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语言暴力制造仇恨 丘光耀换身份搞恶人政治


(董佳燕评述)
丘光耀辞去行动党全国文宣组长后,在行动党各大宴会、讲座上的发言越加粗暴,如今竟粗鄙至号召全国人民在来届大选中剁掉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官,嚷着赞助防腐剂与玻璃箱,把马华所有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官和耳朵放在文冬公开招标。

马华文冬区署理主席黄初业发给报馆的文告中有附上丘光耀1211日在文冬中华大会堂所发表的污言秽语,惟大部分报章皆以“由于言论过于粗俗,而不适合全文让它见诸报端”带过。单看报章处理丘氏粗口段落的方式,便能意会丘氏当晚的发言有多伤风败俗,不必耳听只看新闻诠释已令人不堪入目。

丘光耀将其言论奉为搞政治者必须懂得应用的“群众语言”,以歪理合理化肮脏用语。

政坛出现此般妖孽,确令举国华社难堪,这一切都得归咎行动党的纵容。

任由他到处站台渲染,由得他发表诅咒政敌全家死光的“扑街冚家铲”、“问候”别人的老母亲,行动党默许低俗作风致使丘光耀行径越加跋扈。

鉴于丘氏的粗言秽语引起华社反弹,迫使行动党安排丘光耀“化明为暗”。这边厢要他卸下文宣组长一职安抚人们不满情绪,却继续在各大场合安排丘光耀上台演讲,显然维护良好社会风气并不在行动党的道德责任范围。

行动党需要丘光耀这种粗俗的人物来煽动人民,尤其是草根民众的情绪,才能达到仇恨政治的最佳效果。

唯有将华裔对马华、对国阵、对政府的恨意提升至沸点,方能使行动党处在最佳政治位置。行动党不断将仇恨注入华人社会,务求令每一个华人都抱持复仇者心态,以铲除国阵这个强势的统治集团为快。

仇恨政治的可怕,是仇恨观念将吞噬人的理性,使人们乃至社会和民族皆处于病态。当仇恨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便会成为燃烧的火焰,使国家陷入一片火海。

有说仇恨政治将演变出恶人政治,恶人团伙会在没仇恨时制造仇恨,继而不断制造新的仇恨,却从来不负责任。

伊党臂膀组织终于翻脸​了 丹州还我华人权益求签​名


(董佳燕评述)
吉兰丹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伊堂)顾问兼回声组长利永坤发动“请还我华人权益”千人签名运动,声言要收集州内华社签名以提呈备忘录予伊党精神领袖兼丹州大臣聂阿兹以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

伊堂是伊党为了争取非回教徒支持而成立的臂膀组织,负责为伊党背书,唱好伊党。这次伊堂却为了华裔理发师替异性剪发接获传票事件发动“还我华人权益”运动,令人惊讶。

“还我华人权益”,单是口号便足令国内华社愕然,惊觉文明大马中竟有一个华裔同胞基本权利长年被州内执政党剥削的州属。

一个人不到水深火热的时候,哪会高喊“还我权益”?因此,隶属伊党的组织发起“还我华人权益”运动,是项严重的政治问题。

伊党唯一华裔州行政议员陈升顿对外宣称丹州上下皆鼎力配合处理华社土地、民生和各项问题,却漠视对丹州政府实施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伊斯兰化政策,还厚颜无耻地要求华社就伊党暂缓执法一事感恩。

利永坤选择绕大圈,巡回民间收集签名上呈聂老与哈迪,并非为了要让伊党更了解华社对自身合理权益被剥夺的不满,而是因为陈升顿卖族求荣妄顾华人权益,伊党中没有任何让华社下情上达的空间。

伊堂希望以群情汹涌来求取丹州政府的施舍,让华社活得有尊严。

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结盟,监督并执行民联州属施政将近5年,丹华裔的处境非但未有任何改善,反而越加糟糕。

