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总二度拒绝卷入大集会 董总政治式斗争自讨没趣

 

(张新采评述)正如所料,教总不参与由董总发动的“1125和平请愿大会”。这是教总继926大集会之后,连续第二次婉拒参与董总召开的大会,让董总碰了一鼻子灰。
教总在文告中虽然表示尊重董总召开大集会的决定,但认为在目前这个时候举行大集会并不恰当,因为教总正在积极参与争取政府修正教育大蓝图的工作,包括正在和当局进行沟通,以及进行跟进的工作。

不论董总如何自圆其说,没有教总参与的1125大集会,肯定黯然失色,毕竟作为专业教师组织的教总,这些年来一直与董总并肩作战维护华教的利益,但如今教总连续两次拒绝参与董总召开的大会,等于是狠狠刮了董总一巴掌。

董总可以不在乎华总缺席大集会,但教总不参与,大集会已经没有代表性了。

其实,教总和董总在教育蓝图的课题上的立场是殊途同归,只不过教总是通过内部参与的方式,希望在教育大蓝图定案前,能够继续参与沟通和提供专业的意见,并相信这会比在外面叫嚣和对抗有更大帮助和实效。

董总由始至终为了反对而反对,态度的傲慢,让许多华教组织和华团领导人都看不过眼,因为董总目前的斗争路线,明显已乖离其作为一个华教组织的方向,反而更像是准备在大选中和政府抗衡的在野党。

国内的华教目前尽管还是存在许多有待解决的问题,但毕竟还没有到灭亡的危机,而且协商的管道依然开放。叶新田和邹寿汉两人拒参与反而还以悲情煽动华社情绪,例如声称教育大蓝图的是要消灭华小,但大蓝图第七章已清楚阐明要保留华小和多源流教育,而正副首相也多次保证会继续保留华小,若不是他们故意忽略这个事实,就是根本没有详细研究教育大蓝图的内容误导华社。

叶新田和邹寿汉的行为俨然是政治人物,如果他们要参政,是他们的个人权利,当今的激进行为,等于是拿董总乃至华教当作赌注。

 

民联权力分配各暗中打算 哈迪以退为进要干掉安华


(
董佳燕评述) 伊斯兰党代表指哈迪阿旺是领导国家的最佳人选,期望民联执政后由哈迪阿旺出任首相职。

哈迪阿旺表示其没兴趣出任首相,因为追逐职位不符合教义。声称本身有兴趣成为国家的“服务者”或公仆,未正面回应若民联执政时被推举出任时会否拒绝接受首相一职。

哈迪仅表示“没兴趣”,但未否定将由伊斯兰党人出任首相,甚至自己“被”推举成为民联首相人选时将拒绝接受。

哈迪阿旺1月时曾公布来届大选不再上阵参选,较后被伊党政治局否决他本人的意愿。当时哈迪阿旺表示将遵从党的指示,众领袖亦认同精神领袖聂阿兹的见解,强调为伊斯兰斗争并没有时限,甚至持续斗争至生命的尽头。

最近,哈迪阿旺高调放话将上阵北根国席与首相纳吉对垒,背水一战上演屠龙记。

伊党向来对民联候任首相人选是否安华一人抱持含糊立场。哈迪阿旺多次表明“赢了再谈首相人选”,可见早为伊党人出任民联首相埋下伏笔。

民联必须团结一致攻陷布城夺取中央政权才是王道,即使三党充斥治国理念分歧、权力分配斗争,也都以夺权为先, 姑且乌合。

伊党觊觎首相职位不能过于明显,以免正面开罪公正党乱了大局。

伊党领袖之所以不时发布哈迪是民联候任首相首选的消息,乃是替哈迪阿旺“民意”进行保温和铺陈。民联三党以夺权为先而各有狡猾的谋略和议程, 开始暴露。权力面前, 真是"当仁不让"。

安华宣称北根选战很有​趣 入主布城成民联趣味玩​意

(张良评述)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如果哈迪阿旺真的到北根与首相纳吉硬碰,那将是一场“有趣的选战”。

为何安华会对原本应该严正看待的王者之战感觉有趣,而非期待与高度关注,或至少认真点评呢?或许在安华眼里,哈迪阿旺只不过是在做一场有趣的把戏。

安华认为,如果哈迪阿旺转移阵地到这个纳吉的保垒区竞选,未必就会落败。他指出,纳吉曾经在1999年的全国大选,只以200多张微差票数险胜,安华也挑战首相纳吉,如果真的对本身的支持率充满信心,就应该到马江或峇东埔,与哈迪阿旺或他硬碰。

真正有趣的是,表面上安华及纳吉双双对本身的支持率充满信心,但纳吉并没有冒险挑战敌手去北根国会选区决战。然而,安华却挑战纳吉到马江或峇东埔,与哈迪阿旺或他硬碰。

哈迪阿旺如果也是对本身的支持率充满信心,上阵北根国会单挑纳吉,代替对本身的支持率信心不足的安华,如此大仁大义的壮举,安华岂可视如儿戏,说是有趣的事儿?

