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吸引人的“另类服务”

英国2007年5月兴起了一股荒唐的“裸体家政”风,不仅有许多美女上门“裸体”做家务,甚至连男清洁工也开始脱光 衣服,提供“裸体家政服务”。一些异想天开的英国丈夫甚至在为妻子庆祝生日时,也雇来一名“裸男”清洁工帮妻子做家务,当作送给妻子生日的惊奇礼物。 上门“裸体”做家务,一次收取200英镑的高昂报酬;如果顾客再支付额外的200英镑,还可以观看“美女清洁工”提供的业余情色表演.

《星洲》不倒 · 网媒吃草?/ 林文彪

日前在吉隆坡举行的一项新书推介礼与题为《独立媒体,从句点延续》的讲座会,主讲人有前《独立新闻在线》马来版主编林宏祥、槟城研究所新进研究员黄进发博士等。

令人纳闷的是,从讲座的命题来看,应是探讨所谓的“独立媒体”往后如何发展的议题。从《当今大马》聚焦的报道内容看来,该讲座会却集中火力炮轰《星洲日报》。非但离题,还避重就轻,不愿正视网络媒体本身的缺陷,尝试从跌倒的地方再站起来,却死性不改,鞭挞主流媒体来泄愤。除了能对个人压抑的情绪起到疗伤作用之外,对网媒如何“从句点延续”的探讨,毫无建树,句点还是句点。

《独立新闻在线》停业,其经营者似乎有意无意归咎中文读者支持《星洲日报》,没有把订阅《星洲日报》的报费转嫁到订阅所谓“独立”的《独立新闻在线》。若按照这些媒体人理论来探讨“独立媒体”的前景,岂不是《星洲》不倒,《网媒》吃草?

林宏祥发表演讲时表示,主流媒体,特别是中文报章,过去都非常喜欢标榜自己是中立客观,然而这所谓的“中立”往往都只流于表面。林宏祥也说“很多人会提出说,某些报纸都是有立场,背后都是有议程的。”

为什么林宏祥不敢“自己”说,而必须毫无根据地借“很多人”的口来说自己不太肯定的指责呢?这种藉"很多人"以自重的鞭挞,本身就没有独立和中立的论据。

这令人想起不久前“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在一场讲座上提到“80%华社看《星洲日报》”的说法。如果视《星洲日报》为离经叛道,非置之于死地不可,丘光耀也得承认《星洲日报》获得80%大马华社的大力支持这个事实。

《独立新闻在线》的前编辑林宏祥怎能不正视80%华社宁可支持《星洲日报》,也不愿意花钱订阅《当今》及《独立》配套的真正原因呢?

《当今》及《独立》是否不愿意其读者兼看《星洲日报》,避免其读者有机会与主流媒体对照新闻的呈现方式时,发现网媒的偏颇、既“不中立” “不独立”呢?假如《独立新闻在线》果真独立和有深度,有麝自然香,何必在自取灭亡之后还哀怨敌不过她心目中的竞争对象是其中一种死因呢?

另一名主讲人黄进发目前已被收编在行动党研究机构旗下,这个时候也谈媒体大方向,令人喷饭。他为网媒索讨求生之道,认为要得到好资讯必须付钱。

黄氏的理论虽然仍有争议,但却值得林宏祥反思。如果《独立》提供的是大马华社非看不可的“好资讯”,为何大马600万华裔却养不起《独立》,不愿付费订阅?即使要责怪80%的华社没有慧眼,那另外20%呢?别说20%,就算有2%华社订阅《独立》,《独立》今天就稳健上岸了,还需熄灯吗?

如果,《当今》及《独立》传播的资讯都是出於尊重言论自由,没有立场,背后都是没有议程的,她需要删除几乎所有尖锐异议的留言吗?

任何人要求媒体立场中立,本身就具有立场,欺望对方融入本身的立场言听计从,这就是当前一些网媒找不到狼狈为奸的自己人时,恣意攻讦主流媒体以抬高身价的真正原因。

8旬翁考上东华博士班 最老的新生

国立东华大学中文系博士班昨天开课,穿着一套蓝色西装、精神奕奕的八十岁老先生曹尚斌,也和一群年轻学生一起出现在东华校园!

曾任大专讲师二十年

曹尚斌曾担任大专讲师二十年,曹父一直希望他多读书,他也发愿厉行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努力向学!

