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之 旋律 20 人渣红卫兵 苏禄军对抗十万正义大军


(张良评述)
根据面子书群组《我们要当老板》2月19日的帖子报道“骑劫”他人面子书专页的红卫兵乃是来自沙巴州名叫翔之旋律,原名叫朱运祥,洋名Steven Chu屎堤芬猪。他被指早前骗取了《1 Yellow Malaysia》专页其中一位管理员的信任,混入管理层之后;忽然发难,趁着大伙没有防备之下,将原有管理员统统踢走,骑劫了这个专页,然后宣称自己是这个专页的合法拥有者。”

该文《苏禄苏丹霸占大马国土 VS 翔之旋律骑劫网络专页》调侃翔之旋律获得虫窝大约20个人渣红卫兵支持,自信足够对抗全网络数十万正义大军。皆苏禄军入侵沙巴州事件嘲弄翔之旋律骑劫专页事件。面对网民群起讨伐,也是赖死不走。(见下图)

文中强调:“翔之旋律”朱运祥也声称他的骑劫行动是在《捍卫正义》,是为了避免《1 Yellow Malaysia》变坏,落入国阵枪手手中;为了《保护》这个专页,所以据为己有。至于他所说的《国阵枪手》实际上有没有存在,那是另当别论。反正一句话讲完:《专页是我的,为何我要离开属于我的专页?》”

“翔之旋律朱运祥也说:《1 Yellow Malaysia》过去一直是属于他的专页,为什么?原因之一,他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独身一个人,所以是《1》;原因之二,他本人很喜欢黄色,爱看黄带,自拍黄片向蔡细历看齐,符合《Yellow》的意义;原因之三,他是马来西亚人,所以就是《Malaysia》。《1 Yellow Malaysia》讲的就是他,所以是属于他的。”

“苏禄苏丹获得大约100名武装份子支持;自信足够对抗马来西亚数十万军警人员;一个可以打1万个。”翔之旋律获得虫窝大约20个人渣红卫兵支持,尊称他为《吓到》;自信足够对抗全网络数十万正义大军,一个打两万个。”

翔之旋律等人寡不敌众,自取其辱,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即使不出手,“翔之旋律”及“散虫”等骑劫份子没有立足之地,对于行动党来说,已经不再有利用价值,等着收皮吧!

网络人渣三贱客篡位造反 民联福气拥优秀夺权军师


(张良评述)
行动党网络枪手撕破脸皮公开在面子书恶斗加剧,该党领袖无不忧虑影响大选战绩,但又无能为力。丘光耀掌控的《我们要当老板》火箭群组本月初就揭发其《传政连线》盟友苦心经营的《1 Yellow Malaysia》被“翔之旋律”伙同其他两名企图分裂行动党枪手的无间道同党骑劫,并给“泰国仔Samc Chen”与“贼之旋律”和“散虫”套上“网络人渣三贱客”及红卫兵污名!

《我们要当老板》在2月5日发布的帖子点出:“泰国仔Samc Chen”和散虫发动网络人渣红卫兵去攻击《光华日报》,因为《光华日报》不肯按照他们的指示对付专栏作者林大刀;结果竟然把光华总编辑胡锦昌的人像拿来做图抹黑攻击,还恫言要发动网络力量杯葛光华日报。

“每个槟城人都知道,在国内6家中文日报里,光华日报是比较倾向支持民联的,连蔡细历都公开指责过,说光华是“民联的报纸”。现在网络人渣如Samc Chen,Sam Chong之流,为了彰显他们的霸道蛮横,竟然这样攻击亲民联的光华日报!”

《我们要当老板》在文中指证Samc Chen和Samc Chong其实就是马华派来潜伏在民联和火箭里的无间道!“关键时刻就会配合国阵的肮脏伎俩,在网络作乱!一方面攻击亲民联的支持力量;另一方面则伺机骑劫亲民联的群组和专页!各位支持民联的朋友们要特别小心了!不要再被这些潜伏在各亲民联群组和专页的国阵无间道蒙骗了!”

