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批准直接谈判采购课本 火箭食言违反公开招标承诺

(真相网 / 林敬祥)行动党过去大力鼓吹公开招标制度,还言之凿凿说应该“广泛和透明地贯彻”。现在火箭领袖当官后竟然转眼就遗忘其强调公开招标的竞选承诺。行动党过去强烈批判国阵政府在某些物资的采购上沿用直接谈判(Direct Nego)政策,如今林冠英掌管的财政部,竟然于2019年1月13日发出文告,批准中三双语课程计划(DLP)的课本以直接谈判方式采购。
就在大约两个月前,副财长拿督阿米鲁丁于2018年10月30日在国会提到,政府在5个特别情况下将放弃公开招标,使用直接谈判,包括紧急情况、一致性、供给与服务、国家安全及策略、土著承包商。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较早前就曾发文告非议政府沿用直接谈判。魏家祥指出,除了涉及国家安全的采购之外,其他四项“特别情况”极大可能被滥用。
魏家祥早前的担忧,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证实。财政部不再提什么“广泛和透明地贯彻”招标制度,却允许以直接谈判方式购置课本,如此一来为往后的采买开了先例,更多滥用直接谈判的例子将陆续有来。当年承诺落实公开招标,猛烈炮轰直接谈判(Direct Nego)的行为的火箭领袖,尤其是林冠英已经信用破产,背弃人民的委托,违反行动党的立场与承诺。
去年六月间,林冠英在接受大马广播电视台(RTM)访谈节目的专访时声称,“虽然政府的所有项目都会进行公开招标,但一些公开招标事实上只是开放给土著参与,因此最终还是由土著获得相关的合约。”按照正常的理解,所谓公开招标应该是不分种族公开予所有国民参与竞标,而不是仅限于特定族群。但是以林冠英的说法来看,事情又不是如此。因此林冠英所谓的公开招标,既然存在种族限制,是否仍然能够被视为公开招标?
希盟在宣言再三强调要公开招标,但副财长却突然声称,在5个情况下继续沿用直接议价的方式。希盟政府也必须解释,是否把约30亿令吉合约直接颁给私人公司?为何工程局价值1亿令吉以上的工程只限土著竞标?以前,这类工程都开放予所有承包商竞标。非土著承包商没有机会参与竞标,何来公平和包容?如果政府还是执意允许直接谈判,那表示希盟说一套做一套,没有实现承诺的决心。
魏家祥提醒希盟“你们善忘,不代表人民也会轻易忘记你们的承诺。新年伊始,希盟在2019年应努力实践本身的承诺,并以身作则,切勿一而再,再而三地U转。”他强调,按希盟的一贯作风,肯定会替自己打圆场,给出种种的理由合理化直接谈判。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在竞选的时候,信誓旦旦保证将确保公开招标制度能“广泛和透明地贯彻”。

马哈迪表明走种族主义路线 马来西亚的目标早被抛弃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兼土团党主席敦马哈迪说,在过去70年,他苦见自身族群逐渐衰弱;所以如果说,捍卫族群命运的他,是一名极端者,那他只好承认。马哈迪宁可做种族极端份子,也不放弃捍卫其族群马来人的利益。然而,行动党林氏父子为了升官发财,光宗耀祖的家族利益,却不敢自认是“华人”,更不敢,也不再捍卫华裔的利益及基本权益。

马哈迪继承了巫统为马来人斗争的路线,尽管土团党在509大选中只获得三成马来人的支持票,马哈迪,慕尤丁仍然以马来人为优先,希盟政府也因此继承了巫统的种族保护主义政策,口说公平对待其他族群,却在施政实践时讲一套,做一套,明目张胆歧视非土著。希盟政府根本就不是什么新政府,政策处处开倒车,只有旧贪官变新贪官,旧朋党换新朋党,希盟政府的本质根前朝一样。

主导政权的土团党价值取向不该死抱着推翻前朝时期的操弄手段与思维不放,更甚的,是承诺基调总在荒腔走板,基于政治现实利益的考量,抄捷径走。 509大选以前 ,朝野政党都将承认统考文凭,纳入竞选宣言,华社及华教工作者,皆万分期待,雀跃不已。蛮以为最后一里路,将在大选后,马上走完。但是政府换人做以后,从种种迹象来看,承认统考, 却不容乐观,路还遥远。