“还我华人权益”运动,凸显在伊党霸权治理下,华社本应拥有的权益都变成乞讨。这也证明,伊党仁慈国、仁政国外衣乃甜蜜陷阱。若伊党成功执政中央,今日丹州华人的景况,将是日后全国640万华人将要面对的处境。

以地卖官行动党语穷词缺 两大疑点解不开五大疑窦


(董佳燕评述)
行动党被某马来部落客揭发接受伊斯兰党万亩土地,以便出让霹雳州务大臣宝座后,如今饱受各媒体和国阵领袖狂轰乱炸。

令人觉得吊诡的是平日反应敏捷的行动党领导层,一反常态迟迟不见辩解,使到此事让人觉得非比寻常。

此课题的主人翁之一的倪可敏最终施施然地出现对外媒体表示有关指责“很荒谬”,同时还指出相关报道存在着两大疑点。

首先,他表示如果这是与聂哈兹的交易,有关土地应该是“赠送”而非要掏腰包来购买;其次,这项指责存在着严重的时间上的差距与矛盾,所以根本不成立。

站在倪氏说辞的个人角度看来,他的解释似乎合情合理,然而,却依然无法完全消除民众心中的疑窦。

(1)假使有土地是无条件赠送的话,人们看不到有任何理由,只相信事有蹊跷。
(2)有关地段售卖价格严重偏低,是否另有不为人知隐情?
(3)我国有那么多出类拔萃的律师,为何偏偏选上倪氏哥儿俩,难道不怕瓜田李下?
(4)上述两令吉公司会否原是丹州民联“朋党”设立,较后在谈判中被作为交换大臣的代价?这么一来,时间误差便可获得纠正。
(5)倪可敏亲口证实今年才当上该公司董事,是否等于默认行动党来届大选继续让路给伊党当大臣?

以上5个都是一般市民心中最想得到答案的问题。

不知行动党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才给人民一个满意的说法?

马来人不懂对林冠英感恩 槟权又因媒体陷害而危急


(梁敬义评述)
林冠英又再喊凄凉,又再悲叹槟城的选情和政权危急,他把这条账算进主流媒体"攻击和抹黑",指他"反马来人和反穆斯林",是一名独裁者。

说林冠英反马来人真是冤哉枉哉,他一直强调马来人经商智慧高,把主要的工程计划都给了土著企业主,马来人若知道感恩,就不会受主流媒体的左右。

不过,如果从最近党选看到6个马来人竞选中委全都败北,那就不好说了。如果他认为马来人很有作为,早就应培植这方面的领袖,但他一直按兵不动。行动党把败选的各族候选人各自挑一两个代表委为中委,他因此自诩行动党包含5个种族,是不折不扣的多元种族政党。

倪可敏就因为行动党这种配料,挑战巫统和马华开放给各民族。如果倪可敏真有种,那就应该促请伊斯兰党开放给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加入。马华、巫统和国大党立党时,早就言明是单元种族政党,后来才结合在联盟和延伸到国阵这个阵线。

行动党的多元种族,除了以华人为主之外,其他种族只是调味品。像菜肴一样,多盐少盐无所谓,要咸一点就加点酱油。行动党的中委会,其他种族就是那点盐或是几滴酱油。因此,不必由主流媒体马"攻击和抹黑",马来人心如明镜。

林冠英向新闻网站fz.com表示,民联最安全的州属是吉兰丹,接下来依序是雪兰莪、槟城和吉打,因为行动党领袖一直都遭到主流媒体的攻击和抹黑,特别是指他是反马来人和反穆斯林,是一名独裁者。他埋怨,主流媒体不曾给予在野党回应的机会,而这可能严重影响民联在槟城的胜算。

不过,林冠英的悲观也许只是博同情,他说行动党进行民调,至今都很正面,认为行动党能够做得更好,特别是在马来社会。话锋一转又转悲为喜,槟城的政权又似乎回到手中了。

因此,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听到林冠英讲的是真是假,多数人搞不清楚。任何人如果认为他字字珠玑,这个人若不是天才,就是白痴。

