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伟婚礼Pa​ttern多过Bad​minton媒体恼怒​耍大牌

(吴德英评论) 大马羽坛一哥和前一姐大婚,该怎么搞?

当然是有多高调就多高调,花样百出,不然,广大粉丝群,绝不会放过他们。若是低调,不想劳师动众,平平静静,准会被人责怪,隐瞒婚事,偷偷摸摸,一定有鬼。

喂!人家中国的神凋侠侣林丹谢杏芳,婚礼热热闹闹,超级无敌豪华,本地报纸杂志至少双开版大事报道,轮到自家伟哥珠姐,没理由低调处理吧?

今天的伟哥,已不是“羽球国手”这个简单身分,他是拿督、也是名流、更是国际大明星。明星大婚,当然得讲究排场、气派、花样,风风光光。

这场婚礼,万众瞩目,全球焦点,并非一般婚礼,而是年度盛事,大event

台上,是恩恩爱爱的一场秀,台下,却是轰轰烈烈的一场媒体战争。

西方明星婚礼,媒体为了抢独家报导权,甚至愿意付出天价,在所不惜。

这种恶性竞争,益了明星名流荷包;媒体互相残杀,只好任人宰割,不能怪别人吊高来卖。

明星婚礼,商机处处,商家觊觎名人效应,从场地、酒店、酒席、饮料,到花车、婚纱礼服、珠宝、化妆品等等,都可以提供赞助,甚至做到费用全包,把人生大事搞成不折不扣商业秀。

明星婚礼,大卖广告,你可能觉得铜臭味,俗不可耐,但是却是不可挡的时尚风潮。

今天的观众读者粉丝,已被养成了大胃口,喜欢重口味,媒体被逼挖掘更多好料。但是,游戏规则始终没变,明星名流需要靠媒体宣传报导,媒体需要明星名流八卦劲料,各有所图,各取所需。

你有好料交差,我有新闻人气,粉丝有八卦题材,商家有产品曝光,四赢局面,没有所谓谁在炒作。

如何做到媒体、新人、粉丝、赞助商,四方皆大欢喜,人人心满意足?这就得看公关手腕多高明,考验行销智慧,也看你平时得不得人心,人缘好不好。

明星婚礼说到底是一场show,也是一场戏,超强卡司,重金打造,万众期待,隆重上演,除了祝福,各方不同的评价,也是配套的一部分。

身为观众,你有选择的权利,喜欢热闹八卦,就继续追捧,不合口味,则闭上眼睛,转台!

原文: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66224

婚礼Pattern多过Badminton?

AES外包法案何时通​关? 在野党疏忽职守还逞英​雄


(林文彪评述)
自动执法系统(AES)外包是需要国会立法,才可以落实的。这项法案到底是在什么时候通关,不为人知,但今天大力反对AES的民联国会议员如林冠英、倪可敏等必须向人民交代清楚,为何民联在自动执法系统(AES)的立法阶段,身为国会议员没有尽责看紧对人民“不利”的法案,轻易让它通过并执行。

陆路交通局总监拿督索拉在2010年2月17日向媒体透露,当局必须等待陆路交通修正法案于3月份获国会通过后,才能发出献议书,以便在5月份完成“外包”的程序后,分阶段加以落实。

时隔两年有余,行动党、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到底曾在国会中针对政府提呈的AES外包法案做过什么形式的反对与抗争?否则,民联本身当年默许通过的法案,今天却在议会外大事反对逞英雄,岂不是在扮演双面人,欺骗人民?

前交通部长翁诗杰表示,在他接手交长一职前,内阁早已拍板决定要私营化自动执法系统。决定与落实是两码子事,正如伊斯兰党决定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但仍需国会立法才可以落实。

自动执法系统(AES)外包需在国会国会立法通过陆路交通修正法案,民联反AES英雄们敢问政府何时通过这项修正案吗?通过这项修正案时,民联反AES英雄集体旷职吗?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9)

 

(叶丽华整理)

林冠英写照

在网上看到一段很有意思的文字,与大家共勉:

牛皮越吹越大,本事却越来越小;
脾气越来越大,才气却越来越小;
胆量越来越大,肚量却越来越小;
玩劲越来越大,干劲却越来越小;
权力越来越大,威信却越来越小;
架子越来越大,人格却越来越小。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4月6日

——————————————————————————————————-

1460场记者会

有没有人去计算,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当槟州首席部长的短短4年内,究竟开了多少场记者会?在这里,就粗略地算一下。

林首长只要一天在槟州,他至少会出席一项活动+记者会,就算他以峇眼区国会议员身分去国会开会,或以行动党秘书长身分出席党内活动或大会,他也有记者会,除非他出国公干或休假,但他也不会去很久,回到槟州,他肯定会召开记者会。

