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单亲妈妈向民联追债 雪大臣挑战必须票投民联


(董佳燕评述)
雪州民联政府在2008年大选时向州民许下了多项津贴承诺,至今却无一兑现。当中包括单亲妈妈每月至少100令吉津贴、给家长每月75令吉托儿辅助、全职家庭主妇津贴等。

11月22日与12月12日,分别有2020位和3011位单亲妈妈就民联政府未兑现承诺入禀法庭提告,以每月100令吉为基础,追讨民联执政56个月以来的津贴。

雪州大臣卡立恼羞成怒,打破沉默回应相关事件时竟然挑战提告者在法庭上证明自己曾在308投票支持民联才发放津贴。如此颠黑倒白的言论,却无一名民联议员给予劝诫与苛责,令人遗憾。

卡立头脑简单,想表达的只不过是提告者都并非民联粉丝,全是国阵的支持者,更是敌方悉心操练的“演员”。

民联容不下异议与批评的作风,卡立这次可谓发挥得淋漓尽致。

若民联执政中央,会否定下只为民联支持者服务的不成文规定,将所有在大选中投票支持国阵的选民拒之门外,把适龄非选民的福利远抛千里之外?

即使这些单亲妈妈中有许多非民联粉丝,但她们都是州民,享受州政府所提供的福利乃理所当然。

卡立不愿相信,这些兴讼的民众当中曾是民联支持者,惟她们对民联许诺不兑诺的陋习感到失望,愤而采取法律行动追讨公道。

难道民联支持者得不分青红皂白挺民联,纵然有理也不可理直气壮要求民联兑现承诺,还人民公道?

民联信口开河,民众错信甜言蜜语让它当上州政府,州民惊觉受骗后追讨应得赔偿,民联竟认为人民提出告诉很可恶,本身没有丝毫歉疚与羞愧。骗子反骂被骗者的现象,道出自民联在许下诺言的瞬间已暗下决心背信弃义。

纳吉塑个人形象民望上扬 落力求变革主宰国阵兴衰


(董佳燕评述)
华社的印象中,巫统总是“傲慢”的代言,过去种种唯我独尊的行为令华社倍觉反感。尽管巫统正在转型、态度或已转变,但听到巫统这名词,华社依然有所保留。

许多华人坦然告诉马华领袖,他们并非认为马华在民生或政务方面处理不好,因恼怒巫统而对马华不具好感。他们听信了行动党,要教训巫统便不要投马华的政治伎俩,结果巫统依然屹立不倒,反观马华在朝地位却日渐低微。

国阵要走出困局,单靠告诉人民巫统已改变、马华稳健转型并不足够,而是需要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能说服人们继续支持国阵当家。这个人,必须是群龙之首纳吉。

纳吉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和推动一系列利惠全民施政,为的是坐言起行告诉人民,政府照顾各阶层人民,低收入族群并未在体制中被忽略,华裔也将得到更多公平竞争平台。

从最新民调中看出,即使国人对政府满意度只有48%对国阵满意度47%,惟对首相满意度却达65%。这说明,国人对政府或国阵表现仍有不满,但他们却认同纳吉所推行的政策与任内表现。来临大选,纳吉的个人形象牌,将起决定性作用。

雪州房价高涨因征税偷​沙 民联图转移视线淡化责​任



(董佳燕评述)
雪州政府为了增加收入修饰账目,向发展商增收30%发展税,使雪州土地转换价成为全国之冠,加剧房屋售价飙涨。

《2009年总稽查司报告》揭露,雪州非法偷沙活动每月涉及100万吨偷沙量,逃税182万。雪州政府被非法挖沙课题缠身,州务大臣卡立一脚把球踢给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SELCAT)公听会处理,展开听证会。

SELCAT只是一个在雪州议会权限下成立的委员会,只能监督雪州政府行政工作,无法针对任何事件采取法律行动和下判决。雪州政府不将州内非法采砂、偷沙事件提交执法单位展开调查,自行当调查官与法官,根本无意向人民交代。当中涉及的重重舞弊,不言而喻。

