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选民一棋错满盘皆输 民联执政全民陷入水火中


(董佳燕评述)
巫统一如既往强调捍卫巫裔和穆斯林权益以抗衡鼓吹将伊斯兰神权奉为治国指标的伊党,与此同时还得抵御伪装为多元种族主义的公正党发出的猛烈攻势。

国阵中代表华社的马华虽推出一系列全民计划,实质上却仍以守护华裔权益为主轴,与自称代表大马华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相互较劲

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在巫统大会总结时表示若投选民联三党将破坏伊斯兰教信仰、分裂穆斯林和打压民族。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在党代表大会中一再强调若来届全国大选人民选择把民联送进布城,将导致我国非穆斯林权益遭侵蚀,同时国家也面对体制危机。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嘲讽两者论调冲突,批评国阵此等分而治之的政治戏码毫无权威性可言。

巫统由始至终不认同我国成为伊斯兰神权国以及实施伊斯兰刑事法。这一点在1993年第四任首相敦马哈迪极力阻拦丹州政府意图推行与中央政府司法制度相违的伊法可见一斑。

鉴于伊斯兰刑事法乃依照真主法典,若伊党在民联执政后于国会提呈动议寻求通过,穆斯林议员们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投支持票。这绝非纳吉政府愿意见到的局面。

此外,公正党正由一个包装着为全民争取公正、平等,实则源自激进派的安华所领导,其开明态度存疑,反观巫统在纳吉领导下却越见开明。

马华一早看穿依党绝不甘于屈居公正党之下当老二,其狼子野心乃是要在执政后主导一切施政,逐步建立伊斯兰神权国。鉴此,马华费尽心力呼吁华社切勿轻信行动党为其盟党背书与粉饰的不实言论。

由此可见,巫统与马华在这课题上始终站在同一阵线。

若民联成功执政中央,伊刑法获通行,司法体制乱象丛生,导致大量外资撤离造成经济动荡,全民皆成输家。

届时,行动党得背负典当非穆斯林权益的罪名,成为名符其实的政治傀儡,亦非赢家。

过气政客言行不一没原则 江雪霞伪正义民联不敢要


(林文彪评述)政治人物在位时,大权在握,要大展拳脚,要为国家人民谋福利,要为民主人权奋斗,此正其时。但偏偏有许多政客要等到大权旁落,或已知被自己的阵营遗弃后,才假惺惺正义起来。好像自己是黄毛丫头,初次踏入政坛,满腔热血。但这些徘徊在棺材边缘的变色龙,该如何向人民解释它在位时,为何没有把握当权时的黄金机会,极力实践变色后才突然涌现的崇高政治理想?

马六甲的江雪霞1993年至96年受委上议员,三年间江雪霞可否向党员交代如何为国家社会伸张正义?

槟城的杜乾焕博士,出任槟州行政议员时,可曾在民政党行政议会中挽救华教,推崇地方政府民选?

旅游部前部长兼巫统资深元老阿都卡迪,退下后吹捧民联,却没有政党要收留他,连剩余价值也没。

前总警长慕沙哈山退休后对接棒者诸多怨言,当年慕沙可曾支持在野党提出的警队改革建议?

还有安华、蔡锐明、陈仪侨、林武灿、周美芬、翁诗杰、这些人的良知为社么要等到落选,被人民遗弃后才涌现?

周美芬及翁诗杰的良知为何只能在专栏里面铿锵有声?在巫统面前就推崇国阵精神第一?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3.08大选后宣布退党逼迫阿都拉辞职下台,纳吉接班后敦马就重返巫统。江雪霞不满其总会长的领导,又没有本钱学马哈迪辞职党逼党领导下台,唯有赖死不走,享受回光返照,从昏昏噩噩中看见彩虹的霎那快感。

江雪霞顶着甲州马华妇女组主席的高职不但跟党对着干,还表现得比在野党更积极,何不干脆加入行动党,以便发挥其政治理念,更有效为人民服务?

