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刀斩乱麻:太林憨

董总主席叶新田今天“粗口”成章。他说。若华裔要出钱来建关丹这所“私立国中”,那华社岂不是Tai Lin Ngong(太林憨)?

报纸报道以上新闻时,把这客家粗口的Tai Lin Ngong翻译成中文“大X憨”。为了方便不懂客家话的读者,这里稍微解释一下Tai Lin Ngong,Tai(客家话“大”的意思),Lin(客家话“阳具”的意思),Ngong(Ngong则是“傻瓜”的意思),Tai Lin Ngong就是“大阳具傻瓜”,俗一点的说法应该是“大懒趴傻瓜”。

叶新田说:“为甚麽是私立国中?因为国中是免费的,现在如果要出钱建校,那麽华社岂不是成了“太林憨”?

堂堂董总主席,竟然公开以“太林憨”来咒骂捐钱给关丹中华中学的华社热心人士,实在有失身份,令董总的支持者抬不起头来。按照叶新田的逻辑,献地给关丹中华建校的热心人士就是“超级太林憨”了,那些正在积极筹建校舍的关丹华社,包括华总主席丹斯里方天兴,全都是“太林憨”了。

改天关丹中华董事部成立后,这些董事多多少少也会献捐建校,这也成了“太林憨”董事,送孩子去关丹中华的家长全是“太林憨家长”,在这种“太林憨”中学念书的学生,难免也得协助筹款,因此,学生全都是“太林憨学生”。

看来叶新田已经越来越像丘光耀,叶新田若要效仿丘光耀骂得更痛快,就应该学丘光耀辞职,然后学丘光耀挂着”行动党名嘴“的衔头粗口骂人,自己也可以挂起“董总名嘴”的衔头,与丘光耀搭档全国巡回骂魏家祥。如此即可避免庸俗化董总,粗俗化董总。但全国统考文凭持有人一看到其文凭签署人竟是“太林憨”主席时,难免气煞昏倒!

快刀斩乱麻:筹款100万

魏家祥今日呼吁马青团员“用建设来对付破坏”,他同时也号召马青为关丹中华中学筹募10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

好一招“用建设来对付破坏”。许多人只会讲,但做不到。对比董总发动全国华教支持者前往国会施压魏家祥辞职的举动,一招“用建设来对付破坏”就把董总给比下去。

董总不停地把关丹独中当作变种、变质独中,马来文独中,还鼓动华社排斥这所新独中。不过,无论修正批文的事宜最后发展如何,关丹中华也不会因此而搁置等候取得“完美批文”才来建校。

筹款建校工作在董总的极力破坏之下,难免受到影响。马青要给关丹中华中学筹募10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虽然杯水车薪,但却具有“用建设来对付破坏”,抛砖引玉的重大意义。

支持关丹独中的各路人马,不妨加紧脚步把新独中建起来,尽早开学,用华语授课,让学生报考统一考试,用事实来证明她不是变种独中,也不是马来独中,此即“用建设来对付破坏”。

计划前往国会抗议的热心人士,车马费也该省下来,悉数捐给关丹中华,才是真正的热爱华教,关心独中。

快刀斩乱麻:踩踏人像

830“民主之诺集会上朝首相夫妇肖像露屁股、踩踏肖像事件,真理越辩越是顽固不冥。《当今大马》列举多宗对肖像焚烧、践踏、作状撒尿的泄愤事件未受到对付,作为土权等非政府组织既然可以这样做,民联的支持者斗烂有理。

林吉祥吁请首相纳吉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宽宏大量接受两名滋事者的道歉。但首相不能凌驾法律,因为此案已进入调查程序。

犯事的马来大专生以其诚恳道歉,这是可以考虑原谅的。不过,被誉为美少女的黄心怡嘴够硬,在行动党律师指导下只向"公众"道歉,声称"公众"也涵盖了纳吉。因此,这种骄横的态度,不应给她机会。

民联之中,只有伊斯兰党对上述的野蛮行为提出恶评,行动党则为寻衅者护驾,毕竞,这是行动党的政治文化。其实,行动党早在2009年就率先踩踏肖像。秘书长林冠英当年对导致霹雳州政权变天的三名叛变议员跨其肖像而过,神情心满意足,从而开创了羞辱政敌的文化。

今天,行动党却在指导道德,讲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假如往后有人对林氏父子做同样的动作,他们能够沉默吗?

 

快刀斩乱麻:斗魏家祥

董总发布《告社会人士书》,列魏家祥五宗罪,促引咎辞职,还动员全国热爱华教人士26日去国会挺“926华教救亡抗议行动”,响应签名运动,争取华教权益。

董总说这《告社会人士书》也敦促首相纳吉正视与解决华教长久面对的问题。嘿嘿!董总要敦促首相的方法,竟然是登在报纸上,隔夜才让首相看到的。

这种隔空喊话的动作,志在搞宣传,纳吉隔天有没有在中文报看到《告社会人士书》是另外一回事。董总也不管!

董总动员去国会有两个明确目的,目标是:争取华教权益,手段是:要魏家祥辞职。

如果华教救亡,只需马华教育部副部长辞职就可以办到,那还不好办?万一真的辞职了怎办?董总岂不是失去斗争对象?

如果手段得逞,“华教救亡”运动不就功德圆满,华教就翻身了?数十年的霉气就一扫而空了?

快刀斩乱麻:露屁股

学运今天说:“我们认为在‘民主之诺’集会上,做出向首相夫妇肖像露臀的行为纯属表达及发泄不满情绪的个人行为。”

如果一个人在公共场所,并确定有更多人同时目睹事件过程的情况下做出上述举动,就不能归类于纯属表达及发泄不满情绪的个人行为了。

当事人会在私人空间做出上述举动吗?若不,就不是纯属表达及发泄不满情绪的个人行为。

在一个群众情绪激昂的场合,刺激该青年做出露屁股行动的,是现场群众的意识投射,换句话说,其实是集体意识的行动。

当场若有人出手加以阻止,难免挨揍!但这种情况不会出现(除了执法者),因为物以类聚的现场群众磁场是相当一致的。

民联领袖至今只有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发表声明,声明踩踏首相肖像的事件令人蒙羞及遗憾。其余民联领袖仍保持沉默,令人感觉公正党与行动党默许这些激进人士的举动,怂恿他们製造更多的仇恨。

我们应当珍惜和平示威的权利,然而示威总不能越步。践踏领袖的肖像,露臀以宣泄不满,除了无法解决问题,恐怕也会令人认为示威者对问题迫切性失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