若说,他平均一天一场记者会,并不过分,一年365天乘于4,他4年内竟然召开了1460场记者会,相信这项纪录是后无古人,至少前几位槟首长并没有那么频密见报。

刘黄来 《南洋商报》北马版记者专栏“北马调”  2012年6月20日

——————————————————————————————————-

当然就是没空见面

这样一来,首长就陷入两难了,给不给加薪、要不要增加津贴,认不认同改善福利的要求,都不好说出口,所以最好的处理方式当然就是没空见面了。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6月27日

——————————————————————————————————-

焦虑症

他们每天不断地重复著同一个动作、讲一样的话。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同样的100令吉,有些人连自己人也不给沾光,即便四处奔波,也要自己来给,这种因為害怕别人不知道而一再重复的强迫动作,其实也是一种焦虑症。马不停蹄的四处推介无线上网也一样,推介礼上的话讲了又讲,把小恩小惠讲得天上有地上无,又未尝不是一种焦虑的反射。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好评”    2012年6月14日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8)

(叶丽华整理)

投你一鏢

你不认识我?没关係,认识我身后的党旗就可以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服务?不要紧,给我一届时间,我会证明给你看。只要,你肯投我一票。

投你一票问题不大,但是如果交不出成绩单,天兵啊,我们还会投你一鏢!

蔡美娥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19日

—————————————————————————————————–

14年前计算法

这几天我都很纳闷,为何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会把2011年的地价来计算过去14年前的地价,而且更是把未来可能赚到的盈利算进过去14年前进行的发展中?

梁仪雅 《南洋商报》北马版记者专栏--“北马调”  2011年11月8日

—————————————————————————————————–

神格化的救赎者

纵横歷史轨跡,政治左派分子之所以会得到人民支持,是因為他们在未当权时,能站在人民身边,高喊人民利益优先的口号,并在当政后,体恤民苦,利用权力行仁政,让人民於情感上感恩,於理智上则支持。

可惜,今天的檳城人幸福且盲目,因為大家长早已被他们神格化,成了救赎者了。

张清菁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4月8日

不要​AES系统 林冠英独断独行

 

(陈凯进评述) 槟城公路意外数字不断上升,联邦政府及州政府各单位尽管一直都有道路安全醒觉运动,警方、路陆交通局也一直都有进行执法,但是车祸率还是有增无减。

根据资料显示,槟州车祸率在今年首半年增加3.5%,与去年同期比较增加637宗。首半年的死亡车祸率也增长9.2%,人数从去年的173人增至189人。

虽然我们把车祸称为意外,尽管车祸是意外之外的事,但是不论是严重车祸还是小车祸,驾驶者本身多少都要负起责任,其中如果车祸是因为超速驾驶或闯红灯造成的,肇祸司机更是难辞其咎。

马路如虎口是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道路安全意识,虽然公路使用者每个人都知道在路上行驶有危险,但是很多人却都有侥幸心理,在赶时间时就会把这些马路如虎口的警惕给抛诸脑后。

试想想,每天上下班交通最繁忙的时刻,马路上几乎都是在赶时间的驾驶者,如果他们十个人之中有一个人不把道路醒觉运动那里所听到的不遵守交通规则很危险当一回事,超速、闯红灯,那么车祸就很容易会发生,其他奉公守法的人也被置于危险之中。

既然教育无法获得一定的奏效率,执法单位又面对人力不足的问题,利用高科技来执法是必然的现象。基于教育与执法双管齐下减少车祸,保障每个道路使用者的安全前提下,联邦政府交通部最近引进了交通自动执法系统(AES)。

然而,这个系统才开始试跑就被槟州民联政府反对,他们的其中一个理由是不希望这个系统加重人民的负担。

疼惜人民的口袋是好政府的表现,但是车祸是涉及人民生命安全的问题,我想槟州首长林冠英在这关键课题上,应该厘清是生命重要,还是金钱重要。

林首长在承包公司还未向该州政府申请建AES系统,就已经公开拒绝这项系统的落实,将这措施政治化,这是对州民而言是一种很不负责任,有点在轻视人民的生命安全。

试问林冠英和民联领袖,他们凭什么来断定槟城无需要这个系统,他们有问过我们人民的意见吗?