此外,一个名为《新左派》的群组指“翔之旋律”得到《1 yellow Malaysia》的管理员的行为不是偷,是背叛!它强调:“这种得到领导信任之后,再联合其他人干掉领导,最后自己登上领导的位置。在清朝是谋朝篡位,在中国共产党是造反,在民主时代是,不合法政变”(见下图》

《新左派》进而写道:说到夺权,想起安华,当年,安华也是利用他在民间的声望,引起马哈迪的注意,再把安华引进巫统。随后,安华一飞冲天。更妄想推倒马哈迪。所以,安华是夺权失败~~但是安华的失败,不代表其他人失败。身为民联红卫兵的英雄翔之旋律,却把安华的夺权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行动党有这么优秀的夺权军师,可真的是民联的福气啊~~

曼梳自己作主10公里竞跑 阴招一出绊倒槟城Tokong


(董佳燕评述)
槟州政府上个月才对非政府组织举办的《2013年槟城跑》,碰巧与兴都教徒节庆大宝森节同日举行而大肆抗议,槟州首长藉着主办单位中有民政党党员,遣派秘书黄伟益率领火箭队伍踩上槟州民政党总部,斥责民政不尊重印裔,施压民政插手要主办单位取消活动并公开向所有兴都教徒鞠躬道歉。

时隔不到一个月,槟州第一副首长曼梳同样选择在族群重要节庆当日举办“10公里竞跑”,日期落在被华裔视为大日子的元宵节。议论焦点不在曼梳此举是否不尊重华裔,而是槟州首长林冠英及行动党的反应。

曼梳此次的活动,凡有兴趣参与者可向各大县市政局索取表格,做足宣传,即便林冠英窝在28楼的办公室吹冷气,都会有下属或线眼向其禀报。加上副手办公室举办赛事,礼貌上都会通知顶头上司,可是林冠英受询时却表现得一无所知。

林冠英自以为这做法可避免搬石头砸脚的尴尬,别人也无法逮到他双重标准的证据。

林冠英不晓得对副手动作一问三不知的反应,反而自暴其短。若非林冠英装傻卸责,便是曼梳根本不把林冠英放在眼里,即使同在一栋大厦办公,曼梳连往其办公室奉上或传真一份请柬都省事。

面对槟州摆明倒Tokong的第一人,黄伟益显得胆怯。当媒体围绕着黄伟益要求他发表意见时,莫说对公正党籍的曼梳呛声,连吭一声的力气都没有,只叫记者去问公正党,他不予置评。

行动党在民联内当老三,得仰伊斯兰党与公正党鼻息,就连自称做王的槟州,首长竟然都得看副首长的脸色。

盛传元宵节搞竞跑活动是曼梳故意要让林冠英难堪的政治阴招,看扁林冠英不敢就此课题对公正党发飙。倘若林冠英冲槟州公正党发飙,槟公正党便能乘机突出槟州民联的合作嫌隙,届时将增加更多竞选议席的谈判筹码。反之,林冠英双重标准的行为必定被解读为没胆量对抗盟党霸权,林冠英这尊被誉为槟州最新又最有力的Tokong锋芒便会被摧毁殆尽。

曼梳的略施小计,便成功粉碎林冠英造神计划中神圣不容侵犯的Tokong形象。

聂阿兹不知PSY是男人 又以伊斯兰化对娱乐插嘴


(董佳燕评述)
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附和民联一众领袖说法,认为不该花钱请韩国超人气歌手PSY来马表演,反之应让本地歌手,有所发挥。

当他获知PSY(鸟叔)不是女艺人时,强调若是女艺人,登台演出应“Tutup Aurat”(不暴露)。不暴露的意思即必须包头巾、不可暴露手腕以上的肌肤,更不可露出小腿。

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外国非回教徒也得跟从这种标准?伊党主政,回教化政策不言而喻。

聂阿兹认为比起邀请外国艺人来马演出,更应给予本地艺人演出机会,那么为何吉打州民联政府此前会颁布娱乐演出新指南,限制新春团拜不许成年女艺人上 台表演、禁止乐队演出?伊党应该清楚晓得,这些禁令将会扼杀艺人的生存空间。

在民联红卫兵的抹黑下,任何在执政党活动中登台演出的本地艺人都会被描绘成出卖国家人民的走狗奸贼,民联根本没有给予本土艺人自由发挥更大的表演空间。相反地积极地将艺人牵扯入政治漩涡,若艺人还寄望民联施赠一片耕耘娱乐事业的乐土,那将是艺人们的白痴梦。

以宗教治国势必乱象纷陈 埃及之春印证改革变毒药


(陈英凡评述)
2011 年一场茉莉花革命,埃及之春,带来了今天埃及的人间地狱。埃及的动乱证明了当年我国第一任首相的看法是对的,独立前,一些宗教长老要求东姑让他们有10  个代表参加立法议会,东姑一口拒绝了,他显然认为搞宗教的人不适合治理国家。

