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关莱纳斯也要换政府 拯救大马委员会意图毕露


(张良评述)《南洋商报》推特前晚报道,拯救大马委员会抨击首相在莱纳斯课题上显得“无知”,并强调将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拯救大马委员会最终说出她的最终目标——换政府。即使莱纳斯稀土厂最终关闭,拯救大马委员会仍会继续其拯救大马的任务,即换政府。

今年7月6日,拯救大马委员会举办模拟投票,让出席民眾投下「支持」或「反对」莱纳斯,以手中一票告诉政府,人民对莱纳斯稀土厂的意愿。其主席陈文德公开强调:「我们只是利用手中一票来终止莱纳斯,不是终止国阵政府。我们只是让人民以模擬投票来告诉政府人民的诉求。」

换政府是人民的权利,是在野党的最终目的。民间组织也可以光明正大换政府,公开让人民自由选择是否要参与其换政府任务。

拯救大马委员会不久前才说:「我们只是利用手中一票来终止莱纳斯,不是终止国阵政府。」转眼就变成「将继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要换政府何必如此扭扭捏捏?挂着反公害的旗帜,招摇撞骗,最终还不是露出狐狸尾巴?自己招认最终目的是要换掉国阵政府?

如果民联入主布城后,终止了莱纳斯,拯救大马委员会还要换政府吗?若不,该委员会又如何解释「将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要换政府,可要抓紧时机,拯救大马委员会应成立政党,参加大选,或干脆注册为马来西亚绿党。若来不及注册政党,不妨选择与民联结盟,穿民联党衣参加大选,让人民有个坚决要换政府的对象可以选择。

巫统因应时局改变求突​破 破坏文化仍是纳吉心中​痛


(張新采评述)納吉提醒巫统党员必须自律,团结在一个队伍下,才能确保巫統继续保住政权。308大选,除了民意转向的因素之外,巫统党员窝里反,是导致巫统在吉打和雪兰莪失去州政权的主因。

當时,很多巫統领袖因为不滿未获上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号召支持者倒戈相向,让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坐收渔人之利。有许多选区,巫統候选人是败在自己人手上。

历史显示,巫统领袖被除名后,他和其支持者都会意兴阑珊,马上关闭竞选行动室,停止一切助选活动,有些甚至还转向支持对手,务要两败俱伤。

納吉當然不想历史重演,特别是他这次要的是具有胜算的候选人。这意味着有很多资深且会给党帶来负累的领袖将会被割爱,由新面孔取代上阵。

當然,他必须确保被除名者不会暗中搞破坏,否则一切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前首相马哈廸一度是巫统破坏文化的领导者。2008年,由於他对敦阿都拉不满,常有恶言相向导致巫统分裂和国阵在大选中受到挫折。

因为有切身之痛,马哈廸这次可以说是尽心尽意为纳吉助选。他与各州巫统代表见面时传达一个重要讯息:不要破坏党。重要的是确保巫統获胜,否则将会重蹈308大选惨败的覆辙。

根据巫統蕉赖区部主席赛阿里指出,马哈迪甚至告诉他们,即便是他的兒子在下屆大选未获上阵,他也会为巫统助选。

毋庸置疑,巫統在经历308大选海啸后,已吸取了教训,並且作出了许多改变,但政治破坏文化这个毒瘤不除,内部不能齐心协力,又怎能让选民尤其是马来人相信巫统是一个与时代並进且真心要改革的政党呢?

来屆大选攸关巫統的存亡,严重的话还会失去中央政权。决定巫统命运的,其实就是巫统本身的党员。若他们愿意把党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帮忙所有巫统候选人,加上巫裔选民回流,巫统的表现,料会比2008年大选来得更好。

行动党自创议员绩效指​标 黄伟益以文告次数骗选​民

(姚秋言评述)槟州行动党秘书黄伟益说,槟州火箭的绩效指标是“每名州议员一个月至少要召开3次的记者会兼发表3则文告”。

原来,槟州火箭的州议员只需要在冷气房闭门造车。难怪有人笑称,行动党的议员不需要服务选民,只需要发文告就可以交差了。

以发文告和开记者会作为绩效指标,火箭是第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发文告本来就是行动党主要的宣传策略,过去林吉祥几乎每天都有文告,他的儿子林冠英也一样,中文报编辑接林氏父子的文告接到手软。

在当年英巫报章封锁,又没有社交网站的情况下,行动党支持者是靠中文报刊登林氏父子的文告,得到相关信息。林吉祥至今依然感激中文报,毕竟在行动党陷入低谷时,他的文告,中文报几乎是一律采用。

现在,行动党在槟州当家了,发文告的次数有增无减,林冠英,有了官职后不但整天有记者会,还有文告。中文报不能采用不要紧,槟州政府定期出版《珍珠快讯》,对林冠英歌功颂德和狂踩前朝政府。