再说,槟州政府不让联邦政府推行自动执法系统,州政府也不能提出更好的方案来减少车祸率,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只一味的反对联邦政府的政策,为反对而反对,却把奉公守法的驾驶者置于危险之中,这又是好政府的表现吗?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7)

 

(叶丽华整理)

剩餘价值

在林苍祐刚刚去世,檳城人厌倦了许子根的无為,感念林苍祐对檳城的建设时,接收林苍祐的剩餘价值对行动党来说,是政治需要。因為只有彰显林苍祐的伟大,才能突显许子根的无能,只有进一步让民眾相信民政党无可救药,行动党的政权才能长长久久。

但是,推崇林苍祐,只不过是為了接收他的剩餘价值,而非打从心裡认同他,所以有需要时,一样可以放弃。行动党在该党新党所开幕的纪念特刊上,将加入国阵的林苍祐列為反对党叛徒就是一例。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5月8日

—————————————————————————————————-

把问题抛向前朝
我国各级政府总喜欢推卸责任,或是把问题抛向前朝。既然问题祸根已种下,难道我们还依然纠缠在问题的起因而不积极想法子解决问题吗?

黄佩玲 《光华日报》记者专栏  2011年12月30日

—————————————————————————————————-

再转变遗祸

相信槟城人都还清楚记得,4年前308政治大海啸的那一天因“再转变”而投下的手中神圣一票,为的相信是希望看到真正的改变,希望听到:“前朝做错的,我们纠正了”、“前朝做不到的,我们做到了”、“前朝所不能的,我们争取到了”,总好过今天换回来的是一大堆推卸的理由。

陈富全 《南洋商报》北马版记者专栏“北马调”   2012年6月26日

—————————————————————————————————-

一篇评论文章

林冠英為了报馆高层提到的一篇评论文章,解读為向他挑衅而大发雷霆,让我感到很意外。

首长把此事解读為挑衅,在反击这篇评论之餘,也将《光明日报》另一名专栏作者东方惠的作品牵扯进来,此举让人觉得,林冠英是在借题发挥,甚於被人挑衅。

谢梅虹 《星洲日报》〈大北马〉记者评论“笔笔皆是”  2012年7月9日

—————————————————————————————————-

卡巴星虎威尽失 当权派决兼打国州

 

(张良评述)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曾两次公开放话,指该党在来届大选,将规定每名候选人只竞选一个议席。第一次是在2010 年12月中,第二回是在2012年1月,卡巴星再度重申,行动党候选人在来届大选仅能竞选一个议席的立场不变,惟最终一名候选人是否能国州兼攻交由党中委会议决。

他今年初公开建议禁止该党候选人同时竞选国州议席。此话一出,该党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如林冠英、郭素沁、倪可汉、曹观友等,没有一个响应党主席的呼吁。显然不愿放弃继续兼打国州议席的机会。最荒谬的是,郭素沁竟提出“宪法也未限制”来捍卫本身兼打国州议席的权利。

身兼国州议员的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日前向媒体透露,该党中委会否决卡巴星的上述建议,并维持行动党候选人可以同时竞选国州议席的建议。

卡巴星的献议被否决,是预料中的事,更何况当前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皆为该党中委,没有人会主动放弃权力,除非由党中央代表大会来表决,但是行动党愿意征询党员意见吗?秘书长林冠英有勇气把他兼打国州议席的决定权交给党代去决定,或至少留待今年12月举行的党代去加以辩论吗?

行动党自诩人才济济,高层领袖却霸者最安全、最多华人票的选区竞选,让满腔热血加入该党的新人当炮灰。

一个没有以党员为本的政党,很难想象它会真心以民为本。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6)

(叶丽华整理)

首长说没时间

大马公务文员职工总会主席奥马申诉说,该会檳城分会想要会见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商讨公务员的福利课题,却一直不得要领。根据奥马的说法,该会檳城分会是透过首长的助理要求见首长,但助理却告诉他们,首长很忙,没时间见面。

当然,助理不会也不敢擅作主张,老闆在讲老闆不在,老闆有空讲老闆没空,所以当奥马要求与首长见面时,助理告诉奥马说首长没空,一定是事先请示过首长,首长说没时间,助理才敢这麼回答。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6月26日

—————————————————————————————————–

林冠英太多话

林冠英上台以来,大家都批他太多话,好像这就是他的致命伤。其实,首长话太多不是多严重的缺点,怕的是他话太多又是虚无的空话,那才是问题所在。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21日

—————————————————————————————————–

行动党辩论起家

民主行动党是以辩论起家的。素质党员的职业分佈从前就数律师较多,上至林吉祥下至普通党员都批判性十足,而且个个辩才了得,久后形成上行下效,彷佛靠辩才就可定地位高下,成為权力地位的重要取决标准。公正党近年也有相同趋势,但言行辩味还不够友党强劲。

实际上,行动党由林冠英接任秘书长后风气依旧如此。他也是好辩之人,而且能言善道、三语兼通,说话行云流水少有间断接不上话的时候。然而,当领袖极度好辩,而且分不清辩论不是施政目的,反应只属获得政权的其中之一手段时,领袖便会丧失社会支持度,因為口舌之争往往无法令人看到施政使命感。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新闻后花园”  2008年5月27日

