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教育大蓝图11日出炉‧盼各造提意见关心教育

(森美兰‧芙蓉5日讯)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呼吁各造把更多精力投放在教育的未来发展,这才能对全民及国家带来更大的好处。

他今日为芙蓉新城高苑东华小学主持开幕礼时表示,将于9月11日出炉的教育大蓝图收集了涵盖国内1万1千807人意见的备忘录、对话及圆桌会议内容,他希望各造能在大蓝图出炉后再提供意见,这是大家眼前要做及未来可做的工作。

另外,他在过后针对一些州属华教人士酝酿“反926抗议行动"问题作出回应时说,整个事情不会影响他继续工作的决心,因为在民主社会,正反声音是很正常的,不然也不会有辩论比赛。

至于东华小学董家协透露学校明年及后年的新生已爆满,并希望在2014年扩建校舍时希望获得他协助的问题,魏家祥回应说,他无法预测两年后的事情,但只要眼前能做的,他都会尽力去做。

“我不知道2年后会在哪裡?亦不知道是否会成为候选人或会受到人民委託,董家协的计划是两年后开始筹建校舍,但我只能看眼前的问题,我不能信口开河。"   出席者包括该校董事长胡天成、筹委会主席兼副董事长叶理国、校长赵志光、家协主席罗翠丽、森州教育局局长拿督阿都哈林及芙蓉县教育署官员莫哈末萨等。

行动党基於口臭作孽施杀手锏 丘光耀无缘竞选只好转战网络

以出口"呈脏",自命超人的行动党人丘光耀已在未来大选候选人的名单中遭腰斩。曾经发出豪言将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或蔡智勇竞选,如今已成绝响,因为柔佛州行动党严以拒绝腾出任何选区,丘光耀只好如丧家之狗放弃政治野心。

以为藉助在面子书名震遐迩的知名度,他过去数月曾奔走乞求柔佛火箭主席巫程豪让他出阵,但由於丘光耀除了衰口常臭之外,党内人士看不出他有胜出的理由。

丘光耀於9月5日出席一家网络电台推介礼时,证实本身不会上阵选举,这也说明时任行动党大选宣传组组长的他,数度要挑战蔡细历和蔡智勇对垒,根本没有底气,其实是放空炮,想藉助他人的地位提高名气。

陶醉在面子书,自认为"获得许多网民的支持",但在网络虚幻世界中走回政治现实,他在党内是得罪人多,招呼人少,自陷神憎鬼怨的处境。党内传言,他因为利用网络得罪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被投诉到中央纪律委员会处理。由於他可能面对不光彩的处分,受促辞职。

不过,他虽然没有党职,据说与党保持雇佣关系。丘光耀自诩他通过面子书和政治群众演讲,竟让他在党内获得“雇佣军”(Expendables)的外号。

这位以粗俗语言哗众取宠的博士,他放话要在接下来的每一场政治群众演讲,“唱衰”《星洲日报》。他认为星洲日报封锁他的新闻而"不必屈服",因为本身不会上阵选举,就不需媒体给他宣传。

虽然他仇视世华媒体旗下四大中文报章,但他的政治主子林冠英却为星洲日报撰写专拦《槟城在望》而乐此不疲。

公正党副总财政罗志昌趁机揶揄,他欣赏丘光耀批判《星洲日报》的做法,然而他劝告丘光耀,必须告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终止他在该报的专栏。因为林冠英继续为该报写专栏,将会“抵销”丘光耀批判的力度。

罗志昌指出,《星洲日报》会以林冠英的专栏证明本身可以容纳不同意见,而让丘光耀“白白牺牲”。
在当前政治对峙紧绷下,丘光耀已"盘算"和假设民联若执政中央,当务之急将废除钳制媒体的恶法,“解放”《星洲日报》。他说,民联执政中央后,也将成立媒体评议会和教育读者分析和辨别媒体,言下之意,全马的读者都缺乏智慧,唯独行动党可以居高临下指导人民如何接触媒体。

丘光耀如今没有党职也无缘竞选,却俨然以未来内政部长的姿态说梦话。去年,他自诩将在民联政府中担当反贪污总监,以整肃舞弊营私。更早之前,他自称愿当一头狼狗以监督国阵阵府,保护人民的财产。

正由於他头脑发烧,口不择言,令党内以他为耻,他如今东征西伐演讲,求的是掌声,却因为他搞憎恨政治,不务正业地破坏华文平面媒体得离谱,导致群众对行动党人的素质哀叹其乏善可陈而渐行渐远。

林吉祥:企图加剧国民分化的政党应该受谴责

【林吉祥:独立55周年献词】独立日应该是一个全体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地域和政治背景共同庆祝的国家节日,启发人民继续共建一个更民主、公正、有竞争力和富裕的国家。任何企图骑劫独立日并加剧国民分化的政党,都应该受到谴责。

遗憾的是,许多马来西亚人在第55届独立日来临之际倍感焦虑,除了无法在公众场所和居家私人空间内充分享有安全感之外,日益严重的负面和极端声音,在这个多元国度里渲染不信任和仇恨情绪,企图破坏马来西亚各族与宗教间和谐,也是原因之一。

独立日应该是一个举国同欢的节庆,而非只限特定个人、群体、社会组织或政党。独立日不该属于国阵和民联,而是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

且让所有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地域和政治倾向,摒弃纷争,共同庆祝第55届国家独立日,并启发全民共建国家未来,迈向一个全民得以共享自由、公正、团结和良政的马来西亚。

