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刀斩】叶新田受指示不准攻击正副首相

在华教课题上,董总不必问神都知道,首相纳吉和副揆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的权力主宰兴衰。但是,董总叶新田和邹寿汉"痴痴缠",对马华特别是副教长魏家祥穷追猛打,既找错对象无法解决问题,同时又何居心光找配角而放过主角?

如今,有了粗略、有待分解的答案,原来,叶邹双怪早已受到指示甚至是唆摆,不能就华教问题攻击正副首相,矛头只准对着马华和魏家祥干到底。

这就是许多评论人一直怀疑叶与邹欺善怕恶的背后原因,如今这怪影已呼之欲出。

马青教育局主任张盛闻指控:“有人告知我们,其实叶邹两人已经受到某人的指示,绝对不能够攻击首相及副首相,只能够针对马华,只能够针对魏家祥。”

“这是我们收到的消息,如果叶邹两人认为没有这样的东西,我欢迎他们否认。但是,从最近种种过程,再看他今天所写的东西,我相信这个消息来源不是空穴来风。”

既然张盛闻点名狠狠揭露底细,叶新田和邹寿汉即使否认也说不清楚本身是否被"收买",而最能展现他们为华教斗争而视死如归的精神,莫过於冤有头债有主,枪口瞄准对象。

【快刀斩】 行动党搬马助叶新田

董总发起的“926华教救亡抗议大会",各州华堂纷纷表态不出席有关活动, 但预料行动党会拔刀相助, 调动党员营造人多势众的场景,协助叶新田完成个人骚,用借力打力的方式, 达到政治议程。

董总与行动党私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董总的立场倾向於火箭以打击马华,过去三十年来都很懂粉饰, 今天有70%华裔选票流入行动党,功不可没。

不过,董总不敢公然以身相许,原因在於行动党在民联架构当中,没有实力为华教制定长治久安的政策,既然什么承诺也没有,也就潜伏着一事无成的隐忧。万一行差踏错,民联反过来更严苛阻止华教的发展,董总等同典当整个华社的前程美景。

其实,叶新田明白这未来趋势,但有华教"斗士"的光环,造就了必须靠斗来维持斗的本色,也就饥不择食,不管华教死活。

从各州华堂认为,有更好的处理方式解决华教权益的诉求,过去半世纪执政成员党的磨合,华教的规模已然成形,虽然不能尽如人意,但自由自在维护母语教育的工作还是没有受到打压。

“926华教救亡抗议大会"是叶新田的个人铺张的舞台,董总被叶新田骑劫,作为他个人的斗争舞台,把教育複杂化、政治化,污染教育界。

救亡抗议大会,叶新田和邹寿汉剑指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列举五大罪状要他引咎辞职,但都不是华教生死关头的问题,却是他们与魏的私人恩怨。

【快刀斩】 行动党禁字 : 红 !

槟城行动党总部及三个服务中心相继被人泼红漆,这是公正党政治巡游战车遭泼红漆的另一破坏行动。

国内掀起一股流氓暗流,以卑夷的手段对治敌对者发泄愤恨。这类行径将不会自动终止,尤其是大选箭拔弩张,更激烈的手法可能会不断衍生。

红漆向来是暴徒钟意的颜色,根据网络资料,红色是热烈、冲动、强有力的色彩,它能使肌肉的机能和血液循环加快。

另外,红色也常用来作为警告,危险,禁止,防火等标示用色,人们在一些场合或物品上,看到红色标示时,常不必仔细看内容,及能了解警告危险之意,在工业安全用色中,红色即是警告,危险,禁止,防火的指定色。

为何红漆只针对林冠英治下的槟城而非吉隆坡行动党的总部?有人认为这纯粹是要林冠英好看,因为他飞扬跋扈的模样开始令槟城人反感。槟城公正党主席曼梳就暗批他傲慢得不可一世,这就可以理解其他人的感官是如何不悦了。

行动党二三线人物都避讳谈红漆事件,免得敏感小气的林冠英以为他们影射绯闻中的小红。因为林冠英评述和谴责这事件时,也忌谈"红"这个字,其他人"揣摩圣意",认定红字红火,却是党内禁字。

 

【快刀斩】 寄冥钞咒自己

因为与董总的抗争手段渐行渐远,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都在近期内陆续收到阴曹地府的冥钞。