数千单亲妈妈向民联追债 雪大臣挑战必须票投民联


(董佳燕评述)
雪州民联政府在2008年大选时向州民许下了多项津贴承诺,至今却无一兑现。当中包括单亲妈妈每月至少100令吉津贴、给家长每月75令吉托儿辅助、全职家庭主妇津贴等。

11月22日与12月12日,分别有2020位和3011位单亲妈妈就民联政府未兑现承诺入禀法庭提告,以每月100令吉为基础,追讨民联执政56个月以来的津贴。

雪州大臣卡立恼羞成怒,打破沉默回应相关事件时竟然挑战提告者在法庭上证明自己曾在308投票支持民联才发放津贴。如此颠黑倒白的言论,却无一名民联议员给予劝诫与苛责,令人遗憾。

卡立头脑简单,想表达的只不过是提告者都并非民联粉丝,全是国阵的支持者,更是敌方悉心操练的“演员”。

民联容不下异议与批评的作风,卡立这次可谓发挥得淋漓尽致。

若民联执政中央,会否定下只为民联支持者服务的不成文规定,将所有在大选中投票支持国阵的选民拒之门外,把适龄非选民的福利远抛千里之外?

即使这些单亲妈妈中有许多非民联粉丝,但她们都是州民,享受州政府所提供的福利乃理所当然。

卡立不愿相信,这些兴讼的民众当中曾是民联支持者,惟她们对民联许诺不兑诺的陋习感到失望,愤而采取法律行动追讨公道。

难道民联支持者得不分青红皂白挺民联,纵然有理也不可理直气壮要求民联兑现承诺,还人民公道?

民联信口开河,民众错信甜言蜜语让它当上州政府,州民惊觉受骗后追讨应得赔偿,民联竟认为人民提出告诉很可恶,本身没有丝毫歉疚与羞愧。骗子反骂被骗者的现象,道出自民联在许下诺言的瞬间已暗下决心背信弃义。

纳吉塑个人形象民望上扬 落力求变革主宰国阵兴衰


(董佳燕评述)
华社的印象中,巫统总是“傲慢”的代言,过去种种唯我独尊的行为令华社倍觉反感。尽管巫统正在转型、态度或已转变,但听到巫统这名词,华社依然有所保留。

许多华人坦然告诉马华领袖,他们并非认为马华在民生或政务方面处理不好,因恼怒巫统而对马华不具好感。他们听信了行动党,要教训巫统便不要投马华的政治伎俩,结果巫统依然屹立不倒,反观马华在朝地位却日渐低微。

国阵要走出困局,单靠告诉人民巫统已改变、马华稳健转型并不足够,而是需要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能说服人们继续支持国阵当家。这个人,必须是群龙之首纳吉。

纳吉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和推动一系列利惠全民施政,为的是坐言起行告诉人民,政府照顾各阶层人民,低收入族群并未在体制中被忽略,华裔也将得到更多公平竞争平台。

从最新民调中看出,即使国人对政府满意度只有48%对国阵满意度47%,惟对首相满意度却达65%。这说明,国人对政府或国阵表现仍有不满,但他们却认同纳吉所推行的政策与任内表现。来临大选,纳吉的个人形象牌,将起决定性作用。

雪州房价高涨因征税偷​沙 民联图转移视线淡化责​任



(董佳燕评述)
雪州政府为了增加收入修饰账目,向发展商增收30%发展税,使雪州土地转换价成为全国之冠,加剧房屋售价飙涨。

《2009年总稽查司报告》揭露,雪州非法偷沙活动每月涉及100万吨偷沙量,逃税182万。雪州政府被非法挖沙课题缠身,州务大臣卡立一脚把球踢给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SELCAT)公听会处理,展开听证会。