新教长表示他不像巫统,他不需60年来承认;过后,他又表示,他需考虑若接受了独中生入学,会否动摇国语的地位和民族间的和谐。统考的命运,完全落在土团党手中,印证了慕尤丁说过的“统考不符合国家教育原则。然而。民主行动党却辱族丧权,不敢再提承认统考的“一里路”。

马哈迪不久前在民都鲁的土团党推展礼上的发言,直接地,不再掩饰地表明是走种族主义路线。教长呼吁鼓励西马教师向东马的学校传授回教,不难看出其议程。为了要做部长做官,行动党党已经毫不犹豫地变质,接受“种族主义路线”,甚至接纳青蛙跳槽政治。 眼下已经走后门的、青蛙跳的,哪个承认自己没「骨气」?林吉祥的太极语录「一旦新马来西亚的目标被抛弃」早已经在希盟政府中实践,林吉祥还有几分骨气?

大选7个多月后的今天,大马民意已被颠覆,防线也遭沦陷了。当权者的行政权力根本就不被民意权力约束,行政权形同脱了缰的老马,既识途,也知味。一切走回老路,火箭陪跑,当土团党的虾兵蟹将,摇旗呐喊不再为华社及全民伸张正义,只司旁门左道,打压中文媒体,以513来恐吓华社不要过激争取废除种族歧视政策。

打压拉大学院向老马献媚 林冠英自我矮化卖族求荣

(真相网 / 林敬祥)火箭的政策,不取消国立大学固打制、不增加拉曼拨款、不准拉曼涨学费,若这种做法不叫刁难华社,难道是回馈华社吗? 95%的华裔支持率,这就是最佳的回报。

拉曼名義上是一間私立高等學府,所有種族的學生都可以進去念,但事實上非土著學生,特別是華人學生比較多,因為土著學生在國立大學有名額保

護,還有瑪拉或宗教學校等相關學府可以去,(還不算那些直接被政府保送出國的資優土著生)。因為國立大學的固打制,(一直到今天土著學生在

國立大學入學還是有制度上的優勢),國立大學無法滿足非土著的高等教育需求,所以非土著家庭也需要有相對便宜的高等教育選擇。所以要解除拉

曼的公共性,真正地成為一家私立高等學府,那就要解除國立大學入學的土著保護和特權,今天的行動黨有勇氣去爭取這件事情吗?

要马华退出拉曼可以,行动党先让政府全面开放玛拉和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给非土著,废除肤色固打制。这样就能让人民了解到问题的症结在

那里,将拉曼课题争论的焦点带到有意义的课题而不是停留在无谓的政党恶斗。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炮轰,财政部长林冠英不应自我矮化,借由打压拉曼大学学院(拉大学院),来向首相敦马哈迪献媚。他今指出,要戳破

林冠英的谬论,其中包括无论林冠英是否大砍拉大学院行政拨款,每一年拉大学院都会因营销变动、发展计划、教职员薪资架构及经济通膨率等因素

,调整学费。大专申请调高学费是申请学费的顶限,而非实际学费数额。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长期扭曲公共资源的公平分配。拉曼学院是少数族群乞讨公共资源的一个畸形现象。然而,获得90%华裔支持的民主性动党为了当

官,非但不敢碰“制度性的种族主义”,甚至还帮种族主义份子加强打压拉曼大学学院。

魏家祥强调,行动党要在分配正义(Distributive justice)的方面做得比马华好,上策是修改不公平的政策,下策是拨出同等资源协助被制度歧视及

符合资格的非土著大专生。上策:确保所有大专学府包括玛拉大学和国际回教大学开放给全民申请,但可以根据需求(而非族群)制订扶弱政策。下

策:设立一个特别教育基金,以一元对一元的原则,让所有被制度歧视及符合资格的非土著学生享有高等教育津贴。假设拉曼每学期的实际学费是

RM5000, 在政府津贴后学费只是RM2500,该特别基金就应该让符合资格的非土著学生享有每学期RM2500的教育津贴。

但是 “Bo Hood” 的行动党什么也不敢争取,只会讨好马哈迪,懦弱得离谱,令华社大失所望。

行动党在跳槽风波上已牺牲原则 林吉祥却毫不犹豫地懦弱

(真相网 / 林敬祥)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指出,无论身在朝野,只要新马来西亚的目标被放弃,那行动党领袖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希盟政府。讲就一流,做事九流,连伊斯兰党也不相信贪图官职的火箭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希盟政府。伊斯兰党巴西马国会议员阿末法兹里指出,该党不相信行动党会退出希盟政府,这只不过是在吹牛而已。他说,其实,行动党在跳槽风波上已牺牲了原则。

林吉祥早于1976年在国会提出落实反跳槽法令,行动党社青团也表明立场,即不同意和反对跳槽行为,因被指有违党立场。不过,林吉祥日前却指巫统前国会议员和领袖可在有条件下加入任何希盟政党,包括行动党,如此立场反覆,还谈论什么新马来西亚目标?