由於冥钞附上与董总对华教诉求的剪报,让人联想这种动机的来源。但恶作剧常是不按理出牌,寄冥钞者可能要制造玄疑,让多方面人马猜疑,达到令人鬼打鬼的目的,他们就额首称庆了。

不料,董总连忙撇清跟他们没有关系,这就让人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疑。因为马华并有指名道姓,反而是跟马华对着干的叶新田心虚了。人们不会相信董总会干这等下三滥的事,但是,他们夫子自道的解释却是下三滥的智商。

没有人可以证明谁干,即使警方费尽九牛二虎的力度,也调查不出什么结果。

魏家祥向来喜欢表现博学多才,对此事件暗力发功,处之泰然回应:“佛说:如果一个人给你一些东西,你拒绝接受,则会回归给对方。

因此,寄冥钞者若有诅咒他人去死,他已获得回报了。

快刀斩 :民联斗嘴锦衣卫

马华敦拉萨镇区会主办辩论会,邀请农业及农基部副部长蔡智勇与雪州大臣卡立辩论达南债务重组及弊端待解的议题。不料,卡立拒绝赴会,却由4名言论"保镖",越俎代疱代代为赴会。

4名受雪州大臣卡立委任的达南议题代言人分别是,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伊斯兰党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祖基菲里阿末、公正党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和雪州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

从辩论的角度,从来没有代理人可以顶替被挑战者,尤其是,达南课题是雪州政府的臭底,理应由州务大臣出面解释,一对一把问题说清楚。但卡立却成立言论锦衣卫,藉着人多势众踩场。

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郭淑、欧阳捍华、邓章钦有资格讨论雪州政务,但他们却躲起来,让那些与达南课题不相干的国会议员出面。如果达南弊案可以摊在阳光底下检视,何必搞到一群人马替卡立护驾?何必组织斗嘴锦衣卫装腔作势?

上述民联议员遭到全场逾500名赴会者嘘声四起轰走,事前以为以勇者姿态赴会,却落得自取其辱的下场。马华与民联的支持者爆发肢体碰撞,劳动警方解围,情况才不致于恶化。而这种冲突也是有备而来,民联制造流氓文化向来是高手。

快刀斩乱麻:太林憨

董总主席叶新田今天“粗口”成章。他说。若华裔要出钱来建关丹这所“私立国中”,那华社岂不是Tai Lin Ngong(太林憨)?

报纸报道以上新闻时,把这客家粗口的Tai Lin Ngong翻译成中文“大X憨”。为了方便不懂客家话的读者,这里稍微解释一下Tai Lin Ngong,Tai(客家话“大”的意思),Lin(客家话“阳具”的意思),Ngong(Ngong则是“傻瓜”的意思),Tai Lin Ngong就是“大阳具傻瓜”,俗一点的说法应该是“大懒趴傻瓜”。

叶新田说:“为甚麽是私立国中?因为国中是免费的,现在如果要出钱建校,那麽华社岂不是成了“太林憨”?

堂堂董总主席,竟然公开以“太林憨”来咒骂捐钱给关丹中华中学的华社热心人士,实在有失身份,令董总的支持者抬不起头来。按照叶新田的逻辑,献地给关丹中华建校的热心人士就是“超级太林憨”了,那些正在积极筹建校舍的关丹华社,包括华总主席丹斯里方天兴,全都是“太林憨”了。

改天关丹中华董事部成立后,这些董事多多少少也会献捐建校,这也成了“太林憨”董事,送孩子去关丹中华的家长全是“太林憨家长”,在这种“太林憨”中学念书的学生,难免也得协助筹款,因此,学生全都是“太林憨学生”。

看来叶新田已经越来越像丘光耀,叶新田若要效仿丘光耀骂得更痛快,就应该学丘光耀辞职,然后学丘光耀挂着”行动党名嘴“的衔头粗口骂人,自己也可以挂起“董总名嘴”的衔头,与丘光耀搭档全国巡回骂魏家祥。如此即可避免庸俗化董总,粗俗化董总。但全国统考文凭持有人一看到其文凭签署人竟是“太林憨”主席时,难免气煞昏倒!