施政不力问题缠身,民联为转移视线,大力揭前朝州政府疮疤,委派雪州议员黄瑞林狙击前朝州政府贱价将24片土地割让给国阵成员党,现今估价2千万。

根据黄瑞林的说法,巫统成功申请24块土地当中的15片、马华占5片、国大党3片和民政党1片。

民联选择性不提及,国阵州政府在掌管雪州数十年间也开放每方尺1令吉购地的申请予州内非盈利组织,受惠团体包括佛教与道教庙宇、基督教会、回教堂、印度庙、学校、慈善组织的会所和收容所等。

这些团体所取得的土地,远比国阵成员党申请党所的土地来得多,总值也肯定比国阵成员党24片土地合共价值来得高。

民联刻意将数十年前与近年国阵成员党申获的土地以现今价值计算,无疑又是一种误导扭曲的手法。

事实上,不管是国阵成员党兴建的党所或非盈利组织建起的会所或收容所,它们都带给雪州子民便利,提供人们结社的好地方。

虽然民联揭露雪州巫统低价购得,原用来建立党所的两片土地竟然建起了公寓和小贩中心做法不妥,但民联岂能以偏概全,将所有低价购得土地供人民使用的团体都假定为舞弊?

民联管理失当导致雪州年轻子民面临“居者无其屋”,黔驴技穷之下只能翻前朝州政府旧账,再加以扭曲炒作,意图误导人民。

民联为了捞取政治利益,不惜漠视事实,反凸显了民联治州无方,无法以政绩说服人民继续支持。

伊斯兰化激发华社危机感 火箭担忧月亮一味做到底

(董佳燕评述)近期,吉兰丹非回教徒接连接获伊斯兰化政策下的罚单,引起人民对丹州治理方式的广泛关注。

一名少年和少女在公园跑步时嬉戏,男生背起女生,被开罚单;两名男子深夜在机场的停车场看飞机,被指行为不检,遭开罚。4人的控状是行为不检,也有报道诠释为“幽会”。

陆兆福在非回教徒频遭“执法”事件揭发之初,便将矛头指向国阵,声称官员中有亲国阵卧底故意生事,好让国阵能够抓紧机会打击民联。

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主席符芳侨宣称开罚单者为一名该坐在办公室的行政助理,质疑为何身为文员的官员会外出执法,甚至在非上班时段的晚间在外头“巡逻”,让民联领袖以为逮到机会,有默契地将事件描绘成确有国阵卧底在制造事端,疯狂反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便以指导者姿态提醒丹州政府尽快纠正“搞破坏”官员,还声称自己和伊党总秘书慕斯达法沟通,慕斯达法爽快答应会解决问题。

正当人们都盼着伊党要如何解决的当儿,慕斯达法竟然出言捍卫哥市议会开罚的举动。

慕斯达法澄清罚单内容并非注明“幽会”,而是“行为不检”,与此同时强调市议会官员针对行为不检人士开罚有理。慕斯达法捍卫市议会举动,并指此乃援引1986年哥打巴鲁市议会公园条例,向4名行为不检的非回教徒发出传票,无关伊斯兰法。

那么,行为不检的基准在哪里?什么样的动作会被视为行为不检?

少男在公园背起少女,涉及色情了吗?两个大男人坐在车内看机场的飞机升降,碍着谁的眼了?4个人,到底是哪一方面行为不检了?

民联以为将字眼转移便能够抹去伊斯兰化政策、规条明正言顺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事实,躲过问责。

伊党说不会为这些小课题向刻意炒作并扭曲事实的《星报》提告,哪怕这个小课题经已成为非回教徒社会热议的课题。

事实上,伊党是心中有鬼不敢上告,害怕会有更多骇人听闻的回教化侵蚀非回教徒权益案例被抖出来。否则,民联哪会平白错过打击国阵的机会。

文明抗争勿自贬人民形象 黑白无常吃蕉扛棺材摇臀


(张良评述)
香蕉因为外形刚猛竖挺,自然会被女人联想成男人的生殖 器。陈可辛的《记得香蕉成熟时》,就是拿小男孩那话儿说事。同样,蜜桃因为丰嫩圆凸而会被男人联想成女人的乳房,凹沟则变成女人的阴阜。于是李丽珍的《蜜桃成熟时》片名一样不言而喻。

日前,槟城约100名来自槟州各地的年青脚车骑士穿上绿色上衣,参加由大马人民权益组织发起的《绿色脚车行·拒绝稀土厂》运动。在行动党州议员的领导下,眾人在出发前高举香蕉,並喊出“吃蕉吧,萊納斯!”口号。

如果莱纳斯高层主管或老板有女权主义高涨的女性,行动党州议员公开叫莱纳斯吃蕉的口号或被指控性骚扰。

如果莱纳斯高层主管或老板中有与行动党州议员趣味相投的女性,或反挑战到:“舔蜜桃吧!行动党!”