土团党青年团静悄悄到首相办公厅提呈备忘录,避免引起注意,尤其是媒体。该备忘录指瓦塔慕迪在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骚乱事件,未能化解种族紧张局势,并指责警方在事件中没有迅速行事。青年及体育部长兼土团党青年团长赛沙迪日前被指控教唆执委提呈备忘录,要求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辞职。赛沙迪本身也明目张胆陪同执委提呈备忘录。林吉祥说“行动党领袖绝不会像马华领袖一样懦弱。”结果行动党在此事表现得出奇的静静,懦弱到离谱,没有任何火箭部长敢站出来捍卫瓦塔慕迪。新马来西亚的目标早已经被林吉祥丢进垃圾桶。

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提醒公众和执政党,希望联盟新政府正走向失败中。他反对希盟接纳巫统退党人士的立场不变。 蓝卡巴星认为,希盟接受巫统议员跳槽,已违反了希盟要重组政府的承诺。 违反了希盟要重组政府承诺,等于偏离了新马来西亚的目标,为何不见行动党领袖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希盟政府?

林吉祥强调“林冠英是唯一跨越种族和宗教,牺牲自己的唯一一名大马政治领袖。”但林冠英却不是始终如一即有原则的大马政治领袖,变质成不敢牺牲自己官职的唯一一名大马政治领袖。马华总秘书拿汀巴杜卡周美芬揶揄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日前指行动党领袖不会像马华领袖没骨气,还列出5大理由说明行动党不会成为马华2.0,但此说法被自己儿子即财政部长林冠英和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打脸!

她指出,在跳槽事件上,林冠英以一句“首相已回应,不愿再提”回答媒体,证明林冠英连反对土团党接受涉及丑闻者,尤其是导致他丧失国会议员资格,被判入狱一年的人都没有勇气,这不是没有骨气吗?

蓝卡巴说“若我们接受那些被选民唾弃的人,我们与巫统没什么两样。这等同告诉人民,谢谢你们投票,但是地狱依然与你们同在。”连行动党领袖,卡巴星的儿子也证明希盟已经乖离原则,证明火箭已经放弃新马来西亚的目标。林吉祥还在毫不犹豫地说谎?

政治改革应游说在野党支持 拒落实反跳槽法令借口太烂

(真相网 / 林敬祥)民主行动党法律局主任兰加巴指出,要落实反跳槽法令,唯一能做的是修改联邦宪法,惟目前难以实现,因为必须获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兰加巴是否记得行动党在八十年代极力主张“打破执政党2/3国会多数席垄断”?行动党不是呼吁选民拒绝执政党拥有超过三份二多数议席,才能有效制衡政府的吗?为何今天的行动党却以“希盟政府没有三份二3多数席难以实现改革修宪”来忽悠选民,以这种烂借口来违反竞选承诺?

众所周知,有改革意愿的政党,不管是执政或者在野,皆可以提出改革议案,同时以坚毅的勇气去游说朝野政党的支持,兰卡巴若以在野党一定不会希盟政府的改革议程,尤其是落实反跳槽法令,简直就是推卸责任的荒谬说辞。

既然行动党认为马来西亚的执政党只有在获得三份二多数议席之下,才会制定或修改宪法推行进步的改革议程,那么在野时的行动党为何又在国阵执政时期,不间断地在国会动议修宪制定各种法案,例如恢复地方选举?

希盟今年入主布城后,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说他希望7月14日召开的国会,能通过修改宪法落实“将投票年龄降到18岁”的政策,为民主缔造历史。行动党法律局主任兰加巴为何没有提醒林吉祥,告诉林吉祥“目前难以实现,因为必须获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

林吉祥认为“如果国会在野党有建设性和有效,他们就没有理由不提前宣布,支持在7月份的国会会议上修改宪法,以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他当时指巫统拥有54个国会议员,跟希盟的113人和民兴党的8人一起,将提供超过宪法修正案所需的三分之二国会大多数票。按照林吉祥的理论,如果国会在野党有建设性和有效,他们就没有理由不支持政府修宪的动议,因此在野政党将可提供超过宪法修正案所需的三分之二国会大多数票。

为何兰加巴却斩钉截铁论断“落实反跳槽法令”目前难以实现?这不是为马哈迪招收巫统青蛙的行动党护驾吗?