江雪霞自我行销的策略不管用,公正党及行动党不敢要江雪霞,前无去路,后无退路,今天的江雪霞唯有硬着头皮,赖死不走。

AES传票法律援助零求助 民联冷处理传票首次聆审


(林文彪评述)伊斯兰党反暗中抄牌运动委员会欲义务为收到AES传票者提供法律援助,但触犯交通条规者似乎并不信任伊党能有所作为,不但拒绝该党的法律援助,还直接认罪缴纳罚款。

隆市推事庭日前首次聆审自动执法系统(AES)传票案件,但在被传召出庭的120人当中,仅有2人现身法庭。这2人并没有接受伊斯兰党反暗中抄牌运动委员会所提供的法律援助,而是向推事庭认罪。交通推事庭推事诺拉希京较后裁决,2人必须缴付最低300令吉罚款,并另外向118名缺庭者发出逮捕令。

亲民联媒体高姿态反击自动执法系统(AES),为伊党反暗中抄牌运动提供义务法援助广泛宣传,但人民却冷对该党,自觉犯错而在推视庭认罪,伊党反暗中抄牌运动由于没有具体说明提供什么性质的协助,除了赢取了伸张正义的荣耀,其好意变成空口承诺,无法实际协助被控的驾驶者。

伊党党报《哈拉卡》报道伊党反暗中抄牌运动法律顾问祖海米莎立夫出席推事庭旁观聆审后,披露他曾接触两名出庭者,但两人皆不愿接受该党的协助,而选择向推事庭认罪。

伊斯兰党副主席马夫兹鼓动违规者不必还,因为伊党已组织百人律师团准备替他们到法庭出头。该党律师团代表的两宗案件,定于12月6日及7日在吉隆坡大使路的法庭审讯。

然而,推事庭已经发出逮捕令其余缺庭的118人,后续预料会有更多拒绝缴付罚款的驾驶者因为相信在民联的压力下,自动执法系统(AES)最终会被废除,而所有传票将随之作废,因此,冒着被控的风险,置传票于不理。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当初为了反对而反对AES,说要杯葛,但后来又认为身为首长不可鼓励人民不缴付违规罚款。并指那纯属伊党的个人立场,并不代表整个民联。

针对人民应该如何处理AES传票的方法,民联至今没有一致立场,更别说共识。民联冷处理传票首次推事庭聆审,亲民联媒体一致回避报道,避免尴尬。

火箭宣传策略神化林冠英 演戏天份须凌驾服务能力

(董佳燕评述)论宣传策略和力度,民联三党中以行动党最为突出。

行动党的宣传策略方向,所采用的宣传策略与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之一,被抨为纳粹狂魔的德国元首希特勒运用的宣传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处。贴切地说,行动党是向希特勒与其宣传队伍的行销策略取经,并复制应用到行动党的大马政治征途上。

许多评论者在评述希特勒事迹时都认为,希特勒在自我神化的宣传体系下,使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混沌潦倒的德国被定位成德意志帝国的耶稣带给所有因第一世界大战后经济低微与战败所造成的困顿以及心理创伤者一个新希望。

造神,便是当中最经典的战略。因此,行动党要造出一个神,那便是林冠英。《铁窗首长》、《28楼窥看林冠英》、《槟城在望》,不管是出自林冠英或是其团队的手笔,目的只有一个,便是要在华社心中刻印对林冠英的良好形象,继而产生崇拜神的情感。

以行动党为首的槟州政府,4年来花费近千万公帑广发塑造首长林冠英个人形象的《珍珠快讯》,刊物中全以林冠英个人资讯为主,忽略其他民联州行政议员或州议员的服务记录。

单是今年5月份出版的《珍珠快讯》,当中便刊登51张林冠英与其家人的照片,与其说《珍珠快讯》是槟州政府的月刊,倒不如说是林冠英个人宣传专辑。

政客要在行动党内生存,其演员天分必须凌驾服务能力方可脱颖而出。林冠英团队“造神”的苦劳确实成功,这也是为何纵然发生许多形形式式的丑闻,仍然还有许多忠实粉丝把他推崇为头上有七彩光环的神。

而作为行动党死对头的马华,要打倒行动党的首要任务便是“诛神”,剥开其神圣不可侵犯的面具,让众人看清那副丑陋得令人生畏的嘴脸。

吉兰丹落后伊党难辞其咎 伊斯兰化自绑手脚没发展


(张新采评述)丹州人即将有机会到戏院看戏?