双方若一拍即合,反莱纳斯即可反到床上去。

2009年3月7日 ,废除英语教数运动在国家回教堂聚集的民众抬棺材游行,挺赵明福行动民众与亲友清明节前夕扮黑白无常,身上挂满冥钱,在反贪污委员会总部抗争。游客看见,还以为大马影视业在拍电影。赵明福案子从阳间转到阴间去审判,大马棺材店不妨兼卖模型棺材,提供孝子孝女哭丧配套。

示威群众从抬棺材,装扮黑白无常到手举起香蕉叫莱纳斯吃蕉,黄味趣味有余,创意不足,却自贬形象,互联网社交媒体及网络视频已经普及化,当我国人民维权运动想尽办法吸取媒体的关注,争取曝光,扩大影响力,尝试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与支援的同时,抗争技巧却无法与国际接轨,不但陷入人身攻击、黄腔、阴气沉沉,也自我陷入负面消极磁场,自贬人民抗争的文明素质。

纳吉藉敦马威望巩固领导 极力消除离心叛党迎大选


(董佳燕评述)
纳吉向所有巫统党员提出了一道问题和给予5大选择,分别为全力支持、支持、不工作、扯后腿、跳槽,要求党领袖扪心自问,若未被选为候选人,将依照本身意愿选择其一。

眼下纳吉十分忧虑党内发生扯后腿事件影响大选成绩,让国阵欲重夺三分之二议席的计划困难重重,因此不顾颜面把话说在前头,声嘶力竭地促请党员团结一致。

随后,巫统丹州主席慕斯达化、彭亨州主席兼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森州主席兼州大臣莫哈末哈山,皆不约而同地向党员发出红色警戒,即使不获派上阵也必须支持巫统切勿分裂,呼应纳吉谈话。

巫统森州主席莫哈末哈山更揭露有支部党员为民联站台并可能以在野党旗帜上阵竞选,为此公开促请没有向心力的家伙赶快下决心离开,以免拖累巫统。

巫统各州诸侯的言论,都显示着他们感到强烈危机感,因此与纳吉达成共识,联手压制党内山头势力。

事实上,纳吉为防各山头闹兵变左右领导层,费尽心思扩大巫统代表制遏制地方领袖控制票源和金钱政治,以便巩固其领导。

为了让首次领军的自己更加名正言顺,纳吉近来频提及敦马,明显欲以敦马在巫统和马来社群的声望来稳固其地位。

纳吉说出“敦马仍在监视我”,以谦卑的姿态让人们重温第四任首相提出的2020年宏愿和敦马掌政时期的兴盛国情,藉此希望人们相信他能够带领大马走出全球经济低迷的谷底,重振昔日辉煌。

有敦马协助安内攘外,发挥马哈迪效应让各族选票回流,纳吉政府情势才有望逆转。

民联执政人间自有仙境​? 林吉祥掩盖真相混淆华​社


(董佳燕评述)
林吉祥发表一则“伟论”,教诲民联上下应主攻国阵滥权贪污,而非纠缠于民联执政将落实伊刑法的课题,认定只要专攻并放大国阵涉嫌贪污滥权的例子,忽略伊刑法课题就能够争取中间和游离选民的支持。

林老认为,相比起伊刑法的落实是否对非回教徒带来负面影响,占总选民人数1/4的新选民与游离选民更关注国阵与民联之间,哪个较能有效管理国家减少贪污、团结人民促进种族和谐、实施平等与经济正义、为东马带来持续性发展以及强化民主。

在首相纳吉开放27个次要领域给予全民公平竞争平台时,伊青团第一个出来反对,经济正义何在?

伊党在丹州、吉打州的伊斯兰化政策无时无刻破坏各族团结、加剧宗教敏感,何来促进各族和谐?