哈迪阿旺一心一意想在来届大选一举打下国阵主席纳吉后,顺理成章成为下任首相,如此神圣艰巨,为国为民,为民联的精神,安华不但没有领情感恩,还讲风凉话。

让伊斯兰党老大来这么一招,就检验出安华的不仁不义,要入主布城的说法也没诚意,没决心。

与林冠英嫌隙难​缝合 卡巴星诉求沦为悲情


(
董佳燕评述) 至今,卡巴星是行动党当中唯一一个厉声反对伊斯兰党推行伊斯兰刑事法的领袖,立场鲜明无出其右。

近期,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屡屡和林氏父子唱反调,还多次对外表达对党中央决定不满。

先是行动党纪律委员会裁定槟州副首长拉玛沙米在“教父与诸侯”论风波中未触犯党纪后,卡巴星第一时间对外抨击指拉玛沙米是纪律委员会其中一个成员,两者间存在利益冲突,该项裁决被视为无效。

过后在林吉祥和林冠英介入压制下,卡巴星与拉玛沙米之间的纷争总算暂时平息。

卡巴星一再坚称伊斯兰刑事法违宪并侵害非回教徒权益,可他的言论却被林冠英定义成个人意见。

此番,卡巴星重提早于2010年“一人限攻一议席”的建议,要求除了林冠英本身与东马领袖以外,其余6名国州兼攻领袖自行表态放弃其中一个议席。卡巴星原来指党中央经已取得共识,怎料后来林冠英为首的“党中央”两度重申国州兼攻依据策略安排,间接否决卡巴星的意愿。

卡巴星如今抬出网络媒体抽样调查2000多名受访者结果,指当中78%人支持1人攻1席,以民意来支撑本身“一人限攻一议席”的主张。同时,卡巴星首度否决林冠英所下达禁谈“一人限攻一议席”议题的封口令。惹人猜度,卡巴星与林冠英关系是否频临决裂。

纵然卡巴星公开驳斥林冠英封口令被部分人视为政治勇气的展现,也无法掩饰卡巴星本身是“在野当权派”的事实。

人们将卡巴星比喻为行动党的良心,然而事实上,卡巴星虽然贵为党主席,但对林氏父子而言他充其量只是一个躯壳,用以装饰行动党多元种族的面貌。

无论卡巴星再怎么样地呐喊,都没有人会在乎,因为行动党的核心是林氏父子并非卡巴星。这也就是为何林冠英秘书长权力能够凌驾党主席的原因。

行动党政敌喜欢吹捧卡巴星以贬低行动党其他领袖,是因为他们都晓得卡巴星只是一个跛脚鸭,唯有同情卡巴星的遭遇才能够凸显行动党林氏派系的霸权。

卡巴星与林冠英的嫌隙日渐加深,行动党内部起干戈是迟早的事情。不过,就林氏父子牢控行动党的情况来看,注定卡巴星此生就只能当个有志难伸的悲情人物。

卡巴星跟林冠英对着干 一人两席不依不饶


(林文彪评述)
尽管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日前曾向党基层下达封口令禁谈大选一人一席,但党主席大过秘书长,所以卡巴星无视禁令,驳斥林冠英的禁令,再度公开表示,为了公众利益,该党基层应有机会针对一人一席发表他们的看法。

卡巴星捍卫党员发言权的勇气,应受到党员的仿效。而林冠英的禁令应受到严厉谴责,卡巴星的地位当然不怯违反秘书长的禁令而受到林冠英的对付,但党员若依样画葫芦则难保不被地位稳当。

卡巴星捍卫本身在党内的言论自由之余,也应挺身而出,为全国党员争取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促林冠英立即收回禁令。

正如卡巴星所强调,行动党领袖限制竞选一人一席的课题涉及国家及人民利益,因此更应该踊跃鼓励党员公开讨论。

行动党向来主张重要决策必须征询民意,岂可封杀党员意见的表达空间?