曹父在他十五岁时去世,早年随军来到台湾的曹尚斌,一直记得父亲嘱咐「以后你一定要读书、当老师」,民国五十八年退伍后,考上师大国文系、又转学文化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在文大担任助教,之后提出论文获得教育部审查通过升为「讲师」。

曹尚斌先后在政工干校、世新、实践、中正理工学院、空中大学兼任、专任国文讲师,教书二十年,至七十岁才退休没有教书。

不过,曹尚斌一直希望再接再厉读博士,五年前就开始准备考博士班,今年终于得偿宿愿,站在一群穿着T恤、球鞋的年轻人中间,他和这群年轻孩子一样是学生!曹尚斌说,知道自己年纪已经大了,他打算在博士班深入研读文化大学创办人张晓峰的《中华五千年史》。

虽年纪大,听力、体力难免有些吃力,但老先生可不服老,上课还带了一支全新的录音笔,打算把课堂内容录音带回仔细聆听!东华大学中文系主任陈秀华说,会找两个学生协助他笔记、电脑作业方面的课业。

同为东华中文博士班学生的林志博说,曹尚斌年纪这麽大还要投入学术研究很不容易,也值得大家学习。

 

老外户外即兴疯狂行为

户外即兴疯狂行为?户外即兴疯狂行为是怎么回事?户外即兴疯狂行为从何说起?户外即兴疯狂行为,看看图片你就知道。户外即兴疯狂行为,偷拍老外野外打野战 让你看得脸红心跳。户外即兴疯狂行为,老外为何有这癖好?户外即兴疯狂行为,让你不得不为老外的开放感到震撼。我们很久以前就知道老外喜爱大自然的风景, 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的感觉。有时他们一些即兴疯狂行为让我大为吃惊,一起来看看吧!

伊党欲禁私人泳池派对 · 《当今》中文版消音

行动党及公正党领袖,针对伊党欲推行的伊斯兰政策、伊斯兰生活方式,一贯向华社保证所有这些政策皆不会影响非穆斯林。这些为了做官,而不负责任地做出空口保证的领袖,不晓得欺骗了多少愚忠的粉丝与盲目的群众。

裸露身体者是“动物”

今年国庆日的前两天,伊党青年团署理团长聂阿都,公开促请宗教执法单位严厉对付吉隆坡安邦一家私人俱乐部举办的私人泳池比基尼派对。聂阿都谴责该俱乐部主办的“潮湿与疯狂的星期三”泳池派对违反阿拉教义及侮辱伊斯兰教,他也指裸露身体者是“动物”。

聂阿都也是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儿子,他指出,在作为一个伊斯兰国的国度里,这种活动应该被严厉禁止。聂阿都也对国内到处可见的夜总会、按摩院及迪斯哥厅没有被关闭感到遗憾。

深受华社信任,自诩提供准确与独立新闻的网络媒体《当今大马》英文版报道了上述信息,但其中文版却故意漏掉这则新闻,明明知道这是华社关注,影响华社的事件,她却偏偏没有加以报道,刻意不让华社知道这宗对民联不利的事件。为了照顾民联的利益,她宁可牺牲华社的知情权,令人怀疑《当今大马》的公信力,越来越趋向于成为民联官方喉舌及党报。

位于吉隆坡安邦的The Pool俱乐部,例常举办以沙滩装为主题的湿身狂欢私人派为号召,鼓励女宾客穿上性感比基尼,换取免费酒精饮料!派对免费入场,来宾只需要支付10令吉泊车费,即可进入俱乐部狂欢,穿比基尼的女客将可获免费龙舌兰酒;穿着火辣性感的还有香槟。俱乐部的泳池也开放来宾入水,现场所见女来宾都穿上性感泳衣和比基尼在水中与男伴玩乐,春色无边。

这类型的俱乐部,分明是只供非穆斯林娱乐消遣的场所,伊党竟然也要加以禁止,这说明什么?

伊党青年团署理团长聂阿都发表以上声明至今,行动党领袖完全不敢哼一声。资深行动党领袖也对伊党的晚辈毕恭毕敬,雪州政府的行动党高层领袖刘天球、郭素沁、欧阳捍华,邓章钦,还有国会议员潘俭伟、张念群、方贵伦、陈胜尧及陈国伟,完全成了哑巴!眼巴巴任由伊党领袖把伊斯兰生活方式强加在非穆斯林身上。

赤裸身体的泡沫舞会

实拍美国裸体泡沫舞会,开放程度让人脸红。西雅图,这个位于美国西北华盛顿州的城市,是通往阿拉斯加的门户,这里有华盛顿湖,湖两边豪宅座座,盖茨的房子 也在湖边,而湖本身则是天然游乐场! 最近网友拍到的美国西雅图的一场泡沫舞会,裸体上阵的人比比皆是,真是“开放”得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