SELCAT只是一个在雪州议会权限下成立的委员会,只能监督雪州政府行政工作,无法针对任何事件采取法律行动和下判决。雪州政府不将州内非法采砂、偷沙事件提交执法单位展开调查,自行当调查官与法官,根本无意向人民交代。当中涉及的重重舞弊,不言而喻。

施政不力问题缠身,民联为转移视线,大力揭前朝州政府疮疤,委派雪州议员黄瑞林狙击前朝州政府贱价将24片土地割让给国阵成员党,现今估价2千万。

根据黄瑞林的说法,巫统成功申请24块土地当中的15片、马华占5片、国大党3片和民政党1片。

民联选择性不提及,国阵州政府在掌管雪州数十年间也开放每方尺1令吉购地的申请予州内非盈利组织,受惠团体包括佛教与道教庙宇、基督教会、回教堂、印度庙、学校、慈善组织的会所和收容所等。

这些团体所取得的土地,远比国阵成员党申请党所的土地来得多,总值也肯定比国阵成员党24片土地合共价值来得高。

民联刻意将数十年前与近年国阵成员党申获的土地以现今价值计算,无疑又是一种误导扭曲的手法。

事实上,不管是国阵成员党兴建的党所或非盈利组织建起的会所或收容所,它们都带给雪州子民便利,提供人们结社的好地方。

虽然民联揭露雪州巫统低价购得,原用来建立党所的两片土地竟然建起了公寓和小贩中心做法不妥,但民联岂能以偏概全,将所有低价购得土地供人民使用的团体都假定为舞弊?

民联管理失当导致雪州年轻子民面临“居者无其屋”,黔驴技穷之下只能翻前朝州政府旧账,再加以扭曲炒作,意图误导人民。

民联为了捞取政治利益,不惜漠视事实,反凸显了民联治州无方,无法以政绩说服人民继续支持。

伊斯兰化激发华社危机感 火箭担忧月亮一味做到底

(董佳燕评述)近期,吉兰丹非回教徒接连接获伊斯兰化政策下的罚单,引起人民对丹州治理方式的广泛关注。

一名少年和少女在公园跑步时嬉戏,男生背起女生,被开罚单;两名男子深夜在机场的停车场看飞机,被指行为不检,遭开罚。4人的控状是行为不检,也有报道诠释为“幽会”。

陆兆福在非回教徒频遭“执法”事件揭发之初,便将矛头指向国阵,声称官员中有亲国阵卧底故意生事,好让国阵能够抓紧机会打击民联。

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主席符芳侨宣称开罚单者为一名该坐在办公室的行政助理,质疑为何身为文员的官员会外出执法,甚至在非上班时段的晚间在外头“巡逻”,让民联领袖以为逮到机会,有默契地将事件描绘成确有国阵卧底在制造事端,疯狂反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便以指导者姿态提醒丹州政府尽快纠正“搞破坏”官员,还声称自己和伊党总秘书慕斯达法沟通,慕斯达法爽快答应会解决问题。

正当人们都盼着伊党要如何解决的当儿,慕斯达法竟然出言捍卫哥市议会开罚的举动。

慕斯达法澄清罚单内容并非注明“幽会”,而是“行为不检”,与此同时强调市议会官员针对行为不检人士开罚有理。慕斯达法捍卫市议会举动,并指此乃援引1986年哥打巴鲁市议会公园条例,向4名行为不检的非回教徒发出传票,无关伊斯兰法。

那么,行为不检的基准在哪里?什么样的动作会被视为行为不检?

少男在公园背起少女,涉及色情了吗?两个大男人坐在车内看机场的飞机升降,碍着谁的眼了?4个人,到底是哪一方面行为不检了?