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在世前曾向国会提呈私人法案,要求修改联邦宪法12(4)条文,他希望届时可获国阵、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国会议员认同,并获三分之二的支持。为何兰卡巴不懂得向父亲看齐, 争取在野党支持落实反跳槽法令?

2013年,时任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认为,我国有必要修改联邦宪法,废除上议院。 他向记者说,我国不需要上议院,那是不必要的开销,却让人民承担。“上议院的存在只是鼓励一些被人民否决的人士或是其他人通过上议院,从后门进入国会,因为就法律而言,国会也概括上议院。”可惜,今天的行动党已经变质,沦为马哈迪实行霸权政治及种族政治的锦衣卫,不再坚持民主人权,只会拍马屁献殷勤,图获取马哈迪的恩宠。

同样是在2013年,时任民主行動黨主席卡巴星促請國會修改聯邦憲法12(4)條文,將家長(Parent)一詞解釋為父親及母親(如果還在世),以一勞永逸解決未滿18歲青少年改教問題。当时国阵政府也没有国会三分之二多数席优势,为何卡巴星不说“惟目前难以实现,因为必须获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

希盟不做正事执意废死 魏家祥促部长辞职问责

(知情网/程义)执意推动废除死刑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对广大民众的反对声浪充耳不闻,纵使奸杀案受害者家属纷纷开腔表达愤慨不满,刘伟强依然不为所动,扬言废死势在必行。更霸道的是,刘伟强公开警告希盟没有官职在身的所有後座国会议员不得投以反对票,否则就得辞职。

这些後座议员是人民投选出来的代议士,但希盟政府把议员当作自己的政治棋子和筹码,把民意视为无物。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非议希盟政府在废除死刑课题上仓促行事,并质疑刘伟强与内阁为何一意孤行,甚至禁止後座议员投下反对票。

魏家祥提出连串质问:为什麽就是要如此仓促?为什麽就是不能成立国会遴选委员会?为什麽就是不能聆听更广泛的民意?为什麽刘伟强连强制死刑和废除死刑都混淆不清?刘伟强和内阁,为什麽就是那麽一意孤行?

他也讽刺希盟废除死刑刻不容缓,废除大道收费站则一再推搪?

希盟的部长高官有救国救民的正经不做,执政宣言也大部分跳票违诺,反而是强硬禁烟打击咖啡店的生存丶仓促落实学生白鞋换黑鞋而引起家长混淆等等,就连鸡蛋价格也管不好。

魏家祥指出,希盟两个不同部门的部长对鸡蛋涨价原因各执一词,贸消部长赛夫丁16日指进口饲料成本提高,导致鸡蛋涨价,但农业部长沙拉胡丁17日却说因多个农场的鸡只疑因禽流感死亡,是鸡蛋起价的原因。

他说,希盟部长们所说的每一句话,会成为所有人的指引,不论国内或国外,但高官的言论自相矛盾,已引起农民与中小企业不安,甚至令新加坡政府向其他国家如菲律宾购买农产品。

魏家祥提醒希盟部长慎言,他们不再是以前的反对党,别再妄顾国家和人民利益而口不择言。在这之前,希盟领袖指政府计划展延或取消基础设施计划,以致大批外资从大马撤离,导致国内经济衰退。

“乡区小园主则因原产品价格大跌而陷困。很多人形容,这是希盟政府企图与经济强国如中国玩弄政治手段所致,如今中国不再购买马来西亚油棕,转而购买印尼油棕。接下来会是什麽?”

希盟部长频频失言和闹笑话,最惹人诟病的例子是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指责胶工在雨季不割胶而没收入,并建议胶工为每一棵胶树搭建“遮雨器”,以便在雨季也能收割。这种无知荒谬的建议,岂非和古代昏君问饥民,既然没有白米饭,为何不吃肉?

