的越响亮,独中筹款和建校计划,可以快速水到渠成。母语教育斗争一路上充满挑战和考验,消耗华社庞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不过,对反对党来说,它只是一场唱衰别人,突出自己,说话不必本钱的政治运动。

如果依据反对党的悲情控诉,母语教育随时垮台,现在不至于即刻崩盘,幸好有反对党议员继续讲话不必本钱。华教的成长壮大,居功至伟者,反对党的声浪排名第一,默默耕耘和付出的华教人士,还得多多感谢频频说话和亮相的反对党议员?

关丹独中的争议其实已告一段落,批文内划定的办学模式,董事主权和考试体制都有明确的定论。这个课题久久不能平息,反对党人频频见缝插针,惺惺作态式关怀独中存亡,其实是大选排期逼近的并发症。

审计司报告应排除法律障碍 点出犯错官员名字

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总审计司报告连年引发政府内部财务舞弊疑云,绝大多数个案涉及公务员滥用职权,违反内部理财指南的情况下,导致公家钱银被任意挥霍,甚至被一小撮人中饱私囊的现象。

针对刚刚公布的总审计司常年报告,再次引起市场议论纷飞,郭大雄指出;执政党没有必要承受负面舆论冲击,既然公务人员经常明知故犯,无论官权大小高低,务必一律做出检控。这是公务人员的廉洁清正和道德操守的议题,跟眼前的政治生态没有直接关系,在野党无需过度炒作去捞取政治宣传,执政党也不必袒护公务员,当查则查,当撤则撤。

除了去年的养牛案件之外,总审计司报告的内容和主 题,都一一揭发了部分公务人员对于管理公家钱财,缺乏一份真心真力,敷衍了事的态度,如果不能严厉查办,等同鼓励更多人往后继续知法犯法。在另一方面,我们也认为;总审计司年度报告应该排除法律的障碍,直接点出犯错官员的名字,率先记上一个大过,往后擢升进级必须面对额外阻力。

政府和执政党两个不同的个体应该分开来看,政府必须以一个合法雇主的立场,掌握自主自决去惩处违法犯错的员工,失去一小撮人的选票在所难免,保住民事服务清正廉明才是上上之策。

吉打禁女模”刺眼” 打击国家经济竞争力

 

马华公会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促请华社正视民联实行伊斯兰化广告条例,打击国家经济竞争力的破坏经济政策。

10月初,亚罗士打市长拿督玛诺阿末指出,市政厅将于明年推出设立各种类型户外广告牌的新指南,规定穆斯林女模须戴头巾,及宣布娱乐场所、含有赌博性质的博彩业者,也不获准竖立大型广告牌等。

卢诚国指出,当时市长并未提及涉及非穆斯林女模及男模衣着的限制。但广告业者却投诉市政厅已告知彼等,所有模特儿不分男女及是否穆斯林,皆须遵守伊斯兰化的衣着规格,即非穆斯林女模亦被禁止穿着“刺眼”。市政厅官员也证实女模衣服必须遮盖手脚,包括运动装,男模也不被“鼓励”穿无袖上衣及运动短裤。否则广告执照的申请将被拒绝。

也是马华中委的卢诚国指出,尽管吉打州民联政府推行的影响非穆斯林的伊斯兰化政策被抨击后,亚罗士打市长玛诺誊清市议会只是发出“建议”,欲盖弥彰。但这种明示的“建议”,业者能不遵守而准备面对广告被拆除及罚款的损失吗?