丹州行政议员达基尤丁说,只要接受州政府的条件,提出申请的业者可能有机会获得执照。

但是,别高兴得太早,因为即使丹州的戏院重见天日,非穆斯林也无法在戏院内看到好莱坞巨片,或是中港台,又或韩日电影。

为什么呢?因为州政府定下的条例非常严苛,包括必须亮灯看戏、男女分开坐,但家庭成员可以坐一起,同时必须放映符合伊斯兰教义的电影。试问有谁敢开这样的戏院?又有多少人会付钱进这样的戏院看戏?既要亮灯又要分开坐,倒不如在家里看DVD就好,何必浪费钱?

伊斯兰党矫枉过正不仅反映在电影院,美发院也一样。除了从90年代开始就冻结州内业者申请男女混合式美发院执照之外,也严禁女美发师为男顾客理发。

根据达基尤丁的解释,美发院特别是男女混合式美发院是最容易发生不道德活动的地方,并指出,他绝不会允许他的妻子到这些地方理发,也绝不会允许他的孩子在这些地方工作。

看了他的言论,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哭笑不得,也会奇怪进入21世纪的今天,怎么他好像还生活在过去的世界。也许确有一些美发院挂羊头卖狗肉,涉及黄色事业,但也不能一竹竿打翻整船人。更何况,现在的美发院,大都设在商场,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有谁敢公然涉及不道德活动呢?

许多美发院业者都非常专业,美发师也同样具有专业水平,一些成功的业者还开连锁店。今天的美发师,不再是一份低微的工作,很多都有学位证书。虽然达基尤丁不屑他的孩子在美发院工作,但相信许多有孩子在美发院工作的父母都会感到骄傲,因为他们的孩子可以凭一己之长自力更生。话又回来,达基尤丁的孩子若没有相关证书,要到美发院工作都难。

丹州的发展比国内其他州属落后不是没有原因的,一成不变且不符合现况的条例,已经严重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和权益受到影响,也会让许多非穆斯林投资者却步。毕竟,一个连购物、理发和上街都受到限制的地方,有那个投资者不怕血本无归?

张念群抱女儿赴国会亮相 为博取宣传不惜牺牲家事


(董佳燕评述)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抱着仅4个月大的女儿赴国会,国会工作人员允许让婴儿在议员专用厕所换尿片,却谢绝张念群把女婴带入议会厅。

张念群自言是受到意大利女议员丽茜雅罗祖莉2年前携女参加欧洲议会启发,因而才携女到国会敦促政府在公共机关设立托儿所,以作良好榜样,继而使私人界仿效良策。

张念群建议固然值得深入探讨,然而将孩子摆上台演政治秀的举措实在过火。

行动党已经不止一次将孩子搬出供媒体镁光灯拍摄,以收廉价政治宣传之效。

2011年6月,行动党梳邦再也区州议员杨巧双和其丈夫拉玛詹德拉为新生婴儿种族栏上填下“大马之子”,被国民登记局拒绝。

当时,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便炮火猛打,指“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空洞,痛批国阵政府不消除种族栏目是奉行种族主义的表现。

为替杨巧双夫妇唱和,林冠英甚至发表“祖辈是谁并不重要”。华人最强调的便是留住自己的根,而林冠英却鼓吹人民“断根”,纵然行动党动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美丽修辞,华社却对同化危机的感觉越加强烈,引起华社强烈反弹。

在华社不满回响下,林冠英嚷着行动党要循法律途径追究的声音突然消音,整个行动党静下来,不再炒作杨巧双孩子要登记为“大马之子”一事。

较后,林冠英的儿子遭合成图片恶搞,指其袭胸非礼一名女生。作为父亲,林冠英勃然大怒可以理解。当时,林冠英第一时间集合全体槟州行政议会成员,摆出“倒拇指”手势供媒体拍照,指责国阵行使龌龊政治,以合成照诬蔑林冠英儿子,而非马上向多媒体委员会作出投报和报警处理,务求维护孩子的安全。