民联以为将字眼转移便能够抹去伊斯兰化政策、规条明正言顺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事实,躲过问责。

伊党说不会为这些小课题向刻意炒作并扭曲事实的《星报》提告,哪怕这个小课题经已成为非回教徒社会热议的课题。

事实上,伊党是心中有鬼不敢上告,害怕会有更多骇人听闻的回教化侵蚀非回教徒权益案例被抖出来。否则,民联哪会平白错过打击国阵的机会。

文明抗争勿自贬人民形象 黑白无常吃蕉扛棺材摇臀


(张良评述)
香蕉因为外形刚猛竖挺,自然会被女人联想成男人的生殖 器。陈可辛的《记得香蕉成熟时》,就是拿小男孩那话儿说事。同样,蜜桃因为丰嫩圆凸而会被男人联想成女人的乳房,凹沟则变成女人的阴阜。于是李丽珍的《蜜桃成熟时》片名一样不言而喻。

日前,槟城约100名来自槟州各地的年青脚车骑士穿上绿色上衣,参加由大马人民权益组织发起的《绿色脚车行·拒绝稀土厂》运动。在行动党州议员的领导下,眾人在出发前高举香蕉,並喊出“吃蕉吧,萊納斯!”口号。

如果莱纳斯高层主管或老板有女权主义高涨的女性,行动党州议员公开叫莱纳斯吃蕉的口号或被指控性骚扰。

如果莱纳斯高层主管或老板中有与行动党州议员趣味相投的女性,或反挑战到:“舔蜜桃吧!行动党!”

双方若一拍即合,反莱纳斯即可反到床上去。

2009年3月7日 ,废除英语教数运动在国家回教堂聚集的民众抬棺材游行,挺赵明福行动民众与亲友清明节前夕扮黑白无常,身上挂满冥钱,在反贪污委员会总部抗争。游客看见,还以为大马影视业在拍电影。赵明福案子从阳间转到阴间去审判,大马棺材店不妨兼卖模型棺材,提供孝子孝女哭丧配套。

示威群众从抬棺材,装扮黑白无常到手举起香蕉叫莱纳斯吃蕉,黄味趣味有余,创意不足,却自贬形象,互联网社交媒体及网络视频已经普及化,当我国人民维权运动想尽办法吸取媒体的关注,争取曝光,扩大影响力,尝试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与支援的同时,抗争技巧却无法与国际接轨,不但陷入人身攻击、黄腔、阴气沉沉,也自我陷入负面消极磁场,自贬人民抗争的文明素质。

纳吉藉敦马威望巩固领导 极力消除离心叛党迎大选


(董佳燕评述)
纳吉向所有巫统党员提出了一道问题和给予5大选择,分别为全力支持、支持、不工作、扯后腿、跳槽,要求党领袖扪心自问,若未被选为候选人,将依照本身意愿选择其一。

眼下纳吉十分忧虑党内发生扯后腿事件影响大选成绩,让国阵欲重夺三分之二议席的计划困难重重,因此不顾颜面把话说在前头,声嘶力竭地促请党员团结一致。

随后,巫统丹州主席慕斯达化、彭亨州主席兼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森州主席兼州大臣莫哈末哈山,皆不约而同地向党员发出红色警戒,即使不获派上阵也必须支持巫统切勿分裂,呼应纳吉谈话。

巫统森州主席莫哈末哈山更揭露有支部党员为民联站台并可能以在野党旗帜上阵竞选,为此公开促请没有向心力的家伙赶快下决心离开,以免拖累巫统。

巫统各州诸侯的言论,都显示着他们感到强烈危机感,因此与纳吉达成共识,联手压制党内山头势力。

事实上,纳吉为防各山头闹兵变左右领导层,费尽心思扩大巫统代表制遏制地方领袖控制票源和金钱政治,以便巩固其领导。

为了让首次领军的自己更加名正言顺,纳吉近来频提及敦马,明显欲以敦马在巫统和马来社群的声望来稳固其地位。

纳吉说出“敦马仍在监视我”,以谦卑的姿态让人们重温第四任首相提出的2020年宏愿和敦马掌政时期的兴盛国情,藉此希望人们相信他能够带领大马走出全球经济低迷的谷底,重振昔日辉煌。

有敦马协助安内攘外,发挥马哈迪效应让各族选票回流,纳吉政府情势才有望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