另一个爱闹笑话的教育部长马智礼,承认统考要花5年研究,但他竟然要求国内酒店开放私人游泳池给学生学游泳课,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首相马哈迪重新提倡“向东学习”,要国人向日本取经,魏家祥建议,希盟政府在要求人民仿效日本人的勤奋与廉洁精神之前,部长们也应仿效日本领袖犯错後引咎辞职的做法。

他说,马智礼促请国人仿效日本人的纪律丶勤奋丶高度廉正及打贪努力,他应该知道日本领袖重视尊严。鸠山由纪夫出任日本首相8个月後,在2010年6月2日辞职,原因是没有兑现选举时许下的承诺。”

魏家祥质问,希盟已执政7个月,100天的期限已过,但希盟指竞选宣言“不是圣经”。

此外,日本负责2011年大地震和福岛核灾难灾後重建的复兴大臣今村雅弘,因为失言而在2017年4月26日辞职。如今多少名希盟部长包括马智礼失言了?

财政部长林冠英无力挽救节节衰退的经济和股汇,反而是一直针对马华开刀,滥用财长权势,引起华社丶选民与舆论的强烈不满。若是日本的部长面对天怒人怨丶众口一词的抨击,早就辞职下台,甚至要切腹谢罪。

林冠英等人应该马上响应马哈迪的向东学习精神,当一个有尊严的领袖!

将儒家与发财挂钩成笑柄 林冠英不学无术自暴其丑

(真相网 / 林敬祥)财政部长林冠英说认为,儒家思想、开明和开放的经济政策及重视人才是中国经历30年的变化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三大因素。他觉得,重视人才尤为重要,当他看到中国人才济济之际,希望中国在未来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强国。“我认为,重才、惜才、选秀才,大家才能发大财。”林冠英把儒家思想与发财挂钩论,成为网民笑柄,连中国网民也嘲讽林冠英不学无术,自暴其丑。
林冠英日前出席马来西亚中资企业协会2018年年会晚宴时表示,希盟政府通过马中良好的关系和一带一路的扩展,有信心明年会做得更好。马哈迪上台后,已暂停了前政府跟中共签订的、价值23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项目,马哈迪说要警惕新的“殖民主义”,为何不见林冠英纠正马哈迪?一带一路的扩展,不就扩展新的“殖民主义”吗?希盟政府内阁是否支持一带一路的扩展?林冠英持什么原则与立场?
行动党的刘镇东曾发表「不要全盘接受中国投资」的言论,行动党另一名领袖潘俭伟,也曾不看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到中国招商。
前朝政府积极引进外资,推动国内经济发展, 却被行动党抹黑扭曲,而马华协助推动一带一路,促进经济动力,也被遭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抨击。刘镇东在脸书贴文反问“一带一路,马华带路,要带去哪里呢?”他提问说:“马华公会是执政党,责任是在政府内部推动政策改革。政党固然可以与外国合作,但需要当单一国家(中国)在马来西亚的代表吗?”有关脸书贴文中也写道:“什么是内政?什么是外交?什么是政党的责任呢?”
林冠英如今那么支持中国「一带一路」,行动党到底持什么立场?潘俭伟及刘镇东纯粹做戏逞英雄捞取选票?
1916年,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陈独秀在《新青年》中以犀利笔触写道:“充满吾人之神经,填塞吾人之骨髓,虽尸解魂消,焚其骨,扬其灰,用显微镜点点验之,皆各有‘做官发财’四大字。做官以张其威,发财以逞其欲。一若做官发财为人生唯一之目的。人间种种善行,凡不利此目的者,一切牺牲之而无所顾惜;人间种种罪恶,凡有利此目的者,一切奉行之而无所忌惮。”
陈独秀一代启蒙思想家致力于社会改造方案,以“民主、科学”彻底改造国民的伦理思维,无疑是看到了中国现代性改造最为关键的问题。民主、科学,人权,平等,全民才能享有平等机会发大财,而不是通过种族歧视,保护政策,拐杖政策让土著优先发财。但是,林冠英已经不敢碰触民主、科学,人权,平等地原则性大课题,不学无术却假装读书人,大谈儒家思想可以发大财,难免成为全球大笑话。

“涉强姦马来少女”巫统领袖成为林冠英战友 行动党输到脱裤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六甲第6任前首长丹斯里拉欣淡比仄將今日宣布退出巫统,加入土团党,成为民主行动党的盟友,被林冠英指控“涉嫌强姦一名马来少女”的巫统领袖,最终受到马哈迪的赏识,加入希盟成为林冠英最新的战友。行动党输到脱裤,唯有笑到最后的马哈迪是赢家。