现在有了社交网站,林氏父子可以通过部落格、面子书和推特等传达他们的看法。林冠英曾大言不惭地说过,行动党不必靠中文报也可以得到华人的支持。

槟州火箭的绩效指标,看似容易实现,但其实不然,毕竟不是每个州议员都有林氏父子,甚至是黄伟益这样的宣传策略,要保持内容言之有物,不是容易的事。若只是滥竽充数,反而弄巧成拙。槟州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刘敬亿最近突然频频发文告,就让人啼笑皆非。

其实,州议员做好本份和在选区的服务,并在州议会开会的表现最为实际,不要以为频密开记者会和发文告就可以唬弄选民。选民应该睁开眼睛看清“文告议员”的面目,在来届大选用手中一票狠狠教训他们。

故把AES描为榨干​血汗钱 民联议员以偏概全乱大​局

(董佳燕评述)交通部部长江作汉在国会为2013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进行部门总结时,遭民联议员以自动执法系统(AES)课题围剿。

伊党波各先那区国会议员玛夫兹指控获得AES合约的承包公司(Beta Tegap)“未卜先知”,早在2004年,在内阁对推行自动执法系统做出讨论前便向公司委员会申请商业注册,列明公司的业务性质,为政府自动执法系统提供一条龙服务,囊括从设计丶供应丶整合丶安装丶测式及操作整个自动执法系统。

而另一间获得AES合约的公司(ATES)则是在获政府颁发自动执法系统合约后,于2009年2月12日成立。

民联议员在部长总结时不断抛问题与作出质询,违反议会常规,被副议长和议长齐声阻止。因此,江作汉拒绝回应并强调一切按照书面答复。

江作汉较后披露,据其所知,交通部早在2003年便生出落实自动执法系统概念,后来于2006年内阁会议中议决并在2007年公开招标。江作汉也强调反贪污委员会在评估招标工程期间曾参与审阅自动执法系统的示范,确保参与投标公司的品质。

江作汉是在2008年才出任交通部长,对AES前因不甚了解可以谅解。

再者,江作汉出席国会总结交通部门预算案事宜,而非前来为AES做出解释。鉴于民联所质询的所需资料根本不在其总结之内,教他如何能如数家珍般一一详细回应。

同时,获颁公司的背景细节和股东资料并不在作为交通部长的江作汉了解范围之内,股东资料更非公开招标的考量范畴。

民联议员抓紧这个时机,失惊无神抛出这类考究根源的问题,部长失神无从回应是预料之事。

民联质疑被点名的“先行者”公司都是未卜先知将得到AES工程承包计划,暗喻承包商名单早被内定,为的就是合理化AES合约颁发涉及朋党舞弊的指控。

只要江作汉无法对所有质疑作出解答,民联就可以继续渲染并假定AES是一个利惠朋党的计划,不会去谈减少车祸率的事实。

这也就是为何,民联至今仍然向公众“洗脑”说,AES是政府要“榨干”穷人血汗钱的计划,批判自动执法系统无阻违规和减低交通意外率。

AES实施至今,相关地段交通违规状况骤减70%;数据正在说话,民联不想正视好的一面,专挑软的吃。

伊党得意忘形要独领风​骚 哈迪野心打乱民联布城​路


(张新采评述)欲拒还迎的哈迪阿旺现在已经开始做着入主布城的美梦了。可是,得意忘形的伊党和哈迪阿旺若坚持这个立场,或会打乱民联要执政中央的计划。

哈迪阿旺要成为首相,条件是民联必须赢得大选,而且伊党需是最大政党。308大选,伊党只赢23席,比行动党的28席和公正党的31席都少。

3党的议席数目应该不会有太大差距,任何一个政党都无法单独执政。若根据赢得议席最多的政党,其领袖将成为首相的原则,伊党除非能赢得60席,才有机会一党独大,否则,公正党和行动党加起来的总和,肯定比伊党还要多。伊党有什么条件争取哈迪阿旺当首相呢?