行动党目前有9名领袖同时兼任国、州议员,在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第二首席部长拉马沙米与行政议员曹观友都兼任两个议席。

为了选民的利益及当的整体以利益,行动党理应鼓励人民发表意见,广泛征询民意,至少在当前兼任国州议员的选区进行民意调查。让选民来决定该党候选人是否应该继续兼打国州议席。

民联领袖太无情 哈迪靠外人打救


(林文彪评述)
前惠民党主席拿督斯里再益依布拉欣形容,他坚持来届大选在北根国会选区上阵,是为了“打救”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再益依布拉欣认为,哈迪不应冒险,在来届大选挑战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离开民联的再益依布拉欣尚且认为哈迪阿旺的领导权应该受到维护,不可平白送去沙场当炮灰,何以伊党,民联友党竟无人自告奋勇取代哈迪上阵对垒首相纳吉呢?

哈迪阿旺要战纳吉,安华当然乐于促成其事,一旦哈迪被斩下马,就少了一个想当首相的竞争对手,其他伊党领袖也不够分量,一旦民联入主布城,首相职就是安华囊中之物了。

哈迪是否出此绝招探测安华心意,看看其盟友是否讲义气?哈迪会否对再益依布拉欣的义气感恩不尽而接纳“没有兴趣当部长或国家领袖”的再益依布拉欣入党,代表哈迪上阵北根挑战纳吉?

再益依布拉欣解释说:“哈迪将在北根面对艰巨的战役,我不明白为何他要冒险在那裡上阵。为了伊斯兰党能继续生存,该党不能接受一名在选举中落选的主席。这种风险应由一名没有兴趣当部长或国家领袖的人来承担。”

一语双关的再益依布拉欣,既讽刺伊党领袖见死不救,不够义气,甚至还怂恿哈迪阿旺上阵挑战纳吉,也同时嘲讽民联领袖个个想当部长,不敢当炮灰。

这位首相署前部长再益依布拉欣曾公开承认本身是新经济政策下受惠的成功土著;不过,他强调批评巫统一些政策不意味是忘恩负义,只是不想当“一隻鹦鹉”或“拍马屁者”。

再益依布拉欣2009年脱离国阵加入公正党,不到两年又再退党,再益是否也不想当公正党的“一隻鹦鹉”或“拍马屁者”?

邓章钦策动杯葛大会 剃郭素沁林冠英眉毛

(魏金良评述)雪州行动党大会,在1153名代表中,仅有311人或26.97%出席率,比合法开会的25%出席率略高,险过剃头。据说身为雪州议长兼双溪槟榔州议员的邓章钦暗中策动杯葛,让雪州主席郭素沁脸上无光,打击她的领导威信。

邓章钦狠批,他和副秘书黄瑞林根本就没收到大会的通知信,足见雪州行动党行政管理一团糟。他指责组织秘书刘永山不知道到底在搞什么东西,连这种事情也没通知。

对当天出席率奇低,一时慌失的郭素沁辩解,由于代表懒惰、住在远地、活动太多、加上非党选年,於此认为出席率已算正常。但她不敢正面抨击她的敌对阵营扯其后腿。

邓章钦责指没收到大会的通知信,雪州行动党联委会成员指出,总共寄出两封信给所有代表。第一封信是在9月7日寄出,以便他们可以空出代表大会的档期。第二封信则是援引党章则是发出的通知信,它是在大会一个星期多前於10月24日发出。

如果雪州行动党联委会所言属实,那就是邓章钦藉势藉端与郭素沁暗斗明干,因为通知书只是普通信件,任何人都可自称没有收到。然而,即使未获通知,党代表也可以从报章获悉这项活动,只要关心党务,自然会查询。

邓章钦缺席,看来并非资讯空白到一无所知。当天林冠英出席,以他跟英神长期不相往来,实在不想在这场大会中受到当权派的冷落。因此,他与其派系搞出席率奇低有一石二鸟之功,除了打击郭素沁,也让林冠英了解邓的势力不容小觑。

临近的大选,遴选州内候选人将是郭、邓另一场激烈之战。郭素沁有中央撑腰,将使用生杀大权除掉邓章钦嘱意的人马。行动党自认气势如虹,并不以为非要旧人才有胜算,因此,郭素沁可能大幅度砍掉邓的心腹,不让他们上阵。因此,郭、邓之战,好戏还在后头。

雪政府应拆所有非法电眼 电眼英雄应升任雪州主席


(张良评述)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指出,雪兰莪政府无限期搁置在州内的所有自动执法系统(AES)。他说,已装置或即将安装的自动执法系统都是非法的,车主若中罚单,可以不用缴交罚款。

既然雪州政府判定这些已经安装的自动执法系统(AES)电眼非法,没有得到州政府的批准。既然非法,就可以立即拆除,就好像非法广告牌,非法按摩院,一视同仁,严厉执法,铲除非法的商业活动,刘天球应该即刻下令执法人员拆除所有安装在雪州的电眼。

如果刘天球允许非法电眼的存在并操作如常,另一方面却用电锯拆除非法广告牌,破门摧毁非法按摩院,岂不双重标准,优惠交通部与电眼公司?