看民联执政州属舞弊例子,吉打州便有许多大型工程未有公开招标,当中包括总值360亿的双溪里蒙炼油厂计划、耗资5亿的阿曼中环广场购物中心计划、总值1亿955万的阿苏曼丽苑豪华公寓计划。民联自言廉洁,完全没有贪污滥权的现象,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把戏。

2008年大选,伊斯兰党竞选66席位赢23,行动党攻47席胜28,公正党上阵97席得31,成功率分别为34.84%、59.57%、31.95%。当时1千零74万227名合格选民中,有816万1千零39人出席投票,投票率高达76%。

林吉祥将公正党的支持率定在35%起跳,而非依据第十二届大选的支持率作为基础计算,假定公正党是赢得最多议席的民联政党。由于伊党已放话来届大选将竞选80国席,预料不少公正党的地盘将遭割切,因此在公正党上阵议席减少,再参照其上届大选成绩属民联三党中最差,可见林吉祥的分析完全不符合事实计算准则。

除了存在过度乐观心态,当中更带有掩盖性。行动党正给支持行动党的华裔选民注射麻醉剂,以让选民以为伊党的胜出议席将在行动党和公正党之下,伊刑法全国性修宪将无法成行。

掩盖伊刑法通行的严重性,并夸大、抹黑国阵政府中所存在的弊端来争取选民的支持,是民联的策略。也就是说,民联为赢得争取不惜欺瞒选民,人民权益老早给丢向南中国海。

 

行动党是一个优秀反对党 人民应支持行动党反到底


(张良评述)行动党当反对党数十年,曾想过执政槟城,但一连几回的丹绒战役,让行动党输到脱裤,面对第12届大选时,行动党仍与民脱节,不晓得人民已经掀起反风,行动党竞选主轴仍环绕在制衡执政党,壮大监督政府的力量,不敢再轻言夺取槟州政权,更不敢说一句行动党要取代民政党的首席部长。深恐要取代民政党政府的言论向过去一样,吓跑选民。

最近,雪州民联政府揭发前朝雪州政府贱卖24片地给国阵成员党之后,行动党再度踢爆马华已经在这块位于加影市区的土地,兴建一座党所。

雪州行动党在野时,手头上没有资料,无法有效监督对执政党滥权,找不到证据。现在做了政府,过去50年的公文全落在行动党手中。别说做了四年半政府之后才找到前朝雪州政府贱卖24片地给国阵成员党,以及发现马华已经在一片加影市区的土地兴建党所,行动党政府如果深入挖掘,50年的前朝政府弊端,再挖50年也可以天天制造头条新闻。

做了政府后,不懂政府该怎么做的行动党雪州国州议员,可以选择专攻揭露前朝政府弊端项目,州政府应委任一名行政议员专司揭露前朝政府弊端。雪州行动党也可以邀请公正党的策略主任拉菲兹授课,给雪州行动党讲授揭露前朝政府的技巧及宣传手法。

雪州选民在第12届大选,已经唾弃雪州国阵,再挖掘前朝政府过往50年的50万宗弊端,犹如鞭尸,鞭得痛快,但尸首不会感觉疼痛。国阵过往的腐败,米已经煮成饭,选民不是不知道,因此才选择了行动党做政府,而不是选择行动党做挂名的政府,扮演的却仍是改不过来的反对党角色。

如果行动党领袖当反对党成瘾,而且当反对党的表现如此杰出,可以有效监督执政党,人民应该全力支持行动党继续在全国当反对党。替代那些在槟州及雪州做了反对党,还自以为在做政府,不懂得如何做反对党的国阵成员党,避免这些不合格的反对党监督疏漏,而致执政党处于零监督状态,人民被执政党牵着鼻子去“鞭尸”,而忽略当下的执政党不务正业的问题。

恫言拆除AES电眼又蒙布 雪州政府惧於法律猛煞车


(
董佳燕评述)雪州政府搁置遮盖电眼行动,行政议员刘天球声称是基于 “上面的压力”。经查证,刘天球所指的“上面”是州法律局给予劝告。

掌管雪州地方事务的刘天球早些时候向各媒体报备,将在周五带队拆除雪州境内的自动执法系统(AES),好让媒体预先安排记者、摄记进行采访,拍摄雪州民联政府值得一记的英雄事迹。较后,雪州大臣卡立基于“策略上的重新检讨”,公布改为以不透明套子盖住电眼。