卢诚国抨击在吉打民联州政府中的行政议员如同傀儡,为了当官而自甘与伊斯兰法共舞,辜负吉打华社的委托。而行动党高层领袖除了不断引用穆斯林国会议员数目字,向华社保证国会绝对无法通过伊斯兰刑事法的当儿,却从来不敢否认类似上述伊斯兰化广告条例的伊斯兰“价值观”已经在无需修宪的情况之下,无孔不入侵蚀吉打州华社权益,甚至影响州内的经济发展。

“此即哈迪阿旺所宣称的,若民联在下届大选取得中央政权,将以古兰经和圣训为指导原则,将伊斯兰伦理、
价值观全面地引入国家经济、社会和政治体系,并使穆斯林在日常生活中遵循伊斯兰教义和行为规范的具体实例。”

卢诚国促请华社对伊党的福利国漂白诡计提高警惕,切勿轻信行动党为了入主布城当部长而给伊斯兰法背书的甜言蜜语。

石化厂课题民联未达致共识 卢诚国批玩弄边佳兰人感情

马华公会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调侃民联三党在柔佛边佳兰炼油及石油化学综合发展计划持有不同的立场以求取政治欢迎度,一再印证三党是在同床异梦,没有共识下玩弄边佳兰人民的感情!

他指出,根据近日民联三党针对有关课题的言论中印证,民联三党之间常常各说各话,全无共识可言,他们的一言一举,
愚弄边佳兰居民。伊斯兰党说民联一旦执政柔佛州,边佳兰炼油及石油化学综合发展计划(RAPID)可继续发展;公正党柔佛州主席蔡锐明则声称民联执政必终止该计划;而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却声称有关计划破坏环境。

他今日发表文告说,民联三党各发言人都持有不同的立场与意见,到底民联在有关计划中所持的是什么立场?是要保留还是要取消?

“民联三党到底是以谁的立场为准?他们的意见严重分岐,没有任何共识,领袖们皆以个人喜好和个人的意见为标准,说明他们之间根本没有经过讨论和达致任何共识。”

他说,目前民联已经各持己见,各自为政,一旦执政中央,将继续发生互相争论和不妥协的局面,民联没有共同的治国方向和施政理念,连首相人选都没有共识,更无法告诉人民他们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到底如何,又怎能治理和发展国家?人民又怎能把国家的将来交给一个各怀鬼胎的民联?

陈清凉:为保住官职 黄伟益公然教唆人民说谎

(槟城6日讯)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抨击黄伟益发表误导人民言论一事感到惊讶,给予人民一个错误的示范,并对其职为一名州议员的他发表如此言论声表遗憾。

陈清凉是针对黄伟益促请所有民联支持者,若接到来历不明电话访问,或当街遇到国阵所举办的民意调查活动,应向对方表明支持国阵,以便对手误判形势一事发文告如此表示,黄伟益身为前教师、光大区州州议员、槟州首长政治秘书及民主行动党槟州社青团团长等掌权多职,却公开教唆人民说谎来误导国阵,这表明他根本没有诚信可言,也显示出其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错误示范例子。

“槟州马华近日到发林夜市场推动民意调查活动,据说在大约2000位受访者当中,约有1400人愿意持着“我爱马华”的标语,让马华志工拍照为证。奈何黄伟益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甚至为了保住官职,竟然使用不择手段的方式,公然教唆人民说谎,导致如今的槟州政坛乱糟糟,并乌烟瘴气。”

她补充,他如此公然的误导人民,鼓励人民钱照拿票照投的谈话令人极度反感,也给人感觉使用下流的手段。这种教人忘恩负义等于教人儿女不必孝顺父母及教学生不必感恩老师的教诲,因为这些身为人家孩子和学生理所当然应得的东西,完全是错误示范的做法。

“我要强调的是,黄伟益教唆人民说谎绝对不是中华文化的精髓。让我更感到遗憾的事,他是名民选州议员,却教唆人民说谎,这也完全印证了他的心态,民联领袖的行为,自己讲自己爽。只要他心情好,什么都可以朝夕相改,也名正言顺的印证了披着猫皮的狼的虚假行为。”

她续称,从黄伟益的言论来看,反映出心术不正的心态和行为。试问如此恶劣素质的领袖,又如何可以引领我国朝更加繁荣的国家迈进,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卢诚国斥治国理念不敌国阵 民联转换码头频搞集会扰民

马华公会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抨击民联没有新戏上映,又再旧戏重播,号召大集会来煽动人民,消费选民和媒体,以捞取政治利益。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伊斯兰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昨日宣布,民联将于11月3日在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场举办一项名为“人民崛起"(Perhimpunan Kebangkitan
Umat)的大集会,美其名表示对不满政府,其实是为了掩饰民联的无能而转移视线。