作为少数民族的大马华人,一定要提高警惕,尽一切能力阻止埃及的悲剧在马来西亚上演。我们的情况,多少有点像2011 年的埃及。 当时,发动大示威的人,高喊要改变,要革命,要民主要人权,于是,原来的独裁政府下台了,但是上台的是穆斯林兄弟会的人。

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Muslim Brotherhood) 是个庞大的组织,在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代表。穆斯林兄弟会上台后强行修改宪法,要加强总统对司法的干预权力。他们上台没有带来社会公正和改革,带来的不断的动乱和示威。他们要实施以伊斯兰教法律为本,建立全面的伊斯兰国家。这不奇怪,穆兄会前次提出的改革和民主,不过是权宜之计。

我们只要看看他们最近如何对付示威群众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手段。亲穆斯林兄弟会的群众和军警,公然羞辱参加示威的妇女,甚至,组织色狼队,强奸她们。

大马不是也门,利比亚,叙利亚,也不是埃及,不会有茉莉花革命,不过,如果华人任由情绪来投票,将会带来想象不到的结果。

作为少数民族的大马华人,必须认清,如果民联万一上台,是谁统治这个国家?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伊斯兰党的哈迪阿旺将代表民联出任首相。这点,已经得到安华再三发表谈话同意的。

安华说:No problem if Hadi made PM.,就是说哈迪阿旺出任首相没有问题。安华,据查他去年以来发表的谈话,没有一次说他自己将出任首相,只有行动党人说说而已,完全没有任何公正党或者伊党的人认同。

伊党的人做了首相,那可说掌握生杀大权,也不是只有少数票的行动党可以左右。委任内阁部长,和重要职务完全操在首相的手中。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发生,重要的部门如财政,内政,文化教育肯定会在伊斯兰党手中,到时可能会安排几个不管部长的职位给行动党人。

伊党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伊斯兰的国家,要以伊斯兰法统治全民。华人是否要接受这样的制度?好像伊朗,利比亚,突尼斯,中东等国家那样?308大 选的时候,华人投伊党和反对党,认为我们是抗议政府不公平,但是,在伊斯兰党人来说,他们认为华人已经不再害怕回教刑法和伊斯兰国。所以,如果伊党当权, 肯定会加速建立伊斯兰国的的步伐。他们毫不隐瞒,这是他们的目标。宗教狂热分子的统治下,我们会有更公平的待遇吗?

所以将来临的13 届大选是重要的,如果华人选出一个以宗教理念来统治国家的政府,不但经济会大倒退,整个国家的和平与稳定也将会毁于一旦。

同吃蛋糕一场游戏一场梦 聂老铺排神权国玩卡巴星


(龙奕评述)
谁都不能否认,伊党精神领袖聶老是精彩的,黠慧且自信。

本少爺是说82岁的聶老跑去卡巴星家的那一幕,一身轻便白袍的老人家乘大宝森节带自己生日蛋糕去卡巴星家切,排排坐吃蛋糕。

之前,刚发生槟伊党份子要清算卡巴星的风波,差点砸他律师館!这股基层势力嚣张地号召投卡巴星反对票,还狂踩火箭旗泄愤。

聶老显然来扑灭火势,但也证明他对这把两面刃有足够信心来掌握。

卡巴星反伊党回教国原旨是反出面的,甚至曾扬言:要建回教国,除非踩着吾屍而过!(卡巴星是反神权治国的标志性人物,立场鲜明到极点。)

理念上,聶老跟卡巴星是对立的,这齣政治秀的脚本很明显,要证明政治理念和终极目标不同,却可以二人排排坐,很brother!

关键就在这里,政见理念及终极目标水火不容,两位大佬依然沒反目翻脸,还可相敬如宾地携手为民联挣票。

这样一來,很多本来就只看到表象的追隨者乐死了,忙着粉刷美美。把两大佬的互动当作政治前端议题来炒,当作「天下太平」、「政治奋斗方向一致」、「绝无分歧内訌」!

天呀!摆在全民面前的是政权及治国方向的抉择,是政治信念和信仰模式的取捨,也是未来国家体制的建构的一次票决!

这跟聶老和日落洞之虎能不能相敬如宾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这不含私人情感及交情,这不是朋友主义!重要的是,聶、卡之政治理念及终极目标还是水火不容,两大佬谁都沒吃掉谁的坚持,只是屁股排排坐,腦袋可沒被屁股操纵,也沒換掉!

令人肅然起敬的卡巴星什么场面沒睇过?他说,聶老又无来吾寒舍一訪,都影响不了令伯反伊教刑法及回教国的立场!

起立!向卡巴星敬礼!