快刀斩乱麻:筹款100万

魏家祥今日呼吁马青团员“用建设来对付破坏”,他同时也号召马青为关丹中华中学筹募10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

好一招“用建设来对付破坏”。许多人只会讲,但做不到。对比董总发动全国华教支持者前往国会施压魏家祥辞职的举动,一招“用建设来对付破坏”就把董总给比下去。

董总不停地把关丹独中当作变种、变质独中,马来文独中,还鼓动华社排斥这所新独中。不过,无论修正批文的事宜最后发展如何,关丹中华也不会因此而搁置等候取得“完美批文”才来建校。

筹款建校工作在董总的极力破坏之下,难免受到影响。马青要给关丹中华中学筹募10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虽然杯水车薪,但却具有“用建设来对付破坏”,抛砖引玉的重大意义。

支持关丹独中的各路人马,不妨加紧脚步把新独中建起来,尽早开学,用华语授课,让学生报考统一考试,用事实来证明她不是变种独中,也不是马来独中,此即“用建设来对付破坏”。

计划前往国会抗议的热心人士,车马费也该省下来,悉数捐给关丹中华,才是真正的热爱华教,关心独中。

快刀斩乱麻:踩踏人像

830“民主之诺集会上朝首相夫妇肖像露屁股、踩踏肖像事件,真理越辩越是顽固不冥。《当今大马》列举多宗对肖像焚烧、践踏、作状撒尿的泄愤事件未受到对付,作为土权等非政府组织既然可以这样做,民联的支持者斗烂有理。

林吉祥吁请首相纳吉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宽宏大量接受两名滋事者的道歉。但首相不能凌驾法律,因为此案已进入调查程序。

犯事的马来大专生以其诚恳道歉,这是可以考虑原谅的。不过,被誉为美少女的黄心怡嘴够硬,在行动党律师指导下只向"公众"道歉,声称"公众"也涵盖了纳吉。因此,这种骄横的态度,不应给她机会。

民联之中,只有伊斯兰党对上述的野蛮行为提出恶评,行动党则为寻衅者护驾,毕竞,这是行动党的政治文化。其实,行动党早在2009年就率先踩踏肖像。秘书长林冠英当年对导致霹雳州政权变天的三名叛变议员跨其肖像而过,神情心满意足,从而开创了羞辱政敌的文化。

今天,行动党却在指导道德,讲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假如往后有人对林氏父子做同样的动作,他们能够沉默吗?

 

快刀斩乱麻:斗魏家祥

董总发布《告社会人士书》,列魏家祥五宗罪,促引咎辞职,还动员全国热爱华教人士26日去国会挺“926华教救亡抗议行动”,响应签名运动,争取华教权益。

董总说这《告社会人士书》也敦促首相纳吉正视与解决华教长久面对的问题。嘿嘿!董总要敦促首相的方法,竟然是登在报纸上,隔夜才让首相看到的。

这种隔空喊话的动作,志在搞宣传,纳吉隔天有没有在中文报看到《告社会人士书》是另外一回事。董总也不管!

董总动员去国会有两个明确目的,目标是:争取华教权益,手段是:要魏家祥辞职。

如果华教救亡,只需马华教育部副部长辞职就可以办到,那还不好办?万一真的辞职了怎办?董总岂不是失去斗争对象?

如果手段得逞,“华教救亡”运动不就功德圆满,华教就翻身了?数十年的霉气就一扫而空了?

快刀斩乱麻:露屁股

学运今天说:“我们认为在‘民主之诺’集会上,做出向首相夫妇肖像露臀的行为纯属表达及发泄不满情绪的个人行为。”

如果一个人在公共场所,并确定有更多人同时目睹事件过程的情况下做出上述举动,就不能归类于纯属表达及发泄不满情绪的个人行为了。

当事人会在私人空间做出上述举动吗?若不,就不是纯属表达及发泄不满情绪的个人行为。

在一个群众情绪激昂的场合,刺激该青年做出露屁股行动的,是现场群众的意识投射,换句话说,其实是集体意识的行动。

当场若有人出手加以阻止,难免挨揍!但这种情况不会出现(除了执法者),因为物以类聚的现场群众磁场是相当一致的。

民联领袖至今只有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发表声明,声明踩踏首相肖像的事件令人蒙羞及遗憾。其余民联领袖仍保持沉默,令人感觉公正党与行动党默许这些激进人士的举动,怂恿他们製造更多的仇恨。

我们应当珍惜和平示威的权利,然而示威总不能越步。践踏领袖的肖像,露臀以宣泄不满,除了无法解决问题,恐怕也会令人认为示威者对问题迫切性失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