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止流氓政治歪風 / 中言

马来西亚需要真正的民主政治,不是政治恐吓,国人需拒绝流氓政治文化,勿让流氓政治歪风令我国政治变得畸型!

第13届大选是国阵与民联在308政治海啸的分水岭,朝野阵营拼力争取选民的支持,但选举未到,政坛已经丑态毕露,泼漆、寄冥钞、子弹恐吓、闯政治讲座会会场干扰与破坏,这种做法,不称流氓政治,还有更好的形容词吗?

有计划破坏民主

继公正党巡迴巴士二度遭泼漆后,行动党槟州总部在14日凌晨也遭泼漆;马华总会长蔡细历、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以及农业部副部长蔡智勇也先后收到冥钞,显示政治流氓有计划的展开破坏行动,以达到恐吓目的。

政治流氓不按牌理出牌,这种恐吓行为肯定破坏民主政治发展;我国已不是首次发生类似的流氓破坏事件,朝野政党也和这些流氓行为撇清关係,到底谁是谁非、有何目的,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发生了这么多宗政治恐吓事件,警方调查行动有多大成果?揪出多少名涉桉者?政府又採取怎样的行动制止政治流氓的嚣张行为?

只会产生反效果

一桶漆不贵、冥钞面额很大但售价便宜、闯会场大声吆喝干扰不必费很多钱,但这些流氓行为,是对我国民主政治的侮辱。涉及这类流氓行为者,可能以为可以恐吓到政治人物或领袖,令对方知难而退,实际上只会产生反效果,因为人们会同情弱势者。

不论在朝在野,各政党都有义务遏止政治流氓行为,并要纠正这股歪风,以免危害民主根基,破坏民主价值,导致我国民主变了调。

我们不能纵容流氓政治,也要阻止政治团体渲染暴力行为;若要在选举中胜出、要取得执政权,请民主与文明方法来说服选民。

(原载中国报15/9/2012言论:中言)

魏家祥辞职问题就解决了吗?/ 陈玉水

“长期以来,没有妥善处理华教课题,以及对多项承诺言而无信”,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必须引咎辞职。这是董总主席叶新田及署理主席邹寿汉对魏家祥的处事不当所作的评语。

我不认识魏家祥,更不是马华的支持者,我以第三者的立场来讲几句公道话。

从每天华文报章的新闻,我们知道魏家祥为华文教育做了许多的工作。他不会是典当华文教育的人。由于限于权限,致使他所作的努力,并未能达致华社所欲争取的目标。也未能符合董总的要求。

作为一个政治工作者,时时刻刻必须符合选民的要求。如果你所作的努力,都不能获得执政者的大力支持。那么,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走;⑴继续争取,⑵辞职不干。

百年华教道路艰辛

马华历任的副教育部长,都吃尽苦头,两面不讨好,顺得哥情失嫂意。纵使你才高八斗,在政治现实中,而难有表现机会。因为,掌权者未必会完全听你的话,他要公事公办,你又奈他何?

所以,作为华教堡垒的董总,也必定会了解到马华副教育部长的力量单薄,对华教问题,必须据理力争,绝对不能视而不见。可是,争取不能达到目标,愧对华社,那又要怎么办呢?

华文教育是华社的千秋大业,我身为《马来西亚福建人兴学办教史料集》初稿本的执行主编,充份了解到过去百年来马来西亚华文教育所走过的艰辛岁月。

在我国,90巴仙以上的华文小学是在独立前创办的,而其中大半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这些学校及较后的华文独立中学,全靠华人社会建立扶持。它奠定了我国华文教育的生命力,这和先辈们的拓荒精神互相辉映,成为可歌可颂的一页。

今天,全国有1294所华文小学,6所华文独中,70多所国民型中学,对传承华文教育作出积极的贡献。此外,我们还有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学院及韩江学院,作为华教的高等学府,使华校提供了由小学、中学及大学的完整系统。

平心静气献身华教

为了保存华文教育,为了发扬中华文化,华社应不分彼此,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发挥出雄浑的力量,以齐一的目标向前大步迈进!