[转载自龙弈面子书贴文]

动辄以幽灵选民制造话题 民联议员对邮件反应过敏

(董佳燕评述)大选逼近,民联议员相继做出幽灵选民指控,欲营造国阵以肮脏手段重夺雪州的印象。

民主行动党梳邦再也州议员杨巧双揭露,武吉加星州选区有一家住户接获28封贺年信,以收件人并非家庭成员为由怀疑他们都是国阵安插的幽灵选民。

在日常生活中,接获不是自己家庭成员的信件,可谓平常不过的事情。或许,这些是前屋主、前住客、前任房客或业主的亲人,甚至地址错置也有可能。

家属未曾呈交死亡证副本予选委会以清理选民册姓名,亦是死者姓名仍存留于选民册中的其中因素。可能性之多,杨巧双凭什么一口咬定这些人是幽灵选民?

就目前的选民登记形式,凡此前在一个地址下登记成为选民的人士,若是未到选举委员会或邮政局提呈更换选举投票区表格申请,即使搬迁,其投票区并不会因而自动更改。

即便提出更换投票区申请,只要在为期一个月的票据展览(Pameran Rang)期间受到质疑与反对,转区投票申请将被搁置。

鉴于许多选民在离乡背井出外工作后都选择返乡投票,选举委员会目前并未采取自动更新选民投票地区系统。同时,自动更换投票区除了涉及庞大的技术问题,还将引发极大争议。随意搬动选民,便是最有可能被冠上舞弊的罪名。

幽灵选民,实际上是指在投票日期间以假身份证代替在选民册中的选民前往投票的人士。然而,民联此番认定的幽灵选民却是那些在搬迁至今未有申请转换投票区的合法选民。

民联并未告诉人民实情,以政党号召人们更新投票地点以更有效履行国民义务,反而为了抹黑政敌,不惜以谎言迷惑民众,把人民当做傻子。

林冠英黄伟益挟印裔自壮 槟城跑若有投诉却没数据


(董佳燕评述)
由槟州前进体育会、槟州青年及体育馆和理科大学联办的“2013槟城跑”,因举行日期与兴都教徒大宝森节同日被行动党政治化为不尊重印裔,更伺机私有化“槟城”字眼使用权。

槟州首长林冠英自言接获许多兴都教徒不满 “2013槟城跑”与大宝森节撞日的投诉,痛斥主办单位不尊重印裔同胞,主办单位使用“槟城”字眼也连累了州政府,令人误以为这活动是州政府主办。

虽然嘴上要求媒体切勿政治化,然而林首长却话锋一转,除了要任何组织使用“槟州”字眼前要咨询州政府批准,更要槟州民政党解释为何要选在大宝森节举行“槟城跑2013”。

说穿了,林冠英无非是为政治化事件,好让印裔对民政党产生不满。否则,林冠英的头号马仔黄伟益为何弃主办单位办公室,选择率领一众人前往民政党州总部提呈备忘录抗议?

社青团副秘书沙迪在提成备忘录时被媒体询及筹委会中亦有行动党人,却为何只针对有民政党党籍的活动筹委发出延后举办呼吁时语塞,改称行动党是不满举行日期, 并非针对筹委。

单是这点,行动党经已自相矛盾。即是不针对筹委会,又何须劳师动众往民政党身上泼墨,把一个不是主办单位的政党扯进事件来?

行动党以赛事早前的宣传海报印有槟州国阵鼓吹“自由港”含义的自由港之树图案,联办单位之一的前进体育会主席林子辉是民政党国阵丹绒国会选区协调员,以此断定民政党有参与其中。

前进体育会只是其中一个涉及单位,行动党却不找其他几个兴师问罪,也不对准前进体育会,反而枪炮射向该会主席个人身份参与的政党,说得过去吗?

大宝森节对于兴都教徒来说是庆典,但对于其他族群而言是假日。其他族群在假日参与赛跑活动,是自由;印裔兴都教徒同胞要在这庆典与亲友一起报名参加,是个人选择。

槟州民联限制别人不许在大宝森节办非政府活动,这和吉打州民联政府在斋戒月期间不许商家营业的疯狂举措有何分别

林冠英自言接获“许多”印裔的投诉,但要他列举出来到底有“几多”,占槟州印裔多少比率,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敢把确实数据搬出来。

首长政治秘书黄伟益恐吓民政党若一意孤行让“槟城跑2013”按时举行,将要负起在来届大选中失去印裔选票的后果。行动党竟然会替民政党担心他们得不到印裔选票的支持,委实令人错愕。