刘天球也应该正式致函负责安装电眼的公司,警告对方停止在雪州土地安装任何非法电眼,否则,除了装一个,拆一个,对方还会接到罚单,必须缴付拆除费。

贯穿雪州土地的私营化收费大道及联邦公路,并不在雪州政府管辖范围之内。而且,根据陆路交通局的资料,雪州将会安置112个电眼,刘天球如果有本事把这些电眼也拆除得一干二净,必成雪州电眼英雄,雪州行动党应由他来当领导,取代对电眼不闻不问的州主席郭素沁主席职。

林冠英政权危机 名嘴丘光耀口水可以解救


(叶丽华评述)
槟城首长林冠英对民联槟城选情哀呼悲号,认为比雪兰莪州还要危险,分分钟有垮台的可能。如果要扳回这潜在的颓势,那么,林冠英必须移尊绛贵要求丘光耀那把名嘴把死的救活过来。

丘光耀曾是宣传组组长,自称离职后更能因为不受党职的牵制而畅所欲言,可以肆无忌禅口臭四溢。行动党採用他的演讲视频如今注明不代表党的立场,但既然用以扶助为宣传工具,也就认同他的言语是行动党推崇的精辟论点。

林冠英在临近大选危机四伏时刻,应该重用当前投闲置散的丘光耀重出江湖。不过,要提醒他,仆街咸家铲(PKHKC) 在槟城这个盛行福建方言的华社并不适用, 应该另创另一种诅咒来对付名望鹊起的邓章耀, 实行"耀鸟耀"。

林冠英上台以来, 在岛内设置免费WIFI上网, 丘光耀自诩在网络上很多粉丝, 因此, 因地就利就可让丘光耀善用这些设备去挽回华裔选民的支持度。林冠英说, 有80%华人已心向巫统, 从而使到他这位唯一的非穆斯林首席部长的地位岌岌可危。

丘光耀的强项就是玩弄种族情绪, 要巩固华人死心塌地支持行动党的政权, 就非靠他的名嘴不可。唯一要补救的是, 林冠英推行的WIFI中看不中用, 极为龟速, 英神若不改善,丘光耀 可能不给面子, 不肯到槟城效劳。

反跳槽大话王 卡巴星林冠英各走各的


(林文彪评述)
槟州民联在走立法议会成功修宪制定反跳槽法,首席部长说是槟州第一,但却被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否定,卡巴星透露说沙巴及吉兰丹分别在80及90年代早已制定反跳槽法,但却被最高法院裁决违宪。

卡巴星因此扬言将于下周在国会提呈私人动议,要求国会修正联邦宪法第10(1)条文,以合法化甫于槟州立法议会通过的反跳槽法令。

民联共主安华至今为针对反跳槽法令课题表明立场,卡巴星的私人动议表明立场,民联领袖亦从未联合发表公开申明支持制定反跳槽法,民联《橙皮书》甚至没有把制定反跳槽法列入其施政纲领。

卡巴星,一个虽具丰厚法律经验,但在民联中没有团队精神,在行动党中也没有什么实权的独行侠,要以“私人动议”的形式在国会建议修正联邦宪法,以落实反跳槽法令,是师出无名,林冠英亦是国会议员,他不是更有必要确保槟州的反跳槽法令不违宪,而亲自在国会提出该动议吗?

尽管槟州议会通过反跳槽法令,但若无法获得州元首的同意与批准,仍是“废法”一条,无法在槟州执行。林冠英若有信心获得州元首首肯执行反跳槽法令,何不双管齐下,也在国会推进反跳槽法令的实行?

对于林冠英来说,单在州议会以大多数票通过反跳槽法令,就功德圆满,足以阻吓行动党槟州议员跳槽,避免行动党在槟州失去三份二多数席的目的就足够了。先买个安心,安心当首长,其他州属发生什么事,也无关林冠英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