上届大选竞选67席的伊党,乐观的估计下届大选若能赢得35席,就已经不错了,要如伊党妇女组所说要夺下60席,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伊党能够获得行动党鼓动华裔选民的支持。

一直来,大家都认为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安华。许多人也是因为这样才支持民联,但如今杀出一个程咬金后,原本支持民联的非穆斯林和中庸的穆斯林,是否会改变主意,有待观察。

不少民联支持者已经在网上留言,若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哈迪阿旺,他们就会和民联划清界线。也有网民形容,伊党要哈迪阿旺出任首相,等同是向国阵领袖献礼,因为民联已经未战先乱。

民联尚未成功执政,就已经为首相人选争执不休,证明这个同床异梦的联盟,只想到争权夺利。伊党态度之嚣张,让许多人反感,因为民联似乎觉得他们一定可以在下届大选执政。

安华还是哈迪阿旺出任首相,其实只是民联自己讲自己爽而已。民联过于高估自己,没有把选民放在眼里,最终将会自食其果。

男人变心是因为女人变型 广告用语歧视或警惕并存


(叶丽华评述)
有一则广告用语:"男人变心是因为女人变型",用以招揽女性瘦身、美容、丰胸和按摩。但它被视为伤害、歧视女性,传达错误的价值观。

所有的广告都以创意和新鲜的用语呈现,以打动消费者的虚荣欲念。市面上常有无厘头的广告让人啧有烦言,但,只要人们议论它,广告就产生效益。

生活中,不少事实只能默认和领会残酷的现实,一旦把它揭穿就会令人恼羞成怒,讲真话反倒令人反感。

上述广告语言其实有褒贬不一的解读,并不完全出於歧视,而是对女性保养本身的体态给予警惕。女人变型男人变心,在婚姻和恋爱中都是一种现象,把事实抖出来,怎能一句话概括为歧视呢?

有些男人确实很注重女人的体态仪表,所以不惜让妻子女友耗费大量金钱去"维修门面"。那些产后的妇女努力保持身段除了寻求自我感觉美好之外,也在取悦及赢取人们的赞美。因此,男人变心是因为女人变型,只是反映存在的事实而已。

反过来说,如果女人变型而丈夫却没有因此变心,这也让为人妻子深感慰籍,感情不受到外表的变化而变质。

在女性争取权益平等和受尊重的趋势下,女性动辄就以敏感的心态自保免受歧视,这是不必要的过激行为。弹斥和非议这类广告不旦心眼太小,也贬低自己的自信,也只有那些忧心忡忡的变型女性才会叫嚷,其实,女人年过四十,那有不"转型"的道理,只要懂得经营婚姻生活,一则广告算得了什么?

行动党一个样两头嘴硬扯 误导华社不能落实刑事法


(张新采评述)
表面看起来,刚落幕的伊斯兰大会,矛头直指巫统和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但其实伊党代表,特别是来自乡区和内陆的代表,依然对伊党和行动党及公正党的结盟感到不满。

若不是因为党领导层事先发出指示,这次伊党代表肯定会在大会上向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开炮,因为卡巴星是公开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行动党领袖。

尽管如此,许多代表在参与辩论时,还是间接地批评行动党在伊刑法课题上说三道四,并认为,若行动党小部分领袖质疑伊刑法,根本就不需要理会,因为他们没有资格批评伊刑法。

面对代表的质疑,伊党长老会和宗教司理事会不得不解释,伊党的斗争路线完全没有改变,今天的伊党和过去的伊党一样,不会放弃落实伊刑法。

哈迪阿旺也解释,伊党和行动党及公正党结盟,只是为了实现入主布城的目标,而为了争取非穆斯林的支持,才调整斗争路线,但补充,还是会依照民主程序落实伊刑法,否认了伊党暂时搁置伊刑法的说法。

伊党其实已经作好一切准备要落实伊刑法,现在欠的只是东风。至于这个东风来不来,就看伊党在来届大选的表现而定。

若伊党赢得最多议席,那么可以 肯定,伊党一定会修宪,届时要突破三分二多数席位的门槛易如反掌,绝非行动党一直误导华社的“不可能”。因为只要伊党提出修宪,巫统和公正党的巫裔议员, 基于宗教原因,根本就无法反对伊刑法。

只是,利欲熏心的行动党领导层,一直陶醉在夺取中央政权的美梦,相信伊党,并为伊党粉饰,坚称民联没有就伊刑法达成共识,即使民联执政,伊党也不会落实伊刑法,并且告诉华社,非穆斯林不会受到伊刑法对付。在这个大是大非的课题上,火箭选择了“眼盲耳聋”。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说过,只要伊党不放弃伊刑法目标,行动党绝不会与伊党合作,但现在伊党上下都清楚表明,绝不会放弃伊刑法。林冠英和行动党 除了一如既往只会用嘴巴和文告表明不认同伊党的这个立场之外,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行动党和伊党的唱双簧模式,早就被揭穿了,华社还要继续被误导吗?