当角色对调,有马华女青年遭亲民联网友恶整合成裸照流传成为同类事件的受害者时,林冠英的道德规范却突然间消失了。

对于行动党来说,政治迫害的词汇,只适用于当事件发生在自家人身上。至于同类型事件发生于敌对政党,那一定就是自导自演。

在政治面前,行动党没有规范,连自己的小孩也毫不犹豫地摆上台,为了博取宣传,可耻到毫无知觉。

严格管束性别调侃和隐喻 国会修条文议员必须自律


(董佳燕评述)过去在国会这个神圣殿堂出现的种种性别歧视言论以及调侃性隐喻,伤尽国内女性的心。

议会常规第36(4)条文的修改,将在往后的日子里,让国会议员管好自己张嘴。

2007年时,两位巫统议员邦莫达和莫哈末赛益为国会大厦漏水议题与行动党议员爆发舌战,较后更牵扯有“小辣椒”之称的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指冯宝君“每个月都在漏”。

“月漏论”因暗喻女性月经,与大厦漏水相比拟,被指严重羞辱女性。捅娄子二人组在时任妇女部长莎丽扎的陪同下,向全国女性作公开道歉平息风波。

以猥琐言辞羞辱女性的政治人物,往往政治生命将面对终结。受影响最深者莫过于马华籍的蔡崇继。

1999年大选,马华委派时任士布爹区会主席蔡崇继上阵士布爹国会选区,对垒当时还是行动党新兵的郭素沁。原本在行动党“睡觉议员”廖金华被撤掉的情况下,马华占有绝对优势。

蔡崇继在演讲场合发表一则“站蹲论”挪揄郭素沁女性身份必须蹲着小解,男人只需站着。蔡崇继的言论使选情急转直下,激怒了许多女性选民,失去大量妇女票而败北,多数票竟高达5200票。

随后,蔡崇继便被马华送进冷藏库,无法再见天日。

蔡崇继曾在2008年受访时向党中央公开喊话“求饶”,认为“站蹲论”已惩罚他十年,希望党能够解冻让其再战郭素沁。2004年,马华换上士布爹区会副主席陈元虎出战该区国席,怎料多数票距离竟拉开1万2895张之遥,使士布爹国席自此成为“马华男将禁区”。

上届大选马华打出女将牌,派遣马华女青年主任周紫琳硬撼郭素沁以挽回先前因“站蹲论”流失的女性选票,却在区会杯葛助选的情况下让郭素沁渔人得利,创下3万6000张多数票的传奇历史。

来届大选,据悉马华中央属意马华女青年署理主任王晓亭对垒郭素沁,不过由于“站蹲论”每逢大选必遭重提,负面影响深远的情况底下,王晓亭战情并不乐观。

蔡崇继发表“站蹲论”,使他至今与国会殿堂入门票绝缘。也令马华在士布爹选区未战先处下风。显然地,“站蹲论”造就了郭素沁。

议员们虽可仗恃免控权在国会内乱说一通,过后耸耸肩不当一回事,却往往对外边选情制造不利因素。国会此次修改议会常规,对议员发表野蛮和不礼貌言论设立限制,除了是要消除性别歧视推进两性互重,女性选票支持度也是当中深重的考量。

即使关莱纳斯也要换政府 拯救大马委员会意图毕露


(张良评述)《南洋商报》推特前晚报道,拯救大马委员会抨击首相在莱纳斯课题上显得“无知”,并强调将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拯救大马委员会最终说出她的最终目标——换政府。即使莱纳斯稀土厂最终关闭,拯救大马委员会仍会继续其拯救大马的任务,即换政府。

今年7月6日,拯救大马委员会举办模拟投票,让出席民眾投下「支持」或「反对」莱纳斯,以手中一票告诉政府,人民对莱纳斯稀土厂的意愿。其主席陈文德公开强调:「我们只是利用手中一票来终止莱纳斯,不是终止国阵政府。我们只是让人民以模擬投票来告诉政府人民的诉求。」

换政府是人民的权利,是在野党的最终目的。民间组织也可以光明正大换政府,公开让人民自由选择是否要参与其换政府任务。

拯救大马委员会不久前才说:「我们只是利用手中一票来终止莱纳斯,不是终止国阵政府。」转眼就变成「将继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要换政府何必如此扭扭捏捏?挂着反公害的旗帜,招摇撞骗,最终还不是露出狐狸尾巴?自己招认最终目的是要换掉国阵政府?