硬把干屎抹在民政党身上,要民政党成为众矢之的夺不回槟州,才是行动党此番抗议的真正意图。

伊党长老会判阿拉使用权 林冠英龟缩请卡巴星挡箭


(董佳燕评述)
林冠英在去年圣诞节献词中重提敦促政府允许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欲借此掀起基督教徒对政府不满情绪,无奈物极必反,林冠英的举措反激起回教保守派强烈不满。

为了让伊党息怒,林冠英较后便立场转向,声称仅是要求政府允许东马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而非要求放宽给全马基督徒,反归咎媒体扭曲言论。

伊党总秘书慕斯达法代表伊党发表声明,声言马来文版圣经应以“神”取代“阿拉”字眼。若如此般,东马基督徒目前通用超过半世纪的圣经也必须改版,引用“阿拉”字眼权利也将被剥夺。

纵然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宣称伊党不阻止非回教徒提及以及使用在回教有上苍含义的“阿拉”字眼,却未承诺让马来文圣经使用上述字眼。即便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较后曾一度发言支持哈迪,动机却仅为“让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将有助宣扬回教”。

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一锤定音,议决应禁止非回教经文使用“阿拉”字眼,而这议决牵连甚广,除了基督教之外,锡克教和印度教也受波及。

2009年12月31日,我国高等法院根据联邦宪法第11(4)条文作出“阿拉”并非回教专用字眼的裁决,强调任何宗教事务上,非回教徒都可使用“阿拉”字眼。

林冠英没事搞事,结果惹出大祸,让民联执政中央后东马基督徒圣经中的“阿拉”字眼使用权受到威胁。林冠英不敢面对伊党,拜托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出来挡箭,促请伊党基于民联合作精神重新检讨议决。

卡巴星固然有权提出要求,可伊党也有权不予理会。

从卡巴星的语气可看出,行动党不敢冲着签署声明的长老会或拥有实权的聂阿兹而来,只敢请求伊党第二号人物哈迪阿旺代为美言。

行动党的立场显而易见,就卡巴星以大选临近切勿扰乱现状,来评论吉州政府颁布娱乐禁令一事,便可看出行动党只要求盟党暂且忍耐,只要撑过大选成功入主,到时候伊党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面对伊党的一锤定音,行动党明显没有勇气多敲一锤!

 

以财政部伪造文件攻击政 日本促查尼查赔偿金指控


(董佳燕评述)
伊斯兰党武吉干当国会议员尼查声称我国政府私吞日本政府在90年代期间给予二战期间强逼马来亚战俘和劳工修筑缅甸修筑“死亡铁路”2070亿赔偿金,纵然上述指控较后被日本驻马大使馆驳斥,尼查依然坚持指控属实。

尼查当时召开记者会,分别出示“1942至1946年兴建暹罗至缅甸火车铁道的前劳工及亲属福利协会”、首相署、财政部以及总检察署所发出的信件,指证2070亿赔偿金不翼而飞

尼查从协会单方面致函首相索取2070亿赔偿金公函开始,看图说故事。尼查把首相署致函人力资源部要求该部门给予协会回复的转介信、财政部回函指申请正处于考量阶段并等待政府批核,以及总检察署接获财政部指示后复函表示正准备内阁书面讨论等信件,解读为政府90年代期间暗中收取日方高额赔偿金,然后在“东窗事发”后才给予回复,过后敷衍了事不了了之。

由于各部门使用“2070亿赔偿金”字眼乃源于针对该协会信件内容做回复基础,尼查的指控从一开始便已站不住脚。

财政部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惊人揭发,除了否认政府曾收取高额赔偿金,更直指尼查当日手持,志期2011年3月29日的财政部复函属伪造。财政部目前已就此事报警,第二财长也要求警方迅速采取行动,进行调查。

既然财政部文件属伪造,那么总检察署“接收”财政部来函后的回复也自然不存在。剩下有可能是真的文件,也就只有协会单方面的致函以及首相署要求人力资源部回复的信件而已。单凭这两封公函,根本无法证明政府曾收取日本政府2070亿赔偿金。

尼查以伪造文件示众,抹黑政府居心叵测。纵然尼查日后表示自己仅是以协会所提供之文件作为“爆料”道具意图撇清关系,其在未向部门咨询查明事实前屡番做出不实指控,足以构成诽谤。

尼查发出的种种不实指控,不单在我国政坛一石激起千层浪,更让这场“政治海啸”冲到日本去;日本政府高度重视此事,要求大马政府采取行动。

尼查为替民联执政中央路开山劈石,不惜说谎误人误己。为捞取廉价政治筹码损害国誉,可见民联将朝野政治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委实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