如果副教育部长魏家祥辞职了,华教所面对的问题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吗?

作为华裔的一分子,我希望董总领导人能放弃成见和马华公会能力合作,以群策群力维护华文教育。不管是魏家祥、叶新田或邹寿汉,为了华教不要针锋相对,应该平心静气,为华教的明天献出热力。

我的看法是,即使魏家祥辞职,华教问题还是不能解决。我们仍然需要魏家祥、叶新田及邹寿汉的服务,后代子孙的前途是比任何事情重要。

最后,我要引用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何国忠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结束。“华人祖先经历战乱艰难,没机会受教育,生活困苦,如今华人拥有安居乐业的生活。但这一段过去不能忘记,道路要走得顺畅,就要看我们这一代的奋斗。”

(原载南洋商报 16/09/2012  言论版)

教育的政治 /刘镇东

我敢说刚公佈的《2013至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除了砍几棵树印了一堆报 告书和一众政府高官自吹自擂以后,对教育改革没有甚麽实质作用,也很快就会被 忘得一干二淨。 说这番重话,是因为马来西亚的教育前景,关键在于处理教育管理的政治过程上要 有新的思维、新的框架、结构和体系,否则也是徒然。 这样说,可能有些狭隘诠释“政治"的论者马上会跳起来,“不要政治化教育!"稍 安勿躁,我说的“政治"不是政治人物之间的口水,而是为政治人物导航的深层思 维,以及规范行政官僚日常作业的体系。

我1984年进入小学,是KBSR小学综合课程新制度的第二年。1981年7月马哈迪上台 当首相,一切似乎都得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只要名堂、要新。教育部于1982年在 350所小学推行KBSR,1983年全国推行。当时的口号很多,“3M"是大家都记得的, 意指小学的重点是培养学生的读、写、算能力。

我们后来都说3M是“main,makan,minum"。很多学校在过去30年成为学生认识朋友 吃喝玩乐的场所。至于学习,就要看各自造化,也要看有钱上补习班与否。 30年过去了,当年的教育部长是年轻、意气风发的阿都拉,现在他连首相也当了, 也退休数年。还记得KBSR开始推行时,其中一个重点目标是减少死背书,不必那麽 多课本、作业。但是,一日没有正视教育局官员、校方和书商的利益输送,华小学 生的书包30年后还是一样重。

如果30年前的改革成功,本周推介时,同一个政府就不必承认之所以需要新的蓝 图,是因为马来西亚当下已落在世界的后头。 马来西亚的教育,不是请顾问公司草拟一份大蓝图就能解决的。纳吉政府对顾问公 司的依赖,是前所未有的。林吉祥说得好,要制定全民参与提意见的教育方桉,由 朝野议员组成的国会委员会巡回咨询是最基本的功课。

马来西亚教育的改革,至少在以下两大政治问题上,有宽宏的视野和文化自信才能 走出新路,其他的都是技术和枝节的问题。 第一,走出单语民族主义。回看过去50年的历史,教育是不同版本的单语民族主义 的冲突点。

马来西亚处在世界其中一个最繁忙的商业和文化交汇点,多元文化是我们的资产。 有一天,当巫统的狭隘族群动员消亡以后,我们都要一起打造一个完全跳出现在 “国小"、“华小"、“澹小"的分野。我知道这样说,肯定有人会反驳,坚持华小 再过5千年都得存在。我的说法是,如果没有“国小"的存在,就不必筑一道长城围 起来称之为“华小"。

我理想中的马来西亚,是以后的华小也有很多巫裔学生,以后的华小不只教好英文 和马来文,也教澹米尔文和印度文化与历史。我们现在所谓的“国小"也亦然如此。 第二,与走出单语民族主义相关的,是走出中央集权大一统。中央政府在基础教育 的领域上,应该儘量下放权力给州政府,甚至民选的地方政府,让这些次级政府根 据当地的文化需要分配教育资源。

我理想中的马来西亚,是有那麽一天,砂拉越的各族孩子可以多学伊班文,吉打的 孩子可以多读有千年历史的吉打王朝史而不是一味地以为马来西亚是从马六甲王朝 开始。 《教育大蓝图》并没有超越单语民族主义和走出大一统这两个环节上。