他说,民联不断制造人民的仇视情绪、炒作误导性课题,包括一再举办大集会,显示民联无法拟出有利政策和发展模式来和和国阵较劲。

既然民联口口声声表示将在来届大选入主布城,取代国阵,就应筹组影子内阁,而不是以所谓的橙皮书的空洞文件胡扯,他们对治国理念和政经文教的建设和发展毫不知情。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上周五提呈了个涵盖政经文教的财政预算案,可是民联只推出一个让人啼笑皆非,自己看自己爽的滑稽预算案,让人觉得民联不只对治国完全没有理念,连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也毫无头绪才会发表这种没有诚意的预算案来娱乐人民。”

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大集会只是民联在政治和理念空白下所作出的煽动性举动,志在消费课题,消费人民和媒体,以达到他们捞取政治利益的目的。

民联大规模政治卖空 形同经营无本生意

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民联推出的代替预算案,形同经营无本生意,无需承担后果的情况下,向民众展开大规模政治卖空行动,让民众情迷意乱之后,落得一场欢喜一场空。

针对民联领袖节节追打政府预算案,郭大雄质疑;民联尚未上台当政之前,这份预算的价值还比不上那几面打印的纸张(套用首相的形容词),但是,民联领袖惺惺作态论述预算案,却好像它们已经上台当政。因此,人民根本不必重视民联的代替预算案,毕竟它的内容和卖点,倾向政治卖空典当,期限届满之后(大选后)随时违约倒盘。

民联领袖内部无能组成影子内阁,也没有影子财长,更不能掌握实际的数据依据,所拟订出来的财经路线图,正确性和靠考性,令人深切质疑,但是,由于大选即将来临,政治角力不能停顿下来,民联领袖不得不站出来,为预算案表演亮相一番。民联领袖不甘寂寞,又不服气执政党的惠民政策抢去媒体注意力,于是纷纷逞强出头,把自己当成是财经专家。

马华重申,民联的财算案十足政治化,草率化,更敌对化针对国阵的惠民政策。国阵财算案包涵实际性的惠民政策,承诺后按规律按期限一一兑现,民联企图以更高调的力度展开竞争,然而,很可惜的是;一切沦为空谈,口惠而实不至。

安华阴谋论证实为其失责找脱身借口 雪州经济顾问处理达南事件焦头烂额

(吉隆坡25日讯)马华公会新古毛州议员黄冠文讥讽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评论总稽查司报告延迟提呈国会课题之前却对本身身为雪州政府经济顾问期间,达南白皮书迟迟无法出炉视而不见,他对民联领袖处事都抱持双重标准表示可耻!

他指出,针对总稽查司报告不会与财政预算案一起提呈,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已经做出非常详细和清楚的解释,为了众议员们可以专注于辩论财政预算案而推迟总稽查司报告是无可厚非的一个明智的做法,而不是如安华所说的有其他的隐议程。

他表示,安华身为雪州政府的经济顾问,但是其上任以来却毫无作为,不但完全没有处理雪州出现的贪污舞弊事件,就连牵涉州政府滥用数十亿令吉拯求达南公司的事件也置之不理,他的经济顾问如同虚设。

“雪州政府一再的拖延提呈达南白皮书的时间,从2010年承诺公开提呈至今却完全没有消息,身为雪州经济顾问的安华也不闻不问,就连雪州大臣卡立也支吾以对,还无厘头的委任和有关事件完全没有直接关系的3名代言人,说穿了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想要拖延时间,让人民日渐的淡忘有关滥用公款事件”。

他说,人民已经看穿了民联玩弄政治的伎俩,也非常了解到民联除了为执政州属雪州出现的达南丑闻做掩饰,他们也为了转移财政预算案中央政府将为人民提出的种种利民惠民措施的焦点,害怕有关的惠民措施将严重的打击来届大选民联的胜算,他们唯有寄望以总稽查司报告里政府出现的行政纰漏,并借机大肆的进行炒作和抹黑国阵政府,骗取选票。

他挑战安华在雪州达南课题上表明立场,不要莫不吭声,静若寒蝉,不要一味的在国阵中央政府在提呈2013财政预算案的时刻企图转移视线,把人民的福祉当儿戏,安华不但欺骗雪州人民,也让全国人民为他感到可耻!!!