如果民联入主布城后,终止了莱纳斯,拯救大马委员会还要换政府吗?若不,该委员会又如何解释「将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要换政府,可要抓紧时机,拯救大马委员会应成立政党,参加大选,或干脆注册为马来西亚绿党。若来不及注册政党,不妨选择与民联结盟,穿民联党衣参加大选,让人民有个坚决要换政府的对象可以选择。

巫统因应时局改变求突​破 破坏文化仍是纳吉心中​痛


(張新采评述)納吉提醒巫统党员必须自律,团结在一个队伍下,才能确保巫統继续保住政权。308大选,除了民意转向的因素之外,巫统党员窝里反,是导致巫统在吉打和雪兰莪失去州政权的主因。

當时,很多巫統领袖因为不滿未获上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号召支持者倒戈相向,让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坐收渔人之利。有许多选区,巫統候选人是败在自己人手上。

历史显示,巫统领袖被除名后,他和其支持者都会意兴阑珊,马上关闭竞选行动室,停止一切助选活动,有些甚至还转向支持对手,务要两败俱伤。

納吉當然不想历史重演,特别是他这次要的是具有胜算的候选人。这意味着有很多资深且会给党帶来负累的领袖将会被割爱,由新面孔取代上阵。

當然,他必须确保被除名者不会暗中搞破坏,否则一切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前首相马哈廸一度是巫统破坏文化的领导者。2008年,由於他对敦阿都拉不满,常有恶言相向导致巫统分裂和国阵在大选中受到挫折。

因为有切身之痛,马哈廸这次可以说是尽心尽意为纳吉助选。他与各州巫统代表见面时传达一个重要讯息:不要破坏党。重要的是确保巫統获胜,否则将会重蹈308大选惨败的覆辙。

根据巫統蕉赖区部主席赛阿里指出,马哈迪甚至告诉他们,即便是他的兒子在下屆大选未获上阵,他也会为巫统助选。

毋庸置疑,巫統在经历308大选海啸后,已吸取了教训,並且作出了许多改变,但政治破坏文化这个毒瘤不除,内部不能齐心协力,又怎能让选民尤其是马来人相信巫统是一个与时代並进且真心要改革的政党呢?

来屆大选攸关巫統的存亡,严重的话还会失去中央政权。决定巫统命运的,其实就是巫统本身的党员。若他们愿意把党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帮忙所有巫统候选人,加上巫裔选民回流,巫统的表现,料会比2008年大选来得更好。

行动党自创议员绩效指​标 黄伟益以文告次数骗选​民

(姚秋言评述)槟州行动党秘书黄伟益说,槟州火箭的绩效指标是“每名州议员一个月至少要召开3次的记者会兼发表3则文告”。

原来,槟州火箭的州议员只需要在冷气房闭门造车。难怪有人笑称,行动党的议员不需要服务选民,只需要发文告就可以交差了。

以发文告和开记者会作为绩效指标,火箭是第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发文告本来就是行动党主要的宣传策略,过去林吉祥几乎每天都有文告,他的儿子林冠英也一样,中文报编辑接林氏父子的文告接到手软。

在当年英巫报章封锁,又没有社交网站的情况下,行动党支持者是靠中文报刊登林氏父子的文告,得到相关信息。林吉祥至今依然感激中文报,毕竟在行动党陷入低谷时,他的文告,中文报几乎是一律采用。

现在,行动党在槟州当家了,发文告的次数有增无减,林冠英,有了官职后不但整天有记者会,还有文告。中文报不能采用不要紧,槟州政府定期出版《珍珠快讯》,对林冠英歌功颂德和狂踩前朝政府。

现在有了社交网站,林氏父子可以通过部落格、面子书和推特等传达他们的看法。林冠英曾大言不惭地说过,行动党不必靠中文报也可以得到华人的支持。

槟州火箭的绩效指标,看似容易实现,但其实不然,毕竟不是每个州议员都有林氏父子,甚至是黄伟益这样的宣传策略,要保持内容言之有物,不是容易的事。若只是滥竽充数,反而弄巧成拙。槟州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刘敬亿最近突然频频发文告,就让人啼笑皆非。

其实,州议员做好本份和在选区的服务,并在州议会开会的表现最为实际,不要以为频密开记者会和发文告就可以唬弄选民。选民应该睁开眼睛看清“文告议员”的面目,在来届大选用手中一票狠狠教训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