接到指示的刘天球肯定地告诉各界将率一众雪邦市议会官员为州内位于南巴生谷大道(SKVE)往加影方向66公里,以及南北大道往吉隆坡方向301.7公里处的两台AES电眼进行“蒙布仪式”。

可如今,民联连蒙布仪式也搁置, “策略上的检讨”说得好听,事实上是雪州政府根本无权拆除或遮盖设立在州境内的自动执法系统(AES)。若民联漠视雪州法律局的劝告一意孤行,将招惹官非。

槟州首长林冠英发出豪言,指若AES承包商到槟城安装AES,州政府将见一台拆一台。槟州陆路交通局主任哈山耶谷在回应林冠英言论时显得不以为然,声言陆路交通局有其他方法在槟州57个车祸黑区落实安装AES,无需经过州政府批准。

陆路交通局此番言论必定有其基准,即州政府在法理上根本无权阻拦AES的施行。

承包公司早已停止雪州两台电眼的拍摄功能,待检讨后作出调整。《光明日报》记者在12月5日前往上述电眼所在地点视察,证实时速超过80公里的车辆并未被自动执法系统“闪灯”拍摄。

在电眼操作早已停止的情况下,刘天球发表市议会将发出指示予相关单位和陆路交通局,促后者依照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的72(1)c条文关闭电眼乃多此一举,无非想向民众邀功。

刘天球在11月14日便放话,指有关方面不曾申请安装自动执法系统,有关电眼被视为非法,因此,限定承包公司要在14天内拆除电眼,否则州政府将“采取行动”。怎料,州政府未对期限已过,但依然竖立在雪州境内的AES采取行动,反而再度于12月5日敦促承包公司30天内将电眼摘下。

如果自动执法系统的设置属非法,而州政府真有权限拆除电眼而不需负上赔偿等法律责任,爱出风头的民联代议士早就蜂拥而至,在拆除行动中大秀英雄本色。

安华哈迪谁才是民联首相 伊党放话大选提名后公布

(董佳燕评述)每当国阵质疑民联对民联候任首相人选没有共识之时,行动党总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喊话说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是唯一人选,并给予百分百支持。

公正党上下,包括安华本人也曾为自己正名,指只要民联夺下中央政权,首相必定由安华出任。本年2月,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自揭是民联内定首相,挪揄国阵一旦民联执政,他与现任首相纳吉的职位将对调。

眼看大选期限越来越近,民联三党为首相人选而产生的矛盾却日渐浓烈。

伊党代表在伊党大会上公开表明该党主席哈迪阿旺才是最佳的首相人选,哈迪阿旺顿时被吹捧得飘飘然,对此倡议大表欢迎。

哈迪阿旺过后谦虚地表明更愿意当一名公仆,但切勿忘记首相亦是人民公仆,哈迪显然未曾自封后路。

伊党大会后,安华马上安派二、三线领袖放话,强调自己乃是真命天子;人民公正党宣传主任莫哈末诺宣称,伊党协商理事会同意安华出任首相、公青团团长三苏强调安华是首相不二人选,该党上下也一致不认同前首相敦马指哈迪阿旺比安华更有资格当民联首相人选的言论。

公正党这批非主流领袖的发言,根本无法代表民联全体盟党的立场和意愿。

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法发出民联三党在大选提名日后才宣布首相是谁的建议,形同戳破公正党一直以来的说法。倘若安华是最佳兼唯一的人选,又何须大费周章要在提名日过后即时公布“首相候选人”?

从慕斯达法声明看出民联尚未对首相谁属达成共识。

再者,哈迪阿旺在伊党代表大会上发表“看赢了多少席再来谈首相宝座谁属”言论已早泄天机,伊党意愿无非是以议席多寡来决定谁主王朝,绝非无条件将首相一职拱让他人。

公正党向来由安华派系主导,现今署理主席阿兹敏更仗势欺人,在党内排除异己,本来向心力就不强的趋势更显脆弱。第十二届大选后,最多议员跳槽的政党首推公正党,届时要如何力保自己的议席不失尚是未知数,根本无法与组织性最强的伊党分庭抗礼。

鉴此,民联若攻下布城,哈迪阿旺将毫无悬念以胜利者姿态欣然受委,成为首位民联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