蔡金星:邹寿汉禁考论为个人斗争工具

(吉隆坡24日讯)马青总秘书拿督蔡金星抨击,邹寿汉在没有经过董总常委会上商议的情况下,就发表有关“董总不让关丹中华独中学生报考统考”,印证了叶新田和邹寿汉两人已经把董总和统考视为个人私产。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昨日声称,即使关丹中华中学成功建校,只要是以现有批文建校,董总就不会让该校学生报考统考。

“但是,从今日报章报道显示,从彭亨州董联会,吉打州董联会和丹州董联会的言论来看,显示邹寿汉的‘禁考论’是其个人意见,而未经董总常委会议上讨论,并非董总集体决定,邹寿汉竟然违背集体领导、集体决定的民主规则,而把个人的言论当作董总的决定,这再次显示叶新田和邹寿汉已把董总视为他们俩的私产。”

他补充,叶氏和邹氏已经把董总、独中和统考骑劫为个人私有财产,作为他们个人的斗争工具和报复工具。叶氏和邹氏需知,所有独中的重要事宜,包括报考统考是也都应该由董总、教总甚至全体华社来定夺的,并非叶氏和邹氏俩人说了算。

 

邹寿汉是华教杀手

(振林山23日讯)马华柔佛州联委会副主席张秀福指出,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若坚持不让关丹中华独中生报考统考,他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华教杀手,阻碍独中继续在我国发展。

他指出,教育部发出的批文已经阐明,准许关丹独中学生报考任何其他考试,这意味着该校可以目前任何一所采用双轨制的独中相同的模式办校。

他说,此举若成为先例,预料将成为政府或教育局在未来禁批独中建设的强大理由,并且有理由相信,这将导致国内各区开设全新独中,成为历史。

张秀福表示,他一向来都非常敬佩董总在华教发展上的功绩与贡献,但是却强烈反对叶新田指「捐款给关丹中华建校的热心人士是大林憨」,更不能认同邹寿汉「非独中不准考统考」的立场。

张秀福今日针对叶新田及邹寿汉早前各项扼杀华教的言论,发出上述提醒,并且呼吁热爱华教的华裔同胞,认清楚谁才是独中的杀手。

他表示,邹寿汉只是个人一厢情愿的错误认为这是一所「非纯种独中」,在没有厘清事实前,即对关丹独中采取封杀统考的决定,实为存心阻碍这间新独中的建设。

他说,邹寿汉不断误导民众,尤其是对独中办校模式不甚了解的华裔同胞,以便达到阻止华裔支持关丹独中办校的目标,有意令建校工作胎死腹中,是一项恶毒的阴谋。

他形容,这是一种「砒霜拌辣椒」的行为,又毒又辣,其意图非常明显的是要扼杀这间未建成的关丹中华独中,剥夺彭亨州华裔子弟接受中学华文教育的机会。

他指出,邹寿汉既然身为董总领袖,其身负的重任是努力办好国内的华文教育,同时也尽所能让华裔子弟有更多机会学习华语,其言论不应与董总的目标背道而驰。

他表示,关丹复办独中工委会执行顾问丹斯里方天兴努力建设独中的成就,绝对值得各界的赞扬与配合,而这项工作获得教育局的批准后,却受到董总领袖叶新田及邹寿汉的蹂躏及诬蔑,令人深感痛心。

他指出,华文教育是华人文化传承的大事业,无论是在「复办关丹独中」或是《教育发展大蓝图》,各造应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通过圆桌会议磋商及寻求对策,方为上上策。

他认为,叶新田及邹寿汉应倾全力关注的焦点,是如何确保关丹独中顺利开办,并且以目前60所独中采取的双轨制度办学,而不是隔空喊话,混淆民众,造成关丹独中及华教发展的工作停滞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