现年68岁的拉欣淡比仄于1982年至1994年期间担任甲州首席部长,1994年被指涉嫌强姦一名马来少女而被控。他过后卸下首长和巫青团长职,但他曾强调,有关指控都是谎言,后来主控官因证据不足,撤销此案。

现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当年多次大力抨击政府无法对付拉欣,而在煽动法令及印刷与出版社法令下被控,並且罪成判监18个月,不过他在坐牢12个月过后获释。

除此,拉欣淡比仄也在2011年与另2人,以拿督T自称,公开播放疑似时任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与中国女子性交短片而被控,认罪后被判罚款1000令吉。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也直言,政党收留政治青蛙,是对党员的侮辱。一名网民在推特上转发了八打灵再也区国会议员玛丽亚陈的推文,並標籤努鲁,希望她能发表立场。该推文写道:「停止『(青蛙)跳槽』。人民在509换政府,是因为要消灭贪污及滥权。我们无法接受在这61年里曾支持、帮助和参与贪污腐败的巫统领袖。」

过去一週来,巫统面临创党以来最严重的退党潮,短短2天之內就有11名国会议员退党,自509大选以来,已有17名国会议员退党,並陆续有巫统国会议员加入土著团结党。然而,林吉祥却大大方方支持青蛙政治,欢迎青蛙跳槽。

槟州是我国第二个通过反跳槽法令的州属,槟州前首长林冠英和现任首长曹观友交代,他们对土团党接受大量巫统议员的立场。“静静”不出声的行动党是否会在下一次州议会复会时废除槟州的反跳槽法令,以配合林吉祥不反对青蛙政治的原则?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日前在国会声称当局无意制定反跳槽法令,并以联邦宪法的结社自由作为理由。42名行动党国会议员一样“静静”不出声。令槟州的反跳槽法令形同虚设,行动党今天输到脱裤,“涉强姦马来少女”的巫统领袖,害林冠英坐牢的巫统前首席部长,竟然成为林冠英的战友,成为火箭的伙伴,行动党扬言“骑马杀鸡”,最终却被马骑,被马鸡奸。

行动党变质与巫统一家亲 林吉祥被老马驯服晚节不保

(真相网 / 林敬祥)净选盟2.0沙巴分会促请希盟,拒绝跳槽的反对党议员。但是,对希盟政府来说,净选盟现在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没人睬你了。沙巴净选盟是针对土团党副总裁拿督斯里慕克里兹透露,有40名巫统议员将跳槽至土团党,其中包括沙巴巫统的多名国州议员,他们将宣布退出国阵,并宣誓效忠首相敦马哈迪一事,作出上述呼吁。净选盟指出“如果希盟或沙巴民兴党接受跳槽的民选议员,证明他们不支持有效的民主制度,等于欺骗和背叛人民的委讬。”

希盟上台后,屡屡背叛选民的委托,在野时努力利用净选盟,执政后把选举改革议程丢进垃圾桶,彻底证明他们不支持有效的民主制度,厚颜无耻地欺骗和背叛人民的委讬。

沙巴净选盟文告指出,如果希盟政党接受反对党叛党者加盟,形同打开一个“潘多拉盒子”,若有任何议员跳槽,必须举行补选,以便人民可重新投举候选人和政党。当选议员应该知道,为人民争取权利不仅限于执政阵营。他们应当扮演好反对党议员的角色,在反对阵营里继续维护人民权益,因为他们必须监督政府施政。”

马哈迪要利用巫统议院来壮大土团党在内阁及国会的势力,使土团党成为最大的执政党,以便制衡行动党及公正党。大选前向选民保证他们可以有效制衡马哈迪的火箭及蓝眼,根本就是自欺欺人,马哈迪接纳巫统青蛙跳槽,还揭露林吉祥也没有反对青蛙政治,可见林吉祥已经晚节不保,被老马驯服,温顺谦恭地服从马哈迪把希盟巫统化。网民质问,既然如此,509大选的目的是什么?这样的希盟和原来的巫统有什么不一样呢!

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卡巴星认为,希盟接受巫统议员跳槽,已违反了希盟要重组政府的承诺。选民是因为选党才有个人的成功。如果要背弃自己的党,也应该光明正大地辞职重选,让选民重新作出判决,一旦胜出,才能理直气壮证明选民同意他的脱党。这不就是行动党以前所坚持的原则吗?为何现在的临时父子及火箭部长不敢理直气壮叫跳槽的巫统议员辞职,面对选民的裁决?