摆脱花俏的宣 传口吻,这份文件,与30年前KBSR谈的,也没有多大的差别。只能唏嘘政治思维没 有超越,教育成果停滞不前,牺牲的是孩子和这个国家的未来。

(星洲日报/言 路‧作者:刘镇东‧行动党国会议员)

新西兰裸体橄榄球赛开战

当地时间9月15日,在新西兰城市丹尼丁(Dunedin),一场别开生面的男子裸体橄榄球赛在两支球队间展开。参赛队员们全身裸体“坦”然相对,拼抢激烈,比赛吸引了不少民众前来观看。


丘光耀骂林吉祥大烂憨 与叶新田同声谴责华社

以粗口洋洋得意的丘光耀今天在其面子书与董总主席一唱一和,随着叶新田辱骂捐助关丹中华的热心人士为“大X憨”后,他跟着辱骂支持国阵教育发展“大蓝图”的华人,都是“大烂憨”!

到底谁支持《教育发展大蓝图》,谁是丘光耀口中的“大烂憨”呢?让我们来看看以下公开支持《教育发展大蓝图》者,是否正如他所说的“大烂憨”。

教总主席王超群说,整体而言,教育发展大蓝图是国家自独立以来较为全面,深入及具专业性的文件,也是面向世界,现代化和未来的教育发展蓝图。

国家教育方向蓝图检讨委员会委员拿督蔡贤德博士表示,希望华教人士能以平常心去看待《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书,而且要有世界宏观,只要是对国家和下一代好的,大家都应该上下一心地给予支持。

蔡贤德也是拉曼大学校长,他说,这份蓝图之所以好是因为它不是由几位高官或是专家闭门拟定,而是收集了全马人民的意见,包括学生、家长、教师及专家的看法。

王超群、拉曼大学校长、全马人民的意见,包括学生、家长、教师及专家都被超人丘辱骂为“大烂憨”。而超人丘目前正是行动党中央领袖力捧为“行动党名嘴”的超级助选员。“行动党名嘴”的立场当然就是行动党的立场。

行动党国会领袖,也就是出钱赞助丘光耀年少时在南方学院念书的恩师林吉祥,昨天评论《教育发展大蓝图》时,除了点出大蓝图的不足之处,也公开赞赏大蓝图录取最优秀30%学生当教师的政策。这是一名负责任的政治领袖懂得分辨是非黑白,客观看待事情的例子。对于政坛流氓丘光耀来说,林吉祥竟然去赞扬“敌人”国阵的东西,简直也是“大烂憨”一个,丘光耀头脑发烧,骂到林吉祥头上。

被粗口丘辱骂为“大烂憨”的,还有盛赞教育蓝图是绝对清晰,并包含大马教育系统改革路线图的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院长李盛光博士。

对于这个引领国家未来13年教育改革路线的发展大蓝图,出席推介礼者不管是教职人员还是政党人士都表示支持。

不过,要如何执行,他们则心存隐忧。这包括不反对教育蓝图,但提出“重点是如何执行”的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则表示教育蓝图是“好的概念”。

陈胜尧是行动党资深元老级领袖,潘俭伟是该党后起之秀,这两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并没有像丘光曜那样,把所有中央政府推行的政策当作“国阵”制定来毒害华社的阴谋。在丘光曜眼里,这些都是立场暧昧,不懂得分辨敌我关系,应该被华社遗弃的半个“大烂憨”。

 

全球吸引人的“另类服务”

英国2007年5月兴起了一股荒唐的“裸体家政”风,不仅有许多美女上门“裸体”做家务,甚至连男清洁工也开始脱光 衣服,提供“裸体家政服务”。一些异想天开的英国丈夫甚至在为妻子庆祝生日时,也雇来一名“裸男”清洁工帮妻子做家务,当作送给妻子生日的惊奇礼物。 上门“裸体”做家务,一次收取200英镑的高昂报酬;如果顾客再支付额外的200英镑,还可以观看“美女清洁工”提供的业余情色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