【于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独立55周年献词】

蔡细历: 今日成果非一蹴而成 全民携手延续繁荣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国庆献词]:今年国庆日主题为“独立55周年,一诺千金”,适时的提醒我们,马来西亚在这55年里已经成功实现和平、稳定、繁荣、发展的任务。

我国今日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达成,而是必须经历和面对年复一年的各种挑战与考验。

大家时刻提醒自己团结对国家的重要性,这种团结应该跨越种族、文化和宗教。

种族融合很脆弱,因而我们必须为这些年来国民能够融合相处而感到庆幸。

但是近年以来,却出现一连串企图试探我们这些年来享有的社会和平的行为。

这些举动往往被伪装成看起来像是一种政治改革的运动,并企图建立人气来达成具破坏性的目的。

当具有这类企图的人在数目上不断增加,取而代之的将是骚动。

虽然国家允许持不同政见者拥有足够发表意见的空间,但是我们必须对某些滥用权利的不良分子,保持高度警惕。

如果我们的国家持续面对国内种种不稳定因素的困扰,政府和全体国民的一切努力将会毁于一旦。因此我们必须向这些足以吓坏国外投资者的破坏分子说不。

政府的一系列的措施已经产生成果。我们不只是讲而已,我们也付诸行动。政府以绩效制推动这些利民措施,也以绩效来证明我们的努力成果。

人民在不久后将做出抉择,即要选择延续目前的稳定和繁荣,或是冒险选择一个没有执政经验的政府。

国庆日再次提醒我们,如果没有先贤们的牺牲,没有各族之间的谅解,没有包容精神的保障,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们的先贤在超过半个世纪以前播下的种子,如今已经开花结果。我们应该让这些果实茁壮成长,引领大马继续成长和进步。

我们耕种的田地如今已肥沃繁盛,因此我们必须拒绝破坏份子试图摧毁这一切成果。

今年的国庆主题“一诺千金”再次提醒我们,政府虽然不完美,可是也一一实现了它所许下的承诺。

我们成功和进步并非一夜达成,而是几十年来辛勤工作与仔细规划,同时凭着希望与决心,而好不容易取得的。

因此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与任何破坏性元素保持距离,它们对国家的未来毫无助益可言。

让我们在家里、办公室里、任何建筑物里,甚至在车里挥舞辉煌条纹,为我国过去所取得的所有成就而自豪。

让我们向世界展示,我们是一个具有高度凝聚力和对过去繁荣充满感恩的国家。

让我们携手并肩一起努力,许大家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国庆日快乐!

诚意为教育付出 施比受更有福

出任教育部副部长的4年多以来,对于愿意为教育伸出援手者,我都无任欢迎,教育部也乐于给予配合,然而,有关援助的前提必须是无私的奉献,而不具有任何动机与企图,需知:“施比受更有福”。

对于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近日炒作的议题,指教育部或我为难槟州政府派发100令吉给予槟州各源流小学生,对此,我要郑重地作出回应。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禁止或阻止,任何人给予学校或学生的援助,我也欢迎任何人士的援助,毕竟,最终受惠的是教育体制与学子。早在6月份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中,我便已告知来自行动党的国会议员章瑛,我欢迎槟城州政府给予州内小学生100令吉,但前提是有关发放是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同时,槟州教育局高官也与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多次的联系和协调,就是希望可以透过最简易的方法,让全体学生受惠。

其次,中央政府在今年新学年时,便已给各中小学生100令吉援助金,当时,也是针对全国所有学校的学生发出,而有关发放也是交由校方处理,无须劳师动众要登记家长的资料。州教育局拥有所有学校的学生人数统计,槟州政府可以透过州教育局的配合,发出有关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身为公务员,有关款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而我们也应对校长们的诚信有信心。

第三,发放的机制有很多种,小学生在领取100令吉后,我相信,他们最后会交至父母亲手中,毕竟,之前中央政府发出有关援助金时,都没有任何问题。同时,学校也可以透过派发成绩单时,家长前往学校与班导师见时,再直接发出相关100令吉给予家长,这些机制都应获参考。

换言之,只要槟城州政府有诚意发出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而不具任何目的或政治动机,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然而,槟州政府执意要获得所有家长的资料,包括住址、联络电话等,这却显得槟州政府不够大方,而且是多此一举,并增加学校教职员的工作,即要为州政府作类似问卷调查的登记工作。

况且,若为获得100令吉,而必须毫无保留地公开家长的资料给予州政府,这对家长而言是否公平?毕竟,学校拥有家长的资料是便于联系与处理问题,然而,州政府借机要获取家长的资料,难免会让人觉得别有用意。同时,若此先例一开,往后有其他团体机构也仿效,那试问我们是否也要允许,家长还哪有隐私可言?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槟州政府执意索取家长资料,方愿意发出100令吉,而以诸多的藉口排除其他可行机制与方案,他们何以如此渴望相关资料?教育部不认同有关做法,并提供中央政府之前派发100令吉的方案,槟州政府不但不能接受,还发表各种似是而非的言论,试图引起民间对教育部的憎恨,当中的动机已昭然若揭。

教育不是政治,不要把政治的争斗带入教育领域;教育拥有伟大的使命,我们要为下一代负责任,也要为国家未来负责任。只要有诚意给予奉献,我绝对无任欢迎,也愿意给予协助;至于那些别有用心,或奉献过程中带有条件的,我是不会认同与妥协的。

转载自:《魏家祥部落格》发表日期:12/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