马来西亚大选前表态支持希望联盟的巫统前元老莱士雅丁警告,希盟如果接纳国阵议员跳槽,有可能沦为国阵2.0,也就是国阵的再版。莱士雅丁发推文表示,希盟如果不断接受跳槽的国阵议员,将带来各种损害,让之前的所有斗争化为乌有。

政治青蛙之风不可长,如果允许和接受退党,跳党等于是姑息议员自以为是,目中无选民。长远来说,这对执政党或反对党也不是好事。如果大家都有心扑灭政治青蛙,朝野应该烙守政治游戏和政治道德,以民意为导向,最好能有反跳槽法令的约束,一旦有跳槽就要补选。因为今时不同往昔,人民的政治意识已经提高,是应交回选民来判决而不是随个人喜恶转换码头的。

老马否决地方选举掴火箭一巴掌 希盟开倒车拒绝还政于民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证实希望联盟政府不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执政纯粹为了做官的行动党领袖唯唯诺诺,不敢坚持修改宪法实践地方选举 ,林氏父子不管如何打太极,都无法令人心服口服。

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缓颊表示,恢复地选确实不在希盟宣言内,而希盟竞选承诺才是必须优先处理的。“这个不是在希望联盟宣言内,这是行动党一直推动的事情,并获得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认同。”希望联盟会按部就班实现希盟宣言的承诺,之后再谈没有纳入在宣言内的事项。不过,行动党的立场是坚定的,即推动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一直推动的事情”已经被马哈迪否决掉,成为火箭领袖纯粹用 “口水推动的事情”。

更可悲的林吉祥竟然说马哈迪不了解这该党“一直推动的事情”。既然不了解,为何火箭的部长在内阁无法无法说服马哈迪?林吉祥本身为何不去说服马哈迪?马哈迪是否已经绕过内阁,一手遮天治国,把内阁部长当作傀儡 ?

在这之前,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表示将在3年内落实地方议会选举。不过,马哈迪随后即刻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否定这项提议。为何以前大力推崇地方选举的行动党及公正党领袖现在变成哑巴?以前不是说没有执政联邦无法修宪落实地方选举的吗?现在把选票骗到手后,转脸就背弃信义,为了乌纱帽而出卖选民己纳税人的利益?

2013年,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指出,槟州政府别无选择,只好把联邦政府及选委举带到联邦法院,以迫使他们恢复民主第三票,并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林冠英说希盟政府必须专注履行竞选承诺,之后再来谈实行地方政府选举等非竞选承诺。在野时的火箭说要“迫使他们(国阵)恢复民主第三票”,执政后就变脸,变成当家不当权的二等政党,权力在内阁部长手中,却不敢“迫使他们(老马及土团党)恢复民主第三票”,非但信用破产,也成为人民的走狗。

林冠英当时在槟州发展机构发表声明指出,槟州政府自2008年大选,便把恢复民主第三票视为基本诉求及立志实现它。他说,州政府的立场是,地方议会选举是州事务,如联邦政府第九个目录所阐明,而在联邦宪法第9目录及第113(4)条文下,州立法机构也有权举行地方议会选举。林冠英说,州政府已经通知选委会有关修正法案将在2013年1月31日正式生效,但是州政府至今都还没有获得选委会任何答复,按条例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林冠英说,州政府已经通知选委会有关修正法案将在2013年1月31日正式生效,但是州政府至今都还没有获得选委会任何答复,按条例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如今希盟政府不是已经掌控了选举委员会吗?为何不见希盟的选委会“按条例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倪可敏去年大声指出,行动党的立场就是要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让人民票选市长,而要落实还政于民的宏愿,唯有改朝换代执政中央才有能力去实现。他说,为了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梹城希盟政府不惜代价入禀法庭要求还政于民,可惜却遭法庭发出庭令阻止,因此唯有改朝换代才能理想成真。

如今不是已经改朝换代了吗?为何理想变成空想?火箭说她“不惜代价入禀法庭要求还政于民”,现在却不惜代价保住乌纱帽,拒绝还政于民。今天的倪可敏躲在哪里?

老马否决地方选举掴火箭一巴掌 希盟开倒车拒绝还政于民