—————————————————————————————————–

揭密為乐邀功领赏

民联州政府人一开口说话就让人有“好辩”之感。沟水流不好?一定是市政局中人懒散不做事,还不服新政府。马路结构不好?一定是前朝有人亏空,工程偷工减料。事实确可能如此,但当了政府的人不思改善法,却只一味以揭密為乐,邀功领赏,听起来就无法让人信服与感觉是诚挚之言。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新闻后花园”  2008年5月27日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4

 

(叶丽华整理)

在位越久觉得自己厉害

坐上大位的人,有时候表现得很开明,一副海纳百川的样子,但如果因為这样,下面的人就以為可以畅所欲言,其实大错特错。权力越大的人,越不喜欢听到批评,这些人在位越久,就越觉得自己厉害,这种心态,举世皆然。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5月6日

—————————————————————————————————–

英哥骂人

忘了说,英哥年初出席檳岛市议员宣誓仪式时,也抨击一些非政府组织“有眼不看,有耳不听,有心不去感受”,在会议内外不同说词,中立性让人质疑。

日前英哥在北海与青屋居民会面时,因发现马华协调员助理在场,现场警告居协主席“下不為例”。

在政治上骂敌人,能展现自己倔强不妥协与强硬,但当骂架的对象越多,骂人的理由又无法说服中立者时,就得小心自己常常这麼一骂,会把自己的及对方的支持者,一併骂走。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19日

—————————————————————————————————–

要看新闻就上网

最近一些政治人物问我,怎麼檳州记者似乎都憋著一股闷气?是不是工作量太多?是不是首长林冠英的行程安排太多,就像一天跑16场活动,令记者不满?

我告诉他们,热爱新闻工作的记者,不会怕工作量,但最怕被政治人诬赖、恁意责骂。

更痛恨是,还有政客会告诉他们的支持者,报章报导的新闻都是假的,要看新闻就要上网。

“製造敌视媒体情绪,贱踏记者尊严,能不生气吗?”我这样回答。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17日

—————————————————————————————————–

林冠英批评许子根

粉丝跟随政治偶像在网上起舞,所发表的言论比偶像更过火,身為偶像者看到这情形应该出言相劝,提醒粉丝们自律,但是可惜的是,我几乎没有看到有政治人物这麼做,除非这些言论是在骂其阵营,才看到政治人物对此提出批评。

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最喜欢用这句话批评前首长许子根:“如果他知道坏人做坏事,却没有阻止,这会让坏人继续其恶行。"意指许子根虽然是好人,但看到旁人做坏事时却没有阻止,这与坏人没有差别。那些政治偶像在面子书上的表现不也是如此吗?

陈建业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26日

—————————————————————————————————–

聂阿兹怂恿教唆​强奸 王赛芝警诫华社

(陈治平评述) 马华妇女组副主席兼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副部长王赛芝挑起的互联网所流传的聂阿兹涉嫌怂恿和教唆穆斯林强奸没有依照伊斯兰教义包裹身体和头巾的女性一事,引来了许多民联支持者的批评。

这些盲目支持聂阿兹的民联追随者,宁可罔顾聂阿兹身为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言论,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辱骂王赛芝在“炒冷饭”和恐吓选民。 让我们再看看这段视频,看看王赛芝所言是否属实! 聂阿兹在片中说, ” Ertinya bila…Si perempuan buka aurat, maka anggota kemaluan mulai aktif. Senyap-senyap dia, dalam seluar dia, boleh aktif ! ”    ( 意思是说。。。当女性没有遮上“Aurat”,性器官开始活跃。静静的,在他的裤子里面活跃起来!) 备注:Aurat 在伊斯兰教义中指脸部、小腿和膝盖以下部位。 ” Sibuk buat apa ? Kamu sendiri yang memberi peluang pada rakyat. buka aurat. Nak sibuk buat apa? Dah dia buka aurat. Dirogol, Padanlah muka dirogol! Dia jual murah-murah! Dia dok jual murah-murah, betis dia, muka dia, peha dia, ROGOL lah ! Jual murah-murah ! Rogollah!Peduli apa? ” ( 管什么? 你们自己给机会人民。暴露自己。干什么这么多事?当她暴露自己,被强奸了!该死!她廉价大平卖,小腿、脸孔、大腿,强奸啦!廉价大平卖!强奸啦!还管什 么?) 试想想,如果连聂阿兹的思维如此要不得,当民联执政中央,人民特别是非穆斯林将会有什么安全保障?届时,看看民主行动党的领袖是否还会说,“不偷、不抢,不怕伊斯兰断肢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