消灭叛教政敌引宗教冲突 将敌人变朋友政敌就不存

(张良评述)「对任何人不怀恶意;对一切人宽大仁爱;坚持正义,因为上帝使我们懂得正义;让我们继续努力去完成我们正在从事的事业;包扎我们国家的伤口。

在非置对手于死地不可,恶言、暴力相向的大马政治生态,初看以上一席话,必定以为出自传教士或牧师之口,很难想象实际上却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人物——林肯名留青史的从政原则。

聂阿兹的弟弟聂拉昔聂末在伊党的一项祈祷大会上,带领上万名穆斯林祈祷,并向上天祈求,让伊党打倒国阵和巫统,消灭巫统,让伊党挺进布城。首相纳吉批评此举不但不符合回教教义,副首相慕尤丁指为不良示范,并强调巫统不曾诅咒伊斯兰党。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则辩称,通过祈祷会希望上天消灭巫统并没有错,因为巫统早已经是叛教的政党。

从早期开始,伊斯兰就教导说对于任何背叛伊斯兰的人都要处死。似乎没有任何古兰经的经文支持这种极端的处罚方式,然而,圣训却公开地声明穆罕默德要求处死那些背叛伊斯兰的人,不管他是否因为相信了另一个宗教。

日本著名旅游胜地四天王寺,传说源自于一场与捍卫佛教入驻日本的战争,公元593年,支持佛教引入日本的圣德太子与反对者苏我派发生战争,据说,太子当年是因向四大天王、即佛祖的天兵祈祷消灭对手而获得胜利的。此后,他下令建造了四天王寺报答佛恩。

政党之间的斗争,如果无节制地宗教化,提升到必须执行宗教义务以消灭敌手的“叛教”层次,毁灭性的行动变成神圣的壮举,即潜存为宗教冲突与流血的危机。

有人批评林肯总统对待政敌的态度:「你为什麽试图让他们变成朋友呢?你应该想办法打击他们,消灭他们才对。」林肯回应道:「我们难道不是在消灭政敌吗?当我们成为朋友时,政敌就不存在了。」这就是林肯总统消灭政敌的方法,将敌人变成朋友。

董总以中文向巫印裔喊话 外人误为中国教育出问题


(林文彪评述)
为了替『1125和平请愿大会』造势,董总于11月9日各大中文报章刊登大幅广告,发表“董总告全国人民书”,批评近期的教育大蓝图坚持单元主义教育,贯彻变质华小与淡小目标。

董总要告诉『全国人民』的广告,竟然只刊等在中文报,即《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及《东方日报》。

大马全国人民都会看中文报?若属实,董总在马来西亚推广中文应用的努力可真是功德无量,举世无双。

此外,董总举办『926华教救亡抗议行动』时,在布条上写的马来字是『Kempen Selamatkan Pendidikan Cina』,国内华人自60年代开始习惯称“华文教育”为“Chinese Education”,一般明白指的是“华教”,意即大马华人的母语教育。

但老外,甚至国内不谙中文的友族或许看傻了眼,马来西亚的华人怎么为“中国教育”而烦恼呢?中国那边的教育出了状况,需要马来西亚的外援吗?

不知布条所云者,通过谷歌在线翻译一查,不管是“Chinese Education”还是“Pendidikan Cina”,所得答案皆为“中国教育”,或有人以为大马学术界的“中国教育研究”出状况。

董总除了维护华教,也该好好融入马来西亚,认识国语,正确运用国语。要争取“全国人民”的支持,连国语水平也停留在六十年代,跟友族沟通都成问题,怎么合作?怎么向朝野政党游说,扩大影响?

董总嘲讽教总为垂死青蛙 以副主席名堂诱华团集会

(张良评述)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通过两张“青蛙"图片表达董总目前孤军作战,并呼吁昔日战友“回来,回来"!这就奇怪了,为何当下董总孤军作战呢?报载森美兰州178华团力挺1125集会、新山52个注册华团支持请愿大会、霹雳州的华教团体组织及学校逾50个单位将派出近1000人支持。

董总登广告广邀人民参加集会,举凡加入集会者皆可成为大会副主席。这天大的“副主席”光环,只要填个表格就手到擒来,真是机不可失,预料数以千计的华团将非常踊跃争当副主席而争先恐后报名,以免失去千载难逢的名留青史机会。

既然如此,董总即使被教总抛弃,怎会落得孤军作战的境遇呢?莫非董总把这些“沽名钓誉”的“副主席”当作“咖哩菲 ”,可有可无的陪衬品?

董总如今觉悟即使数以千计的华团挺1125集会,也比不上一个可以解决董总“孤单”感觉的团体吗?

董总用水煮青蛙论,以嘲讽及诋毁拒绝参与1125集会的华团,尤其是教总为懵懵懂懂,自取灭亡的笨青蛙,借此自抬身价为英明神武先知先觉者,通过贬低他人,来加强本身的光环,在在显示董总主席叶新田及邹寿汉所作所为皆在分裂华社、分裂华团、分化华教组织力量,而非致力于争